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六章 打架是一门艺术(下)
    午夜时分。

    一弯月牙和几点疏星在灰霾的天气里散射着淡淡的光,在流光溢彩的解放西路边有一栋灯火满盈的玻璃楼宇格外醒目。

    此时此刻,在这栋玻璃楼的顶层天台,正在上演着一首不常见的小插曲。

    单挑。

    伴随着几声寥落的惊叫,朱振瑞挥出了一记势大力沉的左直拳。

    不过朱振瑞刚一出手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觉得成默根本就是一个完全不懂搏击的门外汉,在格斗中护住头部和下颚是基本常识,而对面这个傻孩子居然为了耍帅,学电影里面的姿势,连头都不护,这不是找死吗?

    一个左直拳就把对方打晕了会不会太无趣?

    朱振瑞心想。

    一个散打高手和普通人的差距,大概就是泰迪跟比特的差距,别看泰迪蹦跶的厉害,号称日天,实际上根本经不起比特犬一口,而一个散打高手打几个普通人完全不成问题,环境特殊的情况下打十多个也有可能。

    毫无疑问的一拳ko。

    自己应该留点力的,可已经来不及了,朱振瑞心中叹息。

    然而。

    朱振瑞以为将会出现的一幕,根本没有发生,他没有能目睹成默轰然倒地,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在他看来必中的一拳,居然碰都没有碰到就站在他眼前的林之诺,从空气中划了过去。

    居然什么都没有碰到,不可思议。

    不过多年的练习,让应激反应已经刻进了他的神经和肉体,在朱振瑞的大脑还没有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时,他的身体就依靠着直觉,跟上了一个右摆拳。

    然而。

    依旧挥空。

    朱振瑞心中一凛,接着使出了后鞭腿,直奔对方的肋下,这一下对方绝对不可能在躲的过去了,朱振瑞心想。

    这前三招形成了散打里面最常见的一个三连击的小套路,这是朱振瑞练习的最多的一个套路,每天至少五十次,这一套动作早就被他使用的就像是他呼吸一样自然。

    然而。

    控制范围如此之大的后鞭腿,还是空了。

    他甚至都没能看清楚林之诺是如何躲过去的,即便是散打高手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避过他这一套连击,必须出手格挡,而不是像眼前的这个林之诺,似乎连动都没有动过。

    不可思议。

    莫非我真的酒喝多了产生了幻觉?

    朱振瑞开始产生了疑惑,不过他的动作并没有停,又是迅猛的一拳朝着成默划了过去。

    朱振瑞的钢铁一般的拳头在空气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朝着成默奔袭而来,成默稍稍后仰了一下,堪堪让拳风缓慢的掠过了鼻尖。

    虽然朱振瑞的动作在其他人的眼里快若闪电,然而在全神贯注的成默眼睛里,却像是慢放镜头。

    在这奇妙的时刻,不远处飞舞的蚊子在半空中震动着翅膀,暖风吹的海报的一角扬了起来,旁边巨大的广告灯牌上霓虹灯光里的电流涌动,以及朱振瑞在不断收缩的瞳孔,都在成默的眼中形成了资讯飞快的传达给了高速运转的大脑。

    接着他的左边又来了一记摆拳,然后是鞭腿横踢肋下。

    对于成默来说,这一切都太慢了。

    在躲鞭腿的时候,成默轻轻的向后退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回到了原位,根本不需要做什么高难的动作,像是他提前已经预见到了对方的攻击一般,并且成默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朱振瑞的眼睛根本无法捕捉到的速度。

    一般人的眼睛可以观察到50-60hz的动作,飞行员则能够高达250hz,像朱振瑞这种专业运动员,具有动态视力,至少应该是100hz,然而他却完全无法看清楚成默的动作。

    也许在正常状态下,他可以看清楚成默刚才的动作,但现在,光线不足,他还喝了不少酒,根本做不到,当然即使看清楚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成默没有尽力,成默是根据朱振瑞的攻击速度来调整自己的速度的。

    接着心头缩紧的朱振瑞,对成默展开了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像是在打一个不会动不会躲的木偶一般,可所有攻击就像打在空气中一般。

    气氛开始沉重。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攻击,一个躲避。

    围观的人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面倒的局面并没有如众人所想那般出现,而此刻每个人因为站的位置不一样,观看的位置不一样,所以看到景象就完全不一样,比如站在成默身后正对朱振瑞的人就只能看见朱振瑞在挥拳踢脚,好像每一下都应该打中了成默,然后成默却无动于衷一般。

    至于站在侧面的人,则能够看见朱振瑞每一次的攻击都堪堪的划过成默的身体,随着成默难以觉察的移动,挥空,然后无功而返,实在是太神奇了。

    高月美和沈幼乙站在一起,高月美紧紧的抓住沈幼乙柔软的手,她的手心全是滑腻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还是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

    在看见朱振瑞挥向林之诺的第一拳时,那凝固的几秒她的心完全就是悬在半空中的,像是被冻结住卡在嗓子眼里一般,然而现在她却微微张着嘴巴,满眼都是光芒。

    虽然林之诺没有还击一下,但高月美已经完全相信了成默就是神人,就是传说中的江湖高手,要不然怎么可能让散打亚军朱振瑞连碰都碰不到他一下?

