<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二章 拍卖风云(4)
    成默穿着深蓝近黑的塔士多礼服稍稍落后谢旻韫和陌生男子一点走进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堂,走出旋转门的瞬间,成默就发现了正在大堂咖啡厅有说有笑的杜冷、于俊山、杨贺贤、祝青云四个人。

    而他们也看到了谢旻韫和陌生男子以及后面不远处的成默,不看到不行,前面的谢旻韫已经足够打眼,后面的成默也不遑多让。

    有了华服衬托,载体状况下的成默一身风华,携带着浊世独立的仙人之姿,那张赏心悦目的脸孔不论男女都会被深深的吸引,并同时产生一种不可亵渎的距离感。

    坐在单人沙发椅上的杜冷看了看成默又将目光移到了谢旻韫和她旁边的男子身上,表情有些许疑惑,刚才进来时的谈笑风生消弭成了嘴角的一丝世故的笑容。

    于俊山稍稍偏头目不斜视的小声问道:“这是谁?”

    杜冷也不清楚于俊山是问的谢旻韫身边的男子,还是身后的男子,小声道:“我也不认识。”

    而坐在杜冷对面,穿着白色的华丽公主小礼裙的祝青云眼睛盯着成默在闪闪发光。

    虽然距离遥远,但成默却能清楚的听见于俊山和杜冷的对话,他也没有料到情况会出乎意料的好,成默并不清楚谢旻韫的托价的计划,但眼下看来谢旻韫是想让身边这个男子作为鲶鱼,搅动整个拍卖。

    那么自己的加入则更能够推波助澜。

    还有一点成默没有料到的是,他原本以为谢旻韫不会利用杜冷,而是亲自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先挑衅再刺激。但谢旻韫选择了一个相对简单的方式,成默觉得这不是谢旻韫的风格。

    成默并不清楚,谢旻韫也很无奈,如果在京城她绝对不会找个人来拉仇恨,她可以亲自上阵,毕竟哪里家世能和她相当的虽不多,可也有不少。

    但在湘南,真没有谁的家世能比她更红更专了,要知道她母亲不仅是湘南的二把手,还是目前华夏唯一的女性省级二把手,如果她要自己举牌竞价的话,周围和她竞价的人绝对不会出价超过三轮,这也是对她家族的尊重。

    学校里知道谢旻韫家世的人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杜冷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因此不管喜欢不喜欢谢旻韫,杜冷都会追求谢旻韫,这对他来说是一项政治任务,幸运的是刚好他也比较喜欢谢旻韫,假设谢旻韫的性子能更温柔一些的话,他会更加喜欢,不过可惜,谢旻韫就是一朵钻石蔷薇,不仅坚硬还带着锐利的刺。

    杜冷悄悄深吸了一口气,从单人沙发上站了起来,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向着谢旻韫迎来过去,“旻韫,你今天真漂亮,我的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了”

    这时谢旻韫身边的陌生男子忽然出言道:“我不觉得,我觉得旻韫每一天都很漂亮,今天并没有很特别,因为她每一天都很特别”

    虽然陌生男子说话的语气并没有特别的冲,但却天然的带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杜冷有些尴尬,自己说个客套话,居然也会被人抢白,虽然心里很不满眼前这个男子的无礼,但他自然不会这样随意的就被激怒,他依旧笑容满面的看了看陌生男子,然后转头问谢旻韫:“旻韫,不介绍一下吗?”

    谢旻韫挥起了右手淡淡的说道:“这是我朋友,来自羊城的万胜”

    接着杜冷又看着站在谢旻韫身后一点点的成默,问道:“那这位呢?”

    谢旻韫有些奇怪,顺着杜冷的目光,回头就看见了美如冠玉丝毫不沾烟火气息的成默,谢旻韫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人站在她身后,相当意外。

    此时一众人全部把视线集中在了玉树临风的成默身上,成默微微一笑,主动走上前去,“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位美女很眼熟,所以上来问问我们是不是认识?”

