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二章 不受欢迎的人
    (加更,还欠七更,今天继续三更)

    假设成默并没有对高月美说出沈幼乙接下来的会叫“四个6”,也没有猜出沈幼乙骰盅里的骰子是1、3、4、5、6的话,那这不过是场普通的胜利,但在成默悄悄跟高月美说出了他推测的结果之后,那么这种胜利就意义非凡了。

    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这很神奇,但对于成默这种高智商人士来说,其实并不算很难,尤其是此刻成默还处在载体状态下,比本体的思维还要快捷,记忆里还要强大的多情况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比如计算出五个骰子出现1点到出现6点的概率,几乎在成默脑子里就是瞬间的事情,实际上算出沈幼乙骰钟里的骰子点数,相对21点算牌要简单太多。

    曾经有一部叫做《决胜二十一点》的好莱坞电影,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个真实事件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华裔“赌圣”马恺文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靠着如“英特尔芯片”一般神准的算牌能力,和班上一帮鬼才学生横扫美国各地赌城,跟庄家斗智,大玩“21点”游戏。手气绝佳时,他们一晚就可以赢走近百万美元。由于屡战屡胜,马恺文等人后来上了赌场的黑名单,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成默也看过这部电影,他还自己研究了一下二十一点算牌,得出的结论就是准确得来说,数学方法,尤其是概率论,所带来的价值不在于提高赌博中赢的几率,而在于在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赌博过程中,提高获得收益的概率,类似于一种高风险的投资博弈。

    在与赌场的较量中,因为赌场的资金可以说是无限的,所以只要继续赌就不可能赢,不仅如此,很多赌场还禁止数学高手在玩“二十一点”中算牌,而二十一点和百家乐是赌场里是输的最少的两种赌博游戏。

    按照概率计算,根据规则不同,赌客在玩了五百盘左右的二十一点或者百家乐之后,大概会输0.5%-3%左右。

    至于其他的赌博游戏,至少输10%以上,玩的越久输的越多。

    所以,除了极个别不贪心的幸运儿,没有人能够从赌场带走钱。

    不过,当成默面前的对手不是赌场这种训练有素的庄家时,他既懂得概率学,有擅长心理学,那就真如同开了天眼一般。

    特别是大话骰这种赌博游戏,其实更多的是心里的博弈,而成默掌握有巨大的信息不对称优势,因此高月美或者沈幼乙这种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赢得过他。

    不过在此时此刻,众人并没有发现他们中间坐着一个怪物。

    高月美在揭开了沈幼乙的骰钟之后,立刻就抬手遮住了情不自禁张大的嘴巴,如果不是了解沈幼乙这个人,她甚至都会怀疑是不是成默和沈幼乙两个人联合起来在搞鬼。

    说实话中午发生的事情,虽然对高月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她也勉强自己相信了林之诺的说法,可在脑海中时常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还会觉得这也许是骗局,只是林之诺还没有露出獠牙,她就无法确定。

    但在这一刻开始,高月美觉得成默也许真的就是神人像都教授那样的神人。

    她按捺住想问成默还会一些什么神通的冲动,只是带着微笑转头偷偷的瞄了成默俊美的侧脸几下,然后又不自觉的朝着成默靠近了一点,两个人的手臂已经只有一线之隔,似乎马上就触碰到一起了。

    井醒和沈幼乙并没听到成默和高月美的对话,并没有觉得成默有什么神奇之处,但井醒把高月美的表情和两人略显的亲昵的姿态都记在了脑海里,他从来没有见过高月美和那个男人坐的如此近过,甚至身体都已经贴在了一起,这让井醒心头仿佛有把锯子在拉扯,慢慢的在将他的心割成两半。

    但井醒在表面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若无其事的笑着对成默道:“林小弟,这把我赢定了,你信不信?”说完井醒就挥舞起骰钟,将放在桌面上的五个骰子一下就扫了进去,然后他快速的摇摆起骰钟,让骰子在里面旋转,不掉下来。

    井醒的动作十分的潇洒流畅,很有香江赌片的味道。

    从井醒说的这句话,以及摇骰子这么装逼的姿势上,成默就知道了井醒一定是个不错的玩家,他说这句话并不是嚣张,而是想通过交谈来判断对方的性格,老实的人、幽默的人,较容易冲动的人回答都会不一样,在玩骰子的时候,这一点也会表现出来,其实聪明人都知道,在玩大话骰的时候,最重要的并不是猜对方的点数,而是通过性格把握对方的心里,从而赢得心理博弈。

    成默听到井醒的话,只是面无表情的轻轻说道:“不信。”说完成默也轻轻的仿佛随意一般的摇了好几下骰盅,他清楚井醒这种摇骰子的方式除了装逼毫无作用,实际上动作越小,控制骰子的点数就越精准。

    成默晃动的幅度看似很大,实际上他精准的控制着力道,让骰钟在画圈,而不是左右摇摆,这样的动作和力道,就如同强行给骰子增加重力,让骰子里面像灌注了水银一般,于是刚才被他稍稍拨动了一下的骰子就全部只是在平面旋转,让成默能够比较精准的控制点数。

