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七章 月色真美(1)
    成默一边走一边把朱振瑞刚才使用过的一些打击套路记在心里,又在心里复盘了一次刚才的格斗过程,实战和看视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例如进攻的套路,基本都是以不规则的进攻手段最大限度分散对手的防守注意力,真正的重击隐藏在只用了一半力气的普通攻击之间,比如在距离稍远的时候,朱振瑞在进攻之前都会先施展过渡性动作,像威力比较小的左手拳,和左腿,这些其实都是没有把劲用实的招式,是在为真正的重击打伏笔。

    简单的来说就是普攻找对方的漏洞,找到机会就忽然暴起重击一击致命。

    找这些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提纯出来的格斗心得,按照成默猜想,载体之间的战斗多少能用上一点表世界中的格斗术,起码在道理上是一通百通,或许自己暑假应该找一个拳馆练习一下

    在成默走进天台入口的时候,他听见了高月美的声音,“林之诺,等等我”

    成默回头,穿着黑红相间菱形格纹包臀裙的高校医,正迈着小碎步快速的朝着他走了过来,因为裙子绷的很紧,她并不能完全迈开两条大长腿,她的身体的线条真是绝美,尤其是两条颀长又白皙的腿,在微光下泛着晶莹的亮色,就连背后的月光都为之暗淡。

    “你真厉害,居然只用一下就把朱振瑞打倒了,他一个人可是能打好几个人呢!”高校医额角有细密的汗珠,几缕发丝贴在如玉肌肤上面,加上嘴角眉梢那发自内心的愉悦,顿时营造出了一种极致的魅惑。

    连成默都不敢多看,回过头继续向楼梯间走去,“他们这种练现代搏击的和我们这种真正的传武高手没有可比性”

    “什么是传武?”高校医紧跟着成默进了那道狭窄的门。

    “传统武术的简称,也就是古代传下来的武术,不过绝大多数都失传了,我们河洛派是为数不多有真传的道家门派,讲的是‘天人合一’,练气,修习内功,和朱老师只练肌肉的现代武术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就在两人并肩走进楼梯间的时候,跟着稍后面一点的大眼文把进口给拦住了,让后面的人等一会在下去,后面的人虽然莫名其妙,但因为对方是酒吧经理又带着好几个保安,只能发出抱怨的声音无奈的等着。

    至于朱老师还跪倒在平台的中央呕吐,一些晚上的吃食和酒水吐了一地,几个老师以及沈幼乙都在他的身边,虽然朱老师不值得同情,可毕竟他们还是同事,不能丢下他不管。

    井醒看着成默和高月美走进楼梯,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原本他并没有把成默放在心上,觉得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男生连对手都算不上,不过现在他认为自己必须防患于未然,想办法解决掉林之诺这个麻烦才行。

    就跟三年前,他在美国收拾那个追了高月美五年的学长一样,那个时候高月美还不认识他,但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娶她了,于是找了五洲洪门致公总堂的人,将那个姓柯的小子抓起来关了三天三夜,以高家的名义打断了姓柯的两条腿,逼迫他放弃追求高月美

    在井醒看来,所谓爱情和婚姻就是一种变相的囚禁,让所爱的人再看不见别人,只能爱他,或是痛苦的和他过一辈子。

    而囚禁猎物的手段除了直接的追逐之外,还可以想方设法排除所有竞争者

    井醒看了一眼还在呕吐的朱振瑞,将只抽了几口的烟搁在天台水泥栏杆的边缘,红色的光点在灰色里闪烁,他走向了朱振瑞,并大声的说道:“朱老师,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

    成默和高月美沿着楼梯向下的时候,没有人跟上,因此除了两个人的说话声,狭窄的楼梯间只有隐约的鼓点以及高校医的高跟鞋声音在回荡。

    “你还会内功?那你会不会点穴什么的?”高月美一脸惊奇的问道。

    “点穴这种东西不存在,但是轻功和气功还是存在的”说完成默就轻轻的一跃,稳稳的站在了倾斜着的楼梯栏杆上。

    高月美甚至没有看清楚林之诺是怎么上去的,只知道此刻光滑的不锈钢栏杆反着昏黄的灯光,穿着蓝底麂皮鞋的林之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站在了一米多高的栏杆上面,他的双手还插在口袋里,面容沉静。

    这违反常识的一幕,让高校医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经常看nba的高校医自然知道nba选秀体测垂直弹跳80厘米以上就算很优秀了,能跳1米的都是历史级的大神,可眼前这个男子居然轻而易举的跳上了普通人站都不容易站稳的圆柱形栏杆上

    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bgm《芳香》歌手:beatsound)

    “你怎么不去参加体育比赛,你这样冠军应该随便拿吧?”高月美看着轻盈的直接跳到了楼梯转角的成默,兴奋的问道。

    成默扬着头回身看着站在楼梯上的高月美淡淡的说道:“我们河洛派的责任是守护世俗的平静,抓住那些对普通人出手的邪修,而不是出风头”

    成默冷若冰霜的神态加上俊美的脸颊真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出尘感,高月美盯着成默的面容半天挪不开视线,直到成默继续向下走,才反应过来,扶着栏杆加快了脚步下楼,“感觉真是伟大又沧桑那你们门派还收人么?我也想为正义做点贡献!”

    “我们这个门派世代单传,并且传男不传女”

    高月美的失望溢于言表,“我原本还想跟你学点神奇的功夫呢!”

    “这些东西必须从小练起,年纪大了是没有办法巩基的。”成默随便编了一个小说里常用的理由应付高校医,反正高校医此刻对他已经深信不疑了。

    “感觉好像电视剧的情节啊!那你从小就开始练习了咯?一定很难很辛苦吧?”高校医转瞬就放下了不能练功的遗憾,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身边的林之诺身上,她对他的一切都感到十分的好奇。

    成默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缓缓向上的数字沉默了一会,“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容易,辛苦这种东西,习惯了就好”

    高月美看着成默的侧脸,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的表情里有一种情绪在静静的触摸着她心灵深处的柔软,高月美不明白他脸上的忧郁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这一刻很想把旁边这个清凉的少年拥入怀中,温暖他,语言已经不足以表达她的关切。

    两个人并肩走入电梯,电梯开始缓缓下沉,高月美忽然觉得这电梯没有尽头也是很好的,即便只能永恒的沉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