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四章 河洛派掌门人
    (谢谢我是z15的万赏)

    在读书的时候,绝大多数老师都不喜欢体育生,因为占据身体优势的体育生往往成绩不怎么好,还是班级里的刺头,其实这不仅是少年人自我意识过强的表现,也因为大多数练体育的男生,雄性激素分泌更加旺盛,因此导致好胜心以及自尊心都很强,更加的好勇斗狠。

    朱振瑞也不例外。

    此刻朱振瑞一脚将他面前的沙发凳踢翻到了旁边,然后迈步过去伸手要去抓成默的衣领,想把成默从沙发里拖出来。

    还站着的高月美忍不住,双手握拳举在胸前,尖叫了一声,这一叫不仅让朱振瑞凝滞了一下,还让酒吧里的音乐戛然而止,顿时整个世界忽然被消音了一般。

    酒吧里的所有人都把头转向了这个原本就备受关注的卡座。

    “高老师,让开,我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朱振宇狰狞的方块脸上带着潮红,像极了佛教壁画上四大金刚。

    “你神经病啊?动不动就要打人?是你先骂他的好不好?”高月美稍稍跨了一步,拦在成默的前面,满面怒容的大声说道。

    站在高月美身边的沈幼乙也皱着眉头说道:“朱老师,你冷静一点,打人解决不了问题”

    井醒和微胖眼镜男也从朱振瑞的身后走了上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拉住了朱振瑞,眼镜男小声道:“瑞哥,别闹了,今天是高老师生日,你何必搞的大家都不愉快要不我先陪你回去吧!”

    “是啊!朱老师,我看你还是先走吧!保安都已经过来了,你还不走怕要吃亏”井醒也劝道。

    朱振瑞没有理会两个人的劝解,冷笑一声,挣脱两个人的束缚,指着依旧安静坐在高月美身后的成默说道:“你是男人就出来跟我单挑,别tm的像娘们一样躲在女人后面。”

    成默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骰盅,摇了两下,安静的空气中立刻响起了轻轻的沙沙声,“单挑色子吗?那我让你一只手好了。”

    见成默还有心情开玩笑,高月美憋不住笑了一下,破坏了有些严肃的气氛,她这才想起背后的这个男生说自己是河洛派的高人。

    于是她回头白了成默一眼,并用手指轻轻的捅了捅成默的胳膊,似乎是在示意成默别说话了。

    此刻沈幼乙也在转头去看成默,恰好看见了高月美的小动作,以及高月美脸上略带着甜蜜的浅笑,这种情况下高月美居然还能笑的走心,可想而知她已经对林之诺动情了。

    沈幼乙想看一下成默的表情,然而因为角度问题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以及侧面的一点点轮廓,虽然看不到成默的表情,但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丝毫都没有波动,镇定和冷静的可怕。

    这种人对待感情,想必也是理智的令人发指的,沈幼乙有些替自己的闺蜜担心起来。

    至于坐在长沙发那一侧能看见成默表情的几个女老师,都为成默的表现感到惊讶,不论是成默的谈吐,还是他巍然不动的姿态,都让人心生好感,尤其是开始那一段撕逼,虽然他骂了两个“傻逼”,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低俗,反而让人觉得文化人就该这样骂人,文采斐然,逻辑严密,实在太酣畅淋漓了。

    她们虽是朱振瑞的同事,可这件事确实是朱振瑞的不对,于是她们在精神上都已经开始支持成默了,原本成默丢掉的分,此刻全部加了回来不说,还暴涨了一大截。

    朱振瑞听到成默居然还敢嘲讽他,本来稍稍冷静一点的血液又沸腾了起来,他也不在放嘴炮,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牙尖嘴利的娘娘腔,朱振瑞怒喝一声:“cnm,给老子滚出来!”同时伸手打算推开拦在中间的高月美。

    这个时候保安已经赶了过来,却被井醒隔在了卡座外面,没有能进来,并不能及时的阻止。

    如此好表现自己神通的机会成默自然不会放过,他动作轻盈的站了起来,但其实速度却极快,站起来的同时,成默左手揽着高月美柔软的腰肢,右手越过高月美身体的一侧快若闪电的抓住了朱振瑞挥舞在半空中的手,接着他在高月美的耳边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打架,我一样可以让你一只手”

    之所以揽住高月美,是因为卡座实在太狭窄,沙发和茶几之间的距离实在太短,不搂住他怕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让高月美受伤,那对他的计划就是致命的打击。

    朱振瑞看着成默冷若冰霜的脸,又看见他一只手搂着高月美的腰,心中怒火腾腾冒起,冷笑一声,挥动右手想要顺势把成默从沙发里扯出来。

    然而这时,成默却松开了手,让他的右手完全扑了个空,这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可却叫朱振瑞心里疑惑了一下,因为他完全没有看见成默松手的动作,也没有看见他的手是怎么不见的。

    朱振瑞只能认为也许是自己喝的有点多,所以反应迟钝了一些。

    “这里太狭窄了,要动手去外面。”成默淡淡的说道。

    被成默搂着的高月美,面容蕴满了醉人的酡红,双瞳剪秋水,朱唇轻咬,眉宇间灵动生气和妩媚风情交织成一副令人心摇旌荡的美好。

    高月美感受到成默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她的曲线,这让她手心冒汗,心跳加速,脑子里一片混乱,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

    害臊,毕竟这是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一个男生搂着腰,还是一个比她要小的男生。

    但毫无疑问,她一点都不反感,甚至还有一些愉悦。

    高月美原本沉浸在放飞自我的空白遐想中,可在听见成默说的这句话之后,立刻惊醒了过来,她连忙稍稍偏头,在林之诺的耳际紧张又关切的小声说道:“林之诺你疯了么?你还让他一只手,朱振瑞可是散打高手,曾经获得过全国散打锦标赛的亚军”

    “我可是河洛派掌门人”成默不置可否的回答到,实际上成默同学现在的远不如他所表现的这么淡定,要知道高校医可是毫无防备全身松弛的靠在他的身上的,夏天本就穿的少,薄薄的绸缎就像丝滑的肌肤一样贴在他的纯棉t恤上。

    载体的触感本就敏锐,他甚至能感受到那暧昧的温热,尤其是在高月美那挺翘的臀线处。

    成默也很难去形容心中的感觉,总而言之,这种悸动,让人难以集中精神,也难怪谈恋爱是学习的大敌,对于荷尔蒙旺盛的少年来说,这样的体验确实让人无法在专注于学习。

    因此学校禁止早恋,完全是正确的。

    看到高月美和成默亲密无间的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朱振瑞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说道:“让我一只手?好!好!老子今天就告诉你死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