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五章 打架是一门艺术(上)
    对散打这项体育运动不关注的人,不会知道“全国散打锦标赛”就是华夏最高级别的散打赛事,不像其他的什么“武术散打冠军赛”、“xx杯散打赛”,这些都是可以花钱买冠军的。

    因此朱振瑞的这个亚军是货真价实的亚军,没点水平肯定拿不到。

    只是可惜虽然“全国散打锦标赛”的亚军这个头衔含金量很高,但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散打不是奥运项目,官家对于搏击这一块的限制又比较多,简单来说就是官家不希望民众尚武,所以不太花力气推广。

    因此只有少数几个,例如邹市明、一龙活的比较滋润,其他练习散打、搏击的运动员都混的很惨,一般来说达不到亚洲水平的,单靠打比赛,生计都难以维持。

    于是只能去当教练、做保镖、或者做点其他的什么不相干的

    朱振瑞在获得亚军之后,就获得了晋省某煤矿大佬的诚意邀请,为此大佬还请他吃了两次饭,想叫朱振瑞做他的专职保镖,当时说给一个月三万五千,这个价格不算低了,然而朱振瑞权衡在三,还是选择了去长雅当老师。

    一是听上去老师比保镖要体面的多;二是给晋省的煤老板当保镖也是一件危险性不小的事情,钱虽然重要,命更重要啊。

    总而言之,朱振瑞在散打方面还是很有造诣的,这些年虽然参加比赛参加的少了一些,不过凡是他参加的一些小赛事,基本都是冠军,还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小武馆,训练更是从来没有耽搁过,因此对于教训成默这种菜鸡,朱振瑞十分的有自信。

    此时成默居然主动提出说去外面打,正合他意,他还正愁酒吧里施展不开手脚,妨碍他展示一些华丽的招式,于是在放了狠话之后,朱振瑞向前走了几步。

    卡座里的一圈人也全部都站了起来,开始七嘴八舌的劝说成默不要去和朱老师单挑。

    对于两个人忽然从吵架变成了约架,酒吧里的众人也十分意外,都觉得成默实在太不理智了,尤其是两者的体型在视觉效果上,差距十分大。

    看看朱振瑞,脖子粗壮,穿着紧身t恤的上半身全是鼓鼓囊囊的肌肉,尤其是两只手臂,青筋暴起,感觉比有些女孩子的小腿还粗,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再看看成默,虽说比朱振瑞要高,也并不是骨肉如柴,弱不禁风,但就是属于那种偏瘦形一点的模特身材,好看是好看,可一点武力爆棚的感觉都没有,再加上一张脸俊美异常,就愈发的显得文质彬彬,哪里可能是朱振瑞的对手。

    然而成默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这一句让众人只能哑口无言。

    见成默真从沙发里面走了出来,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幼乙虽然并不喜欢成默,还是回头温和的说道:“林之诺,我劝你还是不要逞强,吵几句就够了,真要打架你怎么可能是这种职业运动员的对手?”

    高月美虽然完全相信成默,可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犹豫了一下,伸手拉住了成默的胳膊,有些担心的说道:“我觉得你没必要和他去打了吧!一点小事而已我不是不信你,只是觉得万一谁受伤了,都不是好事”

    这时一旁的井醒笑了笑,语气轻松的插嘴道:“说实话,我要被那么骂,我也生气,年轻人有点血性很正常,我读书的时候也没少打过架,不从没出过什么事?只要不用武器,一般也出不了什么大事。男人要有敢于面对挑战和挫折的气概,要这点勇气都没有,算什么男人?”

    “打架不是勇气,而是幼稚!”沈幼乙有些不满井醒这个时候不仅不劝阻,还推波助澜,于是她不软不硬的说道。至于林之诺听不听是他的事,言尽于此。

    “这怎么能叫幼稚?有句话不是说不打不相识么?男人的友谊就是在打架和被打之间建立的,说不定打了这一场,朱老师和林之诺化干戈为玉帛了呢?我们男人谁没打过架?不信你问问小林,看他打过架没有?”说完井醒对着沈幼乙摆出了一脸你实在太大惊小怪了的样子。

    沈幼乙不置可否,不再回应。

    高月美对男人之间的友谊不太理解,但看过不少的电视剧,貌似都有这样的情节,再加上如今她已经对成默很有信心了,于是小声在成默耳边问道:“林之诺,你真的有把握?”

