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三章 骂人是一门艺术
    不夜城的中心,音颜酒吧。

    靠近窗户的最大的卡座里,十多瓶路易十三不过空了三分之一,反倒是果盘和小吃所剩无几,黑色的玻璃茶几边缘泼洒了一些棕色的酒液,冰冷的空气有些凝固,卡座里一圈人的表情都很惊愕。

    除了成默面无表情。

    高大魁梧穿着灰色t恤的朱老师打破了原本还算愉悦的气氛,不少坐在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把头扭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似乎发生了争端的一隅,于是整个酒吧缱绻又旖旎的静谧似乎都消散殆尽。

    “你酒喝多了,振瑞”坐在朱老师另一边带着眼镜的微胖男老师连忙站了起来,拉住了朱振瑞的胳膊。

    朱振瑞的国字脸上泛着潮红,他把胳膊一抬,弹开微胖眼镜男的手,喷着酒气大声说道:“我哪里喝多了?我没喝多,一个酒吧的服务生会用色子作弊而已,看看你们一个二个,都大惊小怪的还把他当刘谦啊?”

    朱振瑞这地图炮一开,顿时把一圈人都得罪了,但碍于同事关系,加上平时朱振瑞这人找她有什么事情还是挺热心的,因此周围的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选择原谅他。

    空气中的尴尬在膨胀,似乎针一扎就会破。

    成默只是瞟了朱振瑞一眼,依旧没有说话,仿佛这件事与他没有关系。

    坐在成默身边的高月美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皱着眉头,正待站起来说朱振瑞几句,结果井醒却抢先站了起来,揽住了朱振宇的肩膀,“朱老师,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小林色子玩的这么好,好好练练,说不定真有机会成为魔术师你做老师的,不该说这话,大度点,给小林道个歉,喝杯酒,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井醒这话看似站在成默这边,在替成默说话讨公道,实际上却是在激化两人的矛盾,本来对一个醉酒的人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让他坐下冷处理是最好的,然而井醒却要朱振宇道歉,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果不其然,朱振宇冷哼一声:“道歉?凭什么我要给这个服务生道歉?”接着他又转头对高月美苦口婆心的说道:“高老师,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被这种小白脸给骗了!他这么会玩色子,不知道平时靠这个灌翻了多少女孩子你可长点心啊!”

    见朱振宇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高月美真被气的脑仁疼,盯着朱振宇怒道:“朱振宇,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说话的?赶快给林之诺道歉”

    “你要现在不道歉以后我们朋友都没的做。”顿了一下,高月美又加上了一句在她看来是十分严重的威胁。

    不要看高月美一副火辣野性的模样,实际上她高中的时候留长发,外表极其的乖巧懂事,一直是三好学生,大学毕业那年才把心一横,剪了短发,骂人这种技巧是完全不会的,“脑子进水了”就是她能想到的最凶残的词汇了。

    但是高月美这话一说,更让朱振瑞恼羞成怒,尤其是所有人都只是默默的看着,没有一个人出言帮他,这愈发戳中了朱振瑞心中的疼处,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更加的气急败坏。

    “呵呵!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你还要花钱倒贴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给了他好几万的小费,他不就是一鸭子么?亏你还好意思把他叫过来,老子真替你感到丢脸”

    一听朱振瑞说出了大家都不太知道的事情,周遭的人有些炸锅,纷纷看着成默交头接耳起来,如果说林之诺是服务生,大家勉强还能接受,说不定这个小帅哥还是哪家的公子哥出来打工体验生活的,但如果还收小费,那不就是“陪酒”的吗?

    井醒也看了成默好几下,目光中带着一丝疑虑,因为他在成默身上看不到一点市井气息,根本就不像是服务生或者男公关,但朱振瑞讲的如此言之凿凿,让井醒无从判断,于是井醒趁人不注意,扯住了一旁在看热闹的服务生,附耳小声问道:“小林是在你们这里上班吗?”

    怀里抱着盘子的服务生看了坐在高月美身边的成默一眼,很是羡慕的回答:“是啊!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调酒师。”

    井醒也看了看一直面无表情的成默,对服务生说了谢谢。

    朱振瑞见其他人都悄悄在议论,见高月美气的浑身发抖,心里的快意更胜,“他如果堂堂正正的赚钱,我还敬他是条汉子,当服务生也没那么丢人,凭借一张脸吃软饭,花女人的钱艹!说实话,老子和他坐一起,都觉得脏!玛德!什么玩意,还叫我给他道歉?”

    “朱振瑞,你给我滚我不想在看到你了!”高月美见朱振瑞越骂越出格,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指了指酒吧的门口大声呵斥到。

    朱振瑞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恨恨的看着高月美冷笑道:“你就为了一个有娘生没爹教的小白脸叫我滚?”

    听到这句“有娘生,没爹教”一直没有出声的成默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和旁边红霞飞上脸颊的高月美不一样,他的脸很白,像是月牙色,真是美如冠玉。

    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成默的身上,他看着朱振瑞认真的说道:“原本我不打算理你的,因为其实你在骂人方面,没体现出什么技术含量,像大多数人一样,翻来覆去就只会那么几句还不在点子上。”

    “可骂人归骂人,我觉得牵扯到父母身上是不对的,但偏偏我们华夏人骂人主要集中在父母身上,尤其是母亲,我们华夏人一向歌颂母亲,把母亲几乎神化,可是最不尊敬母亲的也是我们华夏人但我仔细想了一下,像你这样的傻b骂人时才不管骂的是谁,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你们骂人不需要逻辑,图一时之快就好,因此很多巨婴由于不理解自己之外的世界,尤其是你这样的大男子主意者,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性别平权”

    成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概像你这样脑子是不会明白我突然为什么扯到性别平权的简单的告诉你,那就是女人花男人的钱可以,男人一样能花女人的钱,这才叫做尊重,当然从你骂人的方式就能明白,你根本不尊重女性更何况我凭长相吃饭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有本事你也长成我这样啊?”

    “再说了,请你不要小看鸭子,鸭子的奖杯(屏蔽字不能打)不仅长,而且还是螺旋盘旋状,表面粗糙甚至有刺,不仅如此,鸭子的奖杯还是一条淋巴高速膨胀压弹射大杰宝,南美硬尾鸭的雄性体长35厘米到40厘米,而奖杯石化之后短则20厘米,最长可达42厘米,占体长的50—100%,入侵速度可以达到1.6米没秒”

    成默上下打量了一下朱振瑞,面带嘲讽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鸭子比?就你这水平能当鸭子么?”

    周围的人此刻一脸懵比,这骂的实在太出人意料,发人深省了!比他们这些当老师的有水平多了,甚至有老师去问一个教生物的女老师,“鸭子的奖杯真是这样?”

    这一下轮到朱振瑞面红耳赤,浑身发抖了。

    但成默并没有放过朱振瑞,他继续冷淡的用陈述的语气说道:“可惜你这样的脑子长成我这样也是白搭,智商实在太低,希望你记住,侮辱别人的父母并不是一种言语技巧,而是表达能力和智商有问题明白点说吧!你这样的人就是个傻b!”

    “嗯!这是我通过刚才观察的出来的结论,不一定对。”说完之后成默施施然的坐了下来。

    朱振瑞暴跳如雷,一脚踢翻了沙发凳,“cnm!你给老子出来?看我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