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三八章 拍卖风云(2)
    (爱,是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失去的秘密,只有通过爱,人才能接近麻风病患者的心和上帝的脚。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这一声柔软的呐喊让高一(9)班陡然进入了一个高潮,教室里响起了无数的掌声和喝彩声,也许更多的人是在起哄。

    不管是为了什么,总而言之,这场景热闹的快堪比当众表白那么轰动了。

    听到颜亦童的呐喊,付远卓也扭过了头,看到顶着爆炸头的颜亦童无视六十多人的注视,还做了一个握拳加油的手势,他忍不住又一次捂住了眼睛,做了一个标准的不忍直视的表情,在在沸沸扬扬的喧哗声中小声道:“早知道我就告诉这个傻妞,你不打算认真考的事情了。”

    就连一向淡定的成默,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幕,脸上也写满了猝不及防,在他的记忆里“加油”这个词从来不属于他,他从小到大没有听过任何人对他说过“加油”,他记得小学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时候,他总是最寂寞的那一个,他既不想为别人“加油”,也感受不到其他孩子在“加油”的呐喊声中,和参赛者同样热血沸腾的激动。

    他在队伍的最后面坐在小板凳上安静的看着书,当周围的孩子集体起立欢呼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班级又拿了一个第一,丝毫没有集体荣誉感的成默在初中的时候,甚至连学校运动会的现场都不去了,他会坐在教室里一边聆听着窗户外面沸腾的荷尔蒙在鼓噪,一边看奥斯卡.王尔德的《自深深处》。

    一个认为庸俗就是罪,一个能淡定的说“我的缺点就是我没有缺点”,一个自负到成为阴沟里的清流的天才,居然堕落成了怨妇。

    这让成默不能不感叹爱情真是“毁人不倦”。

    他静静的聆听着操场上响起的震耳欲聋的“加油”声,青春年少真是不羁又昂扬,他们朝气蓬勃,他们充满希望,然而他只能抱着泡着枸杞水的保温杯提前进入了与世无争的老年贤者模式。

    年轻人才需要“加油”,老年人不需要,老年人在加点油,就会提前进入坟墓。

    这一瞬,成默有些恍惚,虽然事情之微犹如光中起舞的浮尘或是风中飘落的树叶,却是成默人生中的第一次。

    他看着颜亦童拿着付远卓买的可乐经过一扇又一扇窗户,渐渐远离,心想可乐是什么味道的?

    水、果葡糖浆,白砂糖、焦糖色、二氧化碳、磷酸、咖啡因这些东西组成的可乐,也许就是青春的味道吧!

    甜蜜,提神,微苦摇一摇还会爆炸。

    “喂!你没事吧?”见成默发了一会呆,付远卓拍了成默一下。

    “没事。”

    “你不是被这傻妞吓到了吧?她是有点一惊一乍的,等你习惯了就好”

    成默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我为什么要习惯?不过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低头去继续看书。

    这个时候成默还不明白,假使有些人铁了心要进入你的生活,你连拒绝的余地都不会有。

    结束下午的两节考试,成默在走出教室之后收到了谢旻韫的一条微信和颜亦童的无数条微信,他先看了谢旻韫发来的信息,微信给了他一个链接,让成默选一件拍品作为目标。

    成默点进去一看,果然是万大集团和如艺会联合举办的慈善拍卖网站,二十件拍品的图片豁然在目,其中白秀秀捐赠的一副王广义名为《大批判coa cola》的油画、一瓶1914年份堡林爵香槟,一件eunsuh choi的玻璃雕塑作品《蜗牛云梯》。

    这三件白秀秀捐赠的拍品放在了二十件拍品的中间位置,关于这二十件拍品成默都已经做了一些功课,但他并不能估出准确的价格,很多东西是网络上查不到的。

    比如白秀秀捐赠的王广义名为《大批判coa cola》的油画,成默就查不到价格,王广义大的油画可以拍到几百万,小的几万也曾经拍过。

    而那只香槟是成默唯一能够确定价格的东西,这瓶1914年份堡林爵香槟网络上有报道,是2016年白秀秀在苏富比纽约举办的最后一场拍卖会中花了13,250美元拍下来的,也就是大概价值九万华夏币。

    至于eunsuh choi的玻璃雕塑作品,价格无法查证,应该属于白秀秀的私人藏品,也许很贵,也许很便宜。

    在二十件藏品中,成默猜测白秀秀捐赠的拍品价值只在中游,很明显的就有一件清光绪粉彩福寿如意纹玉壶春瓶、一个明代端砚和一个佛像价值会比较高

    成默自己猜测其中最值钱的应该是哪个佛像,其捐赠人事杜军,成默也不知道和杜冷有什么关系。

    成默并没有细看,这些东西他已经了然于胸,不过他还是等了片刻才回复道:二十件拍品的大概价格,捐赠人的资料,最好还有拍卖参与者的资料。

    他都没有问谢旻韫查过没有,他相信谢旻韫肯定查过。

    成默一边慢慢的走出校园,一边看颜亦童发给他的信息,都是除开表情,就是一些没有什么油盐的语句,比如问他为什么不理她,他生日是哪一天,什么属相、什么星座、什么血型,喜欢不喜欢看动漫

    成默没有理会户口调查员的盘问,将手机放回口袋,走出了校园,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成默并没有像昨天一样看到谢旻韫,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大概是今天没有这么早交卷,成默不认为谢旻韫已经放弃了,他知道那个骄傲的女人会一定不会投降。

    在依旧照的人睁不开眼睛的烈日中,成默登上了公交车,在公交车慢慢开动的时候,他看见了谢旻韫那曼妙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街的转角。

    片刻之后,成默收到了谢旻韫发来的微信,是一张图片,上面从高到低例出了二十件藏品的起拍价,让成默有些意外的是,价格最高的并不是他猜测的那尊佛像,也不是那件清代瓷器,而是那个明代端砚,起拍价是五十五万,后面还有个红色的括号(七十万—七十五万),这个价格大概是谢旻韫调查出来的市场实际价格。

    价格第二高的才是杜均捐赠的清朝佛像,起拍价格则在五十万,市场估价则是(六十—七十万)。

    价格最高的明代端砚捐赠人名叫付宏升,成默相信这个人肯定和付远卓有关系,他甚至有些怀疑杜冷、付远卓他们会不会都出现在这个慈善晚宴上面

    成默沿着价格扫下去,白秀秀的三件藏品,价格最高的是《大批判coa cola》二十五万,不多不少刚好第十位,而其次则是《蜗牛云梯》十五万第十六位,最后一件堡林爵香槟,则是八万垫底。

    接着成默又收到了一张图片,上面大略的介绍了一下十位捐赠人的资料,成默首先就先看了白秀秀,1989年出生,湘南星城人,高云集团大股东及董事局主席,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市场及物流系毕业,文学学士学位

    有谢旻韫帮忙调查信息,对成默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些资讯,按照成默的能力是很难接触到的,有了这些信息的帮助,成默就能很从容的制定计划。

    成默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完成一项,而是完成两项,并且他从来也不打算借助高月美进入拍卖会,对于成默来说,那是评价最低的选择。

    他相信白秀秀一定也会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