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九章 破绽(1)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啊?我是说我们可以一起去岳麓山看日出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抱着轻松熊的高月美将“日出”这两个字说的有些含糊不清,语气间很有些气恼,但表情却带着一丝羞怯和娇憨,这与火辣性感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实在是萌出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看着高校医成默一时之间也有些目瞪口呆,毕竟他不能完全从自己还是高校医的学生这件事里面抽离出来,幸好这个时候大眼文发了信息过来问成默是不是和高月美在一起,成默拿起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对高月美说道:“你的同事都已经在找你了,你赶快回去吧!我也真得回去了!”

    说着成默就给大眼文回了条信息,说他和高月美在一起,现在就让她回酒吧。

    高月美心中暗恨成默一点都不知情识趣,可高校医有一副高冷的外表,骨子里却是乖乖女小白兔,真拿成默有些无可奈何,倘若是颜亦童在这里,管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坑蒙拐骗都要把成默弄走,而如果是谢学姐在这里,估计早就有多远走多远了,但毕竟人各有异。

    于是高校医只能又一步的降低要求,有些惊讶的说道:“难道你好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子拿着这么多东西自己离开?好歹你还是要送我回酒吧吧?”

    成默将手机插进裤子口袋,“相信自己,你可以的”高月美的背面正是一副巨大的阿迪达斯广告画。

    “林之诺,你怎么能这么不绅士!”

    “我是道士,当然不绅士。”说完成默就挥了挥手,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喂!林之诺,你住哪里的?我送你也可以啊!我的车就停旁边的。”高月美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她只想自己能和他多呆在一起一会也好,至于矜持这种东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成默回头看了看高月美蕴满霞光的面容,“不用了,高小姐,你可不要酒驾哦!”

    高月美站在黄新铜像一旁,看着成默渐渐消失在人流之中,才转身朝着音颜走去,虽然没有能够去岳麓山看日出,甚至成默毫无君子之风,送都没有送她,但高月美却十分的满足,将怀里的轻松熊搂的更紧了。

    回到音颜的时候,高月美只看见沈幼乙一个人还坐在卡座里拿着骰钟在摇晃,也许是怕沈幼乙被人骚扰,大眼文还专门排了一个保安站在卡座口子上。

    高校医快步走进卡座,“怎么?人都走了?”

    沈幼乙抬起头来,发现高校医嘴角眉梢都满溢着甜蜜,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正主自己都跑了,还留在这干什么?你也是真做的出!要不是你东西还在我这,我也走了,省的耽误你的大好春宵”

    高月美小心翼翼的将轻松熊放在沙发上,然后走进卡座坐在沈幼乙身边,从茶几的下方拿了两个杯子倒满了路易十三,端了起来之后,稍稍低头道:“我知道错了!沈老师,小女子这厢给您赔不是!”

    沈幼乙白了高月美一眼,接过酒,两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之后,高月美戳了一下沈幼乙,“那个朱振瑞没什么事吧?”

    “你还记得啊?”

    “是他自己作,真要有什么,也只能怪自己啊!是他主动找林之诺单挑的,别人林之诺还手下留情,让了他一只手呢!”

    见高月美对朱振瑞不满为林之诺骄傲的姿态,沈幼乙知道这妮子怕是已经沦陷了,于是一脸严肃的说道:“朱老师确实不对,但小美,我跟你说,我觉得你陷的有些太快了我不知道这个林之诺是不是个好人,但他实在太古怪了,城府还很深,刚才和朱老师单挑,他动机相当不纯,而且他花式调酒玩的那么好,又懂演绎法,知识又渊博会功夫,人长的还这么帅就在酒吧做一个酒保?”

    “他是大学生啊!别的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只能在酒吧做兼职啊!”高月美假装若无其事的笑着说道,见沈幼乙又要劝她,高月美搂着沈幼乙的肩膀,冲她眨了眨眼睛道:“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的”

    “你真要考虑清楚,别被人骗了,还要帮人数钱我看你那个什么醒哥,也是个笑面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哎呀!我的十九妹,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人呢?醒哥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说话比较直不说这个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找到在黑板上画猥亵漫画的那个王八蛋了!”

    “什么办法?”沈幼乙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这是沈幼乙心里的心病。

    高月美冲沈幼乙神神秘秘的眨了眨眼睛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过几天”

    沈幼乙皱了皱眉头道:“你难道觉得林之诺会有办法?”

    高月美拍了拍沈幼乙的肩膀道:“你别管,我一定帮你弄好!我们回去吧!还要在晚点,我妈又会打电话了!”

    沈幼乙点了点头,拿好东西,站起来之后和抱着轻松熊的高月美一起向酒吧门口走去。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大眼文追了上来提醒道:“高小姐,你还有个鲜花熊没拿!”

    高月美犹豫了一下道:“暂时先放这里吧!改天在过来拿,今天车上放不下了。”

    大眼文笑容谄媚的说道:“那行,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也可以,实在没时间,我找人给您送过去也可以。”接着还十分狗腿的抢先跑到电梯口给高月美和沈幼乙按了电梯。

    两人走出音颜,高月美并没有向地下停车场走,反而是叫住了已经转身了沈幼乙,“十九妹,我们打车吧!”

    沈幼乙回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高月美道:“怎么了?”

    “嗯我觉得还是不要酒驾的好!”

    “呦!今天你怎么突然顿悟了的?你不是发誓你爸不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的么?”

    “那也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啊!”

    沈幼乙冷笑一声扯着高月美朝地库走去,“没关系,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