    关于微笑这件事情,成默能够控制面部肌肉去模仿细节,让他的微笑看起来十分真诚,大抵上演技出众的演员,都是能控制微表情的大拿,成默虽然理解很多表情的肌肉运动,但本体并没有这样的操作,因为本体根本控制不了很细节的面部肌肉去运动,他也无心练习,但在载体状况下,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

    谢旻韫稍稍打量了一下成默,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生,她一向记性很好,不可能这样外表的人还记不住,于是断定对方就是搭讪的,不过谢旻韫对颜值这种事情真不介意,于是她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成默又微笑了一下,如寒冰解冻,“以前不认识没关系”不过叫成默惊讶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谢旻韫就冷淡的说道:“以前不认识,现在也没有必要认识”说完迅速回过了头,扯了下万胜的衣袖给他介绍杜冷以及于俊山几个人。

    万胜看着俊美的成默吃瘪,轻笑了一声,回过头来。

    杜冷也暗自舒了一口气,至于于俊山三个人则没有说话,他们也没有想到谢旻韫居然这么干脆利落的就拒绝了一个大帅哥,祝青云还心中暗道:可惜,你不要给我啊!

    成默有些郁闷,他没想到在载体状况下搭讪谢旻韫都如此艰难,虽然失败了也无关紧要,在放句狠话,拉点仇恨也算完成任务了,他走到前面一点,回头对着谢旻韫大声的说道:“我们不仅会认识,你还会记住我的”说完了还眯着眼睛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接着转身向电梯走去。

    “那来的煞笔?”于俊山皱着眉头冷笑道。

    万胜抖了抖眉毛,“煞笔?我不觉得啊!挺帅的你们是嫉妒人家帅吧?”见于俊山脸都垮了下去,万胜又“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人说话就是直,见谅。”

    杜冷连忙笑着缓和气氛,“确实挺帅的,但嫉妒不至于,也确实挺傻的,过于自以为是”这句话看似中立,实则暗挺于俊山,映射和贬低了万胜。

    万胜摇了摇头,“说实话,要不是旻韫,随便换个人”说着万胜看了看祝青云调侃道:“就像这位小妹妹,刚才看那个男生就看的很投入要不要我帮你要电话号码去啊?”

    祝青云没料到对面这个长的很斯文的男子居然这么能引战,面露愠色,冷哼一声道:“无聊。”接着转身就走,作为护花使者的杨贺贤连忙跟上,并对杜冷和于俊山道:“我先上去了!”又跟谢旻韫说了待会见,便匆匆的追祝青云去了。

    杜冷似乎并没有被万胜的语言刺激到,苦笑着说道:“这位万兄弟,说实话,我要不是第一次见你,一定以为我是哪里得罪过你”

    万胜打断杜冷的话道:“开个玩笑而已,你们湘省的,不会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

    于俊山冷笑道:“开玩笑”

    杜冷连忙拉了拉于俊山道:“算了,没什么好吵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上去吧!”说着杜冷就扯着于俊山向电梯那边走去。

    于俊山憋着一股气小声的说道:“什么几把玩意么?老子就没见过这么吊毛的人,他吗的他以为他是谁?这里是星城,不是深镇谢旻韫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杜冷劝道:“算了,没必要斗这个气。这种人一看就是娇惯着长大的和他一般见识干什么。”

    于俊山稍稍回头看了一眼,见谢旻韫和万胜距离还远,“艹!冷哥,别说你能咽的下这口气要不是谢旻韫在,我真要找人收拾一下这小子。”

    “别冲动几句话而已,更何况别人什么背景我们也不清楚,能陪谢旻韫来这里,想必不是泛泛之辈。”

    于俊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嘴上不愿意服软,冷笑道:“管他哪里来的,是条龙来了星城也得给我盘着。”

    “总有机会出口气的。”杜冷拍了拍于俊山的肩膀,接着他按住电梯的上行键,回头对谢旻韫和万胜微笑着说道:“电梯来了,快点。”

    —

    成默站在转角将几个人的话尽收耳底,心道:这万胜还真是拉仇恨的一把好手,看样子今天应该能比较轻松的完成任务了。

    为了确保将万无一失,成默上了三保险,第一重保险是谢旻韫,第二重保险则是高月美,第三重保险则是他自己。成默向来对他人的信任度基本为零,在他心里最可靠的只有自己,因此才处心积虑的安排了刚才那一出戏,本来还有后续情节的,但因为万胜表现的实在太出彩,成默临时终止了让自己拉仇恨的行为。

    等谢旻韫他们上去,成默才从楼梯转角走了出来,从容的按了电梯,升上三楼,拿请柬换了拍卖号牌,在一个漂亮的礼仪小姐的带领下进入了宴会厅。

    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推开厚重高大的古铜色木门,一个奢靡的上流社会就展现在成默的眼前。

    随着莫扎特的“第二十号钢琴协奏曲”,成默的眼前顿时浮现了漂亮的礼服,香槟的泡沫,璀璨的烟火。

    在这个世界里,轻歌曼舞尽日不息,声色犬马终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