    成默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我们河洛派文武双修,没有点真功夫如何行走江湖?别说是一个朱老师了,就算是两个、三个都不是我的对手”

    成默再一次确认,态度自信又随意,让高月美疑虑尽去,于是便松开了抓着成默胳膊的手,又微微带着羞涩小声说道:“那你等下下手可要轻一点。”

    “我会的。”

    见成默始终没有跟上,朱振瑞回头就看见成默正和高月美亲昵的交谈,朱振瑞面带嘲讽的大声说道:“小白脸,你不会胆子都已经吓破了,所以不敢出来了吧?你还是不是男人?”

    成默没有回应,只是径直走出了卡座,结果闻讯而来大眼文又把他拦住了,“怎么回事?”

    “有人找我单挑。”

    “艹!谁tm吃了雄心豹子胆”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的大眼文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朱振瑞,“是不是他?这事交给我处理”

    “没事,文哥,这事你不要管,相信我。”

    “你真行?对方一看就是练过的,你有把握?你可别为了一口气,让自己受伤”大眼文有些怀疑的说道,至于原因大眼文不问都猜的到,一定是为了女人。

    “你看着就好了。”

    “那好,我跟着你,万一这小子敢对你下狠手,老子一定打的他妈都认不出他来。”大眼文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小声的说道。

    等成默走近,朱振瑞看着一旁的大眼文面带讥讽的说道:“你们两个一起上也可以,别怕的跟条狗一样,只要等下你主动求饶认输,我保证不打的你们进医院”

    “我说过让你一只手。”成默意简言赅。

    “好!好!嘴强王者是吧?小伙子你很有种!说吧!你要去哪里找死?”朱振瑞冷笑。

    “这附近哪里有什么空地?”成默转头去问大眼文。

    大眼文想了下,“去天台吧”

    于是一群人全部都跟着大眼文向酒吧门口走去,这其中还夹杂了不少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六楼的天台,风景并不算美好,临街的一侧全是高大的广告牌,将视野遮蔽的所剩无几,只有月牙和楼宇的灯火悬在深蓝色的天幕,两个水塔和两个中央空调的主机占据了不小的位置,广告画、塑料瓶还有些杂物像是浮在水面的垃圾,在半暗的视野中隐隐约约。

    二三十个人分成两批分别涌入了这一片原本安静的角落,集结成群的人在小声交谈着,仿佛害怕惊动谁一样。

    “这个林之诺是不是傻啊?他应该知道朱老师是全国散打亚军吧?”

    “为了在高月美面前出风头呗!就算他被打了,估计也能赢得小高的心吧!女人不都爱看男人为她打架么?”

    “哎!小高老师也是,应该阻止他们的希望朱老师手下留情吧”

    走到两个水塔之间一片很是空旷有没有什么杂物的地方,朱振瑞停住了脚步,“要不就这里吧!”

    “是现在就开始,还是等你做做准备活动,醒醒酒?”走在前面的成默也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朱振瑞说道。

    “揍你这种菜鸡不需要热身。”朱振瑞双手捏着指节发出咔咔咔的响声,越过了成默向前走去,和成默拉开了一点距离然后转身。

    高月美虽然说是相信成默,但事到临头又害怕了起来,松开了挽着沈幼乙的手,走上前去大声的冲着朱振瑞说道:“既然是单挑,你们还是得把规则说清楚,不能用武器,不能打要害,任何一方说不打了就必须停止攻击”

    “规矩随便你们定,只要这个小白脸开口求饶,别没实力还要装b,我现在就可以不打了!”朱振瑞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看着成默。

    高月美咬了咬牙,对成默浅浅的说道:“你小心一点”随后退了回去,她暗自打定了主意,万一成默等下打不过朱振瑞,无论如何她都要冲上去拦住,不让他们在打。

    成默将右手背在了身后,然后举起没背起来的左手,向朱振瑞勾了一勾,“可以开始了么?”

    朱振瑞看见成默一副宗师级的装b姿势,冷笑道:“我看你是没挨过揍。”话音刚落就挥舞起了拳头,直奔成默的颈动脉,这个地方被打中了,一般就是直接休克。

    站在后面的一群女人见朱振瑞快若闪电的一击,全都尖叫着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在看下去。

    而井醒却在水塔遮盖的黑暗中咧嘴冷笑,仿佛马上就能看见血腥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