    转了好几下之后,成默抬起骰盅,迅速的看了一眼,这速度快的高月美根本没有能看的清成默的骰盅里是些点数。成默目力惊人,自然看见了底下没有完全达到他想要的结果,但没有关系,他还会一招,他在放下骰盅的那快速的一瞬间,用骰盅的边沿压了骰子的一角,让骰子换面并且无响声。

    对于一般来说这一招需要练一段时间才能记住骰子相邻的点数,但这对成默来说这个不要太容易,至于无声换面对于他来说也一点都不难,他要动手脚,动作可以快到别人根本看不清楚。

    之所以这一次要用作弊的手段,是因为成默对井醒这个人并不了解,所以必须使出一些盘外招数,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赌博这种事情,就算概率学和心理学在厉害,也抗不过对方运气好,因此出千才是保证百分之百胜率的唯一方法。

    在用了无声切面之后,成默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骰盅里是两个1,三个2,对于成默来说这样点数要输很难。

    井醒也结束了他花哨的表演,将骰盅重重的砸在了茶几上,他看着成默的俊美的脸笑了笑,淡定自若的说道:“三个6。”上一把沈幼乙也是在第一次中喊的“三个6”。

    成默并不熟悉井醒,不能立刻准确的从已经有防备的井醒脸上读出内容,微表情能够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的少,但没关系,他已经出了老千,可以和井醒刚到低,于是他面无表情的道:“四个2。”

    “四个6。”井醒没有揭开骰盅重新看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道。

    似乎这一局成了上一局的翻版,不过只是似乎而已,成默并没有要开井醒的想法,他毫不犹豫的加码道:“五个2”

    听道成默喊到了“五个2”,这一次井醒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也面无表情的喊了“五个6。”

    成默也假作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井醒的骰钟,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的说道:“六个2。”成默猜测井醒骰盅底下应该有一个1和三个6,或者两个1和两个6,其中前者的概率比较大,而另外一个数字是几无从判断,但肯定不是2。

    “摇出五个2的机率只有千分之四。”井醒笑了笑,“开你的,我不信你你是豹子。”井醒并没有揭开自己的骰盅让成默看,而是伸手直接开了成默的骰盅。

    揭开之后,看道三个2两个1,井醒脸色稍微变了一变,然后马上又笑了起来,摇着头道:“运气真好,居然真是豹子”

    高月美见成默居然真是五个2的豹子,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成默的胳膊尖叫着跳了起来,她带着自豪的笑容大声说道:“喝酒!喝酒!”

    井醒笑了着举起酒杯和沈幼乙碰了一下杯子,“下一局我们赢回来!”

    而高月美则松开了抓着成默胳膊的手,坐了下来半转着身子向成默举起了双手,示意击掌。

    但是成默只是看了高月美一眼,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做什么?”他是真不懂高月美举起手来是什么意思。

    这叫高月美有些窘迫,只能强行从半举着手等待击掌,变成了笑容尴尬的轻轻鼓掌,“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你真厉害”

    接下来就成了成默的个人表演时间,会概率学,会心理学和微表情,又会出老千的成默,上演了零失误的大屠杀,让豪言下一局赢回来的井醒,一局都没有赢过。

    随着成默和高月美一直在赢,沈幼乙和井醒一直在喝,所有都把目光转到了正在对战的四个人身上,除了朱老师,还在一个人低头喝闷酒,高月美没有叫他一起玩游戏,让他很受伤,看着一旁的高月美坐在成默身边笑靥如花,朱老师的心在滴血。

    如果高月美是和身旁的井醒亲密一点,朱老师觉得还算正常,但是她和林之诺这种娘娘腔如此暧昧,叫他实在不能理解。

    但是他又无可奈何。

    在沈幼乙和井醒喝到了第十一杯的时候,井醒不动声色的和成默换了骰子和骰盅,但并没有意义,还是输。

    即使高月美帮她代了几杯,沈幼乙也已经双颊红润,精致又优雅的面容上带着微醺的姿容,实在是美不胜收,沈幼乙摇着手表示实在不行了,要休息一下,虽然喝路易十三的杯子不大,里面有冰块不说,还只到了一半,但她酒量一般,还要继续这样输下去铁定要醉。

    井醒酒量相当不错,他并不想就此认输,开始了和成默的单挑,试图赢他一局,或者说是找出他是如何出千的奥秘,可又喝了七、八杯,依旧徒劳无功。

    接下来,十多个不信邪的男男女女开始轮番上阵和成默对赌,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赢过开了挂的成默

    一群人知道成默肯定有名堂,但是完全瞧不出成默的破绽,只能啧啧称奇,纷纷七嘴八舌的询问成默到底是怎么弄的。

    这时已经很有些醉意的朱老师把酒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砸,制造出了巨大的声响,等一圈人把目光转到他这里的时候,他站了起看着成默冷笑着大声说道:“一个在酒吧上班的服务生会用色子作弊很稀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