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一章 河洛神通
    成默一直安然坐在一个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友好”的环境里,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让高月美对他的身份更加的迷信,实际上他也在找机会能够展示自己的“特异功能”。

    因此成默并没有拒绝高月美的请求,站起来和沈老师换了一下座位,坐到了高月美的身边,而沈幼乙则坐到了成默原来坐的那张沙发凳上。

    井醒似乎对于这样的分组一点意见都没有,从高月美手中接过装有骰子的黑色骰盅时笑着说道:“小美,我告诉你,我玩色子可是很厉害的,你不和我一组等下喝酒喝多了可别怪我!”

    高月美一手拿着骰盅,一只手托着下巴撑在撩着木马腿的膝盖上巧笑倩兮的说道:“来呀,谁怕谁?”

    说起来高月美和井醒的关系很奇怪,井醒曾经是她妈私下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只是当时高月美并不知情,两人在比较私人的饭局中见过好几次,有两次他妈和井醒的妈还一起消失给两人创造过机会单独相处。

    高月美觉得很不对劲,于是追问她妈妈,结果却被反问觉得井醒怎么样,高月美才知道实情,她当即表示井醒人不错,但是对井醒并没有什么感觉,于是这件事情也就作罢。

    后面井醒跟高月美打电话解释说对相亲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不过感觉高月美人很好,很适合做朋友,但做恋人还不太可能。

    听到这句话高月美反而对井醒感官不错了许多,在不是单独约会的情况下和井醒参加过几次派对,每次井醒也都表现的十分绅士,和高月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所以一直以来两个人相处还相当不错。

    四个人坐定之后,开始了游戏,玩的自然是大话骰,采取的一对一的模式,两个人都输的一方喝酒。

    大话骰是每个去过几次酒吧或者ktv的人都会玩的赌博游戏,成默虽然从来没有玩过,但是他在酒吧上了这么多天班,经常看见别人玩,自然也就懂了这个游戏。

    在成默看来,这个又被叫做“吹牛”的赌博游戏,本质上是一个“放信息,收信息,判断”的游戏。

    其考验的就是概率学和心理学,恰好这两样成默都很擅长。所以成默一点都不虚,更何况他还在载体模式下,或许他还可以尝试一下控制骰子。

    第一局高月美对沈幼乙,高月美摇的是一个一、两个三、一个五、一个六,看上去很一般的一组数字,高月美先喊了两个六,来试探沈幼乙,沈幼乙则直接叫到了四个六。

    高月美和沈幼乙经常玩,知道沈幼乙不喜欢偷鸡(投机),她手中有一个六一个一,可以算两个六,所以高月美加了一个六,打算沈幼乙还继续叫的话,就开沈幼乙的,结果,沈幼乙反而开了高月美的。

    沈幼乙一个六都没有。

    高月美输就输在没有想到沈幼乙第一局就偷鸡,成默看完了整个过程,觉得高月美对这个游戏不太了解,反而是沈幼乙比高月美会玩一些。

    其一,这个游戏本质是概率游戏,每人五颗骰子,还有1这种可以充当任何数字的特殊点,要知道根据公式计算,5个骰子中有1个骰子是1点的概率是0.4,两个骰子是1点的概率则是0.16,推算下去出现两个同样数字的概率高达0.33,这也就是说在1可以充当任何数字的情况下,会出一对的概率跟出五个骰子中的任意一个的概率是一样的,都是0.33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机会会有一对点数。

    因此,三个起叫是最合适的,不论从概率还是心理博弈上,从两个几开始叫都不是一个合适的数字,会出卖更多的信息给对方。

    其二,玩这个,最好不跟骰,这样中圈套的可能性太大,对方一开就是输。

    高月美输了就轮到成默上,如果成默同样输了话,就该高月美和成默喝酒,如果成默赢了沈幼乙,那么成默还要继续赢井醒一局,才算真的赢了。

    成默拿起骰钟看了沈幼乙一眼,说实话今天的沈老师很漂亮,比在班级里上课放松了很多,平时她去上课都是素颜,但今天略施粉黛就让人觉得无比惊艳,只是惊艳,并不是艳丽,她的美略带着清高,和高月美带着性感的娇憨完全不同,带着相当书卷气的疏远,在一片的流俗的莺莺燕燕以及闪耀的彩灯中格外醒目。

    尤其是她和高月美坐在一起的时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相得益彰,就连格调高雅的音颜都有蓬荜生辉的感觉。

    成默盯着穿着蓝色薄纱裙的沈幼乙,将骰钟按在茶几上旋转了一下,揭开骰钟看了一眼,1,2,2,4,5,成默十分随意的说道:“三个二。”

    此时成默喊四个二,猜沈幼乙至少有一个二,正确率高达0.33+0.33+0.16+0.04+0.004=0.864,基本不会输,但他不喊四个二,是因为对方有两个二的概率也很高,如果对方加一个,到了五个二,这个时候正确率也不低:约为0.33+0.16+0.04+0.004=0.534,过了百分之五十。

    而他如果继续喊到六个二的话,那么正确的概率率则骤降道:0.16+0.04+0.004,约为0.2。

    因此他必须给自己留下试探空间,只能喊三个二,接下来他则可以根据表情和动作来判断对方究竟有几个二,如果对方直接喊到五个二,他也能够通过表情和动作去判断对方到底是偷鸡还是真的二很多。

    但显然高月美很有经验,并没有跟骰,而是喊的三个六。

    这说明高月美很聪明,对这个游戏有自己的理解,在摸不清楚对手的虚实的时候,多给自己留机会探虚实。

    成默面无表情的喊了四个二,综合第一局高月美输的那么快,加上他对沈老师性格的了解,这时他已经判断出了高月美应该是1,3,4,5,6,她应该是一个2都没有,点数还不好才采取了稳妥的战术。

    而接下来,沈老师既没有把握开他的,自己喊什么都是死,她会采取的战术只能是继续喊四个6。

    于是成默稍稍偏头小声在高月美耳边说道:“沈小姐接下来会喊四个六,而她骰钟里是1,3,4,5,6”

    果不其然,沈幼乙犹豫了一下喊道:“四个六。”

    高月美一脸惊讶。

    成默示意开,高月美抢着揭开了沈幼乙的骰钟,里面豁然正如成默所言,五个骰子分别是1,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