    沈幼乙盯着面无表情的成默如缓慢飘动的一页轻盈的纸片,似乎没有动作,但却巧妙的躲过了朱振瑞的攻击,他的脸上的冷静就像没有感情的仪表,虽然沈幼乙不懂散打,但很明显他还留有余地,这远远不是他的极限。

    林之诺这个人实在太奇怪了,他怎么会出现在音颜?沈幼乙心中有些难解的疑问,这个男人就是个迷,她必须得警告高月美,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一点。

    而井醒已经从开始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变成了神色凝重,他看了看身旁的高月美,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握成了拳头。

    还在挥拳的朱振瑞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大大小小参加过这么多比赛,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他居然连碰都不碰不到对面的人,仿佛那个人根本不是人,而是鬼魂

    实际上朱振瑞至少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成默其实已经移动了不少,因为他早就已经没有站在原地了,不过这个时候朱振瑞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起来,根本没有办法分析这些细枝末节,他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无暇多思考,他甚至忘记了还能贴身摔,也许他不是忘记了,只是他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的打到或者踢到对方的身上。

    按照对方这个身板,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只要击中一下,就能够分胜负。

    朱振瑞已经写好了剧本,用他最拿手的左右直拳连接后侧踹,一定能把他踹飞,主意已定,朱振瑞发动了最后的攻击,开始疯狂的向面前这个男人输出

    可在成默的眼球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缓慢的,但声音却又是快速的,这一切和画面产生了扭曲的不同步感,往往是拳风的微微声音已经响过了,拳头才慢慢的挪到他的面前,当拳头经过他的眼前,他能清楚的看见朱振瑞手背上的黑毛、细密的汗珠、暴起的血管下面血流急速涌动。

    如果将注意里集中到耳朵,他还能听到朱振瑞越来越快的心跳声,而他自己的心跳则始终节奏恒定,不疾不徐的每分钟三十下。

    他知道自己集中意志力,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心跳加快或者减缓。

    和专业运动员打,跟和流氓打感觉完全不一样,流氓的攻击毫无章法,而专业运动员不仅只打要害,打击力也要强很多,并且和专业运动员打,他能学到不少东西,比如远脚近拳,但成默并不打算挨一下,他只是想体验一下战斗时载体的状态,然而专业运动员也无法让载体的能力发挥十分之一。

    所以,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在朱振瑞左右直拳又一次不出所料的挥空之后,他紧接着按照预想好的套路来了一个后侧踹,然而就在他半转身的那一瞬,朱振瑞只觉的腰股之间一股大力忽然出现,他很难形容那股力量,像是自己从高空跃下,砸在了蹦床上一般,那力道冲劲十足。

    随后朱振瑞就感觉自己像一只渺小的苍蝇,被一巴掌扇了出去,此时他脑子里的念头就是:这是什么功夫?他是怎么打到我的,随后他就砸在了塔玻璃钢的水塔上,发出了“砰”的一声悲鸣。

    朱振瑞虽然没有看清楚,后面的观众却把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在朱振瑞转身准备踹的那一霎,林之诺用了一模一样的动作直接把朱振瑞给踹飞了,是真的飞了起来,而不是踉跄的后退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脸上全是骇然的表情,这该是多大的力量,能把人踢的腾空而起,就像是在看李小龙的功夫电影。

    简直叫人匪夷所思。

    高月美看着站在平台中央的林之诺,心里只剩下了两个字:“好帅!好帅”,接着心里的愉悦爆炸,变成了六个字:“实在是帅炸了!”

    她看着如同石佛一般沉静安然的林之诺,心里如小鹿乱撞,一股甜蜜涌上心头,开始泛滥

    “发什么呆啊!还不去看看朱振瑞?”沈幼乙扯了高月美一下。

    高月美“哦”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又反过来推着沈幼乙往朱振瑞那边走,“你帮我去看一下,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在多看他一眼”

    这个时候朱振瑞已经颤颤巍巍的靠着水塔站了起来,虽然成默的这一脚势大力沉的一点都不科学,但毕竟不是踢的要害,作为一个专业散打运动员,抗伤害能力也比一般人要强的多。

    “别人开始参加你的生日,喜欢的又是你,还是为了你打架”

    “是我要他打的吗?他这是自找的。”看见朱振瑞自己站了起来,而成默已经转身在往天台的出口走去,高月美急切的凑在沈幼乙的耳边道:“拜托你了,好姐姐,帮我招呼一下他们我去看看林之诺。”说完高月美就朝成默追了过去,高跟鞋在粗糙的水泥地上敲出急促的鼓点。

    “王八蛋!你别跑!我还没有输!站了起来的朱振瑞忽然朝着成默发出了一声怒吼,这不甘的声音让原本稍稍喧闹起来的平台恢复了宁静。

    在场的人都停止了说话,把目光转向了正在穿越人群的成默。

    成默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只要我没有认输,这场单挑就没有结束!”朱振瑞微微颤抖着走向了平台中央,像是被击倒的勇士重新回到了擂台,他的身体里燃烧着巨大的斗志。

    “那我认输好了。”成默淡淡的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天台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