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四零章 撩与被撩
    星城人大多对roseonly不太熟悉,这是一个华国新晋的高端玫瑰及珠宝品牌,历史并不算很长,不过比较特别的是这个公司制定了“一生只爱一人”离奇规则,注册后指定收礼人,终生不能更改。

    roseonly的宣传语就是“信者得爱,爱是唯一”,以奢侈玫瑰和璀璨珠宝,为情侣打造真爱永恒信物。其中主打的就是将万里挑一的厄瓜多尔鲜花玫瑰其制作成永生花,然后手工扎成玫瑰熊。

    这种具有开创意义的礼物属于撩妹利器,比送什么999朵玫瑰段位要高多了。

    虽然星城人对roseonly不太了解,不知道其高昂的价格,但一米二高的玫瑰熊被水晶盒子装着,还有两个穿着黑衬衫保镖样子的人抬着进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玩意一定很贵。

    如果奢侈和就是浪漫的话,那么这一刻,则十分的罗曼蒂克,让原本就引人注目的这一圈卡座就成为了整个酒吧的焦点。

    此时此刻音乐温柔,灯光迷离,穿着蓝衬衣的男子,像是身披水晶战甲,驾着玫瑰祥云的盖世英雄,不过前提是他身边站的不是林之诺。

    就好比晓松老师不管多腹有诗书气自华,他一旁站的是吴彦祖,大家还是喜欢吴彦祖啊。

    虽说蓝衬衣并不算丑,浓眉大眼样子精悍,属于很讨中年妇女大妈大婶喜欢的那种成熟稳重型,可站在林之诺身边也就是王子与骑士的区别。

    但话又说回来,林之诺看上去只是个贫穷的小王子,而一旁一身名牌的蓝衬衣,则明显是个土豪骑士,在现实中女人们如何选择,就很难说了。

    于是当下这一幕,就成了绝好的八卦,所有沙发上的女同志都在交头接耳品头论足,小声议论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高月美看见了圆寸蓝衬衣,有些惊讶,继而绽放出微笑,“醒哥,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也赶过来了?”

    被称作醒哥的蓝衬衣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你过生日一年就只有一次,天大的事情也要赶回来啊!”接着他又回头看了看那只玫瑰熊道:“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别人给我推荐了这个,说是这家店里的东西一生只能送一个人,我想这挺有意思的,所以就买了,你看放哪里?”

    蓝衬衣说的很平淡,并没有刻意的强调一生只能送一个人,他语气重点放在了有意思上面,仿佛真的觉得只是有意思才买的。

    然而在座的各位女同胞则发出了“哇”的一声感叹,表达对高月美的羡慕,在对比一旁两手空空的林之诺没钱不要紧,连诚意也没有,就实在表现的太糟糕了。

    高月美看了看玫瑰熊,颇为高兴的说了谢谢,接着四下张望了一下,卡座里连人都有些挤,根本没有地方放这么大的礼物了,这时一旁的大眼文立刻说道:“高小姐,要不先放吧台那边,等你走的时候在拿?”

    高月美不假思索的立刻笑道:“那就麻烦你了,文经理。”

    “麻烦什么,应该的。”大眼文转身离开的时候,暗中拍了拍成默,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凝滞了一下,附在成默耳机小声道:“这个是井爷的亲弟弟,井醒你注意点,不要得罪他了。”

    成默没有说话,大眼文招呼着两个黑衬衣把鲜花熊抬走,他并没有给井醒打招呼,他只看见过井醒两三次,话都没有说过几句,他猜井醒并不认识他,因为井醒是在高云的房地产部门工作,和他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灰色人物基本没交集。

    不过出乎大眼文的意料,井醒转头对着准备离开的大眼文道:“文经理,辛苦了,上次见你还是在我哥做三十六岁的时候,这一眨眼就过去五六年了时间过的真快,等下有空过来喝一杯。”

    大眼文做了一个十分意外的表情,“你是”顿了一下假装思考,抢在井醒之前开口说道:“醒哥井爷的弟弟真是好久没见了,不好意思啊!刚才没认出来。”

    井醒拍了拍大眼文的肩膀,“没事,没事。”

    “那我等下过来敬您一杯”

    等大眼文和井醒寒暄过后,高校医则不在好把成默安排到自己身边坐下了,一来礼数不周,二来万一这事情经由井醒嘴里传到她爸妈哪里,事情就很大条了。

    于是高月美只能略微介绍了一下井醒和成默,不过她并没有说出两个人的身份,只是提了一下名字,然后叫服务员搬了两个沙发凳,让成默和井醒一起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成默并没有什么意见,不用坐高校医旁边,这也正合成默的心意。

    高月美之所以略过身份,主要还是觉得林之诺还是个学生,而在座的则绝大多数都是老师的缘故。

    高月美的交际圈子十分单纯,今天来音颜喝酒的,大半是长雅的老师,剩下的则是她的高中同学,整个参与聚会的女性多些,有八个,不过男性也不少,加上成默和刚到井醒,男性也到了七个人,这其中,中午要请高月美吃饭的朱老师也在。

    而且坐在卡座进口处一排沙发凳子上的五个男性,恰好就是朱老师、井醒、成默三个人挨着坐的。

    沙发上坐了十个,六个单身女性坐在中央的长条沙发上,两侧稍短的沙发上各坐了一对情侣。

    长沙发上的六个女人看上去都正值谈婚论嫁的年纪,属于盛放的时节,长相都还不错,全部在水平线以上,一眼望过去让人会误以为是表演系的聚会。

    当然最主要的是高月美和沈幼乙实在太出众。

    井醒先掏出一包和天下,带着笑容礼数周道的散了一圈烟,大多数男人都接了,唯独成默和朱老师没有接,成默是因为不抽烟,而朱老师很明显是其他的原因,他的脸色很是僵硬,论颜值林之诺甩他好几条街,论钞票井醒也许甩他好几条街,相比之下朱老师实在乏善可陈

    井醒看上去没什么架子,为人颇为豪爽,很善于交际,敬完了烟,又跟所有女士都敬了酒,并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还说了自己追求高月美的一些糗事,把整个酒桌的气氛调和的其乐融融。

    成默则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既没有搭理任何人,也没有其他人搭理他,其实他内心也有些小尴尬,对面几个正在拿他和井醒做比较的女性所说的悄悄话,全被他听在耳朵里,这几个他都认识,是他们长雅的老师。

    成默真想不到女老师说起黄色段子,开起低俗玩笑来一点不比其他职业差,也许是因为喝了不少酒的原因,什么光好看没什么用银样镴枪头,什么鼻子大的能力强诸如此类的。

    实在让成默同学有些尴尬,他觉得以后自己在学校里都没有办法正视这些女老师了。

    见成默不言不语一副遗世独立的样子,高月美便找他喝酒又找他说话,觉得不该勉强成默加入一个没什么熟人的聚会的,为此高校医还颇为愧疚,其实高月美也是想多了,成默要不是怕高月美喝多了乱说,坐这里也有钱拿,才不会浪费时间呢。

    只是高校医的努力没有什么成效,成默并不能融入这个氛围,一般他有一句就答一句,有一杯就喝一杯,脸上表情也不多,像个木头人一般。

    顿时在一众女人心中,成默的评价就低了,相比之下还是能言善道幽默风趣的井醒有意思的多,至于一个人喝闷酒的朱老师,基本被一众女性完全忽略不计了。

    当然这一众女性中并不包括沈幼乙。

    井醒在酒桌上表现的十分出彩,不仅能说善道,还相当会捧人,说话既不低俗也不装逼,将一众女人哄的喜笑颜开,其中井醒攻略的重点根本不是高月美,而是沈幼乙,他是找沈幼乙互动最多的,找她聊艺术、聊电影,聊一些人生感悟和旅行经历。

    表现自己表现的恰到好处,不喧宾夺主,找大家都能参与的共同话题。

    朱老师就不太懂撩妹,一个劲对高月美花言巧语大献殷勤,一个劲的回忆自己的光荣往事,说自己拿过全国散打亚军的事情,也不管冷场不冷场,对方感兴趣不感兴趣,以夸耀自己为主,结果只迎来了高月美尴尬的笑容。

    这段位比井醒实在差的太远了。

    不过,总的来说气氛还算融洽,只有成默同学像是激流中凸起的礁石,孤独又坚硬。

    高月美抽了一个上洗手间的空档,拉着沈幼乙和靠近成默这一侧的一对情侣换了位置,坐下之后她挽了一下耳际头发,凑近成默的耳边吐气如兰的问道:“是不是很不好玩?”

    “还好”成默并不觉得无聊,他可以一个人坐在火车站坐一下午,什么都不干,就观察别人,因此他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要不,我陪你玩骰子?”高月美拿起两个骰盅,递了一个给成默。

    成默看了一眼黑色的骰盅,淡淡的说道:“你确定要和我玩这个?”

    高月美看着成默似笑非笑的表情,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可是预知未来的神人,眨了眨眼睛,嘴角泛着愉快的笑容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两个一组,十九妹和醒哥一组,我们2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