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三七章 小温暖
    正午的阳光在走廊外面肆掠,在走廊里却像是无处逃遁的条形码,被囚禁在阴影里,窗外的花坛里白色茉莉在摇晃,像是飘荡的音符,带着芳香的忧伤。

    成默每走过一截阳光,就会浓缩出一个短暂的影子,而那影子在进入墙壁的遮挡之后就会融入阳光背后的灰色。

    灰色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颜色,既不明亮,也不黑暗。

    在这个灰色的世界里,真正的好人不多,真正的坏人也不多,绝大多数不过是不好不坏的人罢了。这些平时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在安全的时候表现善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暴露本性。

    和绝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成默深知自己的道德水平处于劳伦斯·科尔伯格所说的前惯例期(注1),也就是低层级的道德水平,只会着重个人利益在法律范围内行事。

    哲学最大的作用之一就是让他了解自己。

    因此他不会刻意的伪装成好人,却也不愿意堕落成坏人,他在两者之间摇摆,自认成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

    他明晰自己没有高尚的情操,他趋利避害,他冷漠自私,他活的很努力,虽然被人当做无足轻重的东西丢弃,可他对待自己如同珍宝。

    他是什么样子的,就活成什么样子的,只求问心无愧。

    如果有什么要补充的话,那就是他秉持的是问心无愧,而不是心安理得。

    而成默的问心无愧就是等价交换。

    成默在寂静中慢慢的越过了八个班级,走到了最末尾的(9)班顿时便进入了嘈杂的范围,他从后门进教室的时候,抬眼就发现了穿着校服的爆炸头颜亦童坐在他的座位上,正在和付远卓说话。

    白衬衣搭配蓝色蝴蝶结,微微隆起的花骨朵,洋溢青春的活力,只是不能看她的发型,如果看她的发型的话,会发现她比自己更像豆芽菜。

    虽然知道实际上颜亦童很漂亮,但成默依旧有些头大,觉得这姑娘真是有些阴魂不散,赶都赶不走,早知如此,他宁愿多在校医室睡一会,此刻成默心想要是真会“三世演禽”这种预测神功,那想必是极其幸福的一件事情。

    成默缓慢的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9)班的午休气氛一向热闹,和其他班级的安静完全不一样,至少和成默呆过的(1)班不一样,(1)班的中午几乎就是一滩死水,哪里的学生不是在看书、做题就是在休息。

    而在(9)班,女生们坐在一起讨论偶像八卦,男生们要不是聚成一圈拿着手机玩游戏,要不就是两三个人坐成一排看动画片或者暴漫,几乎没什么人耽误时间睡觉。

    睡觉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上课的时候做的。

    成默刚进教室的时候,就被背靠着墙,看着后门的颜亦童看见了,她面带笑容向成默挥了挥手,像是在招呼一个好朋友。

    透窗而过的金色光柱里弥漫着白色的灰尘,贴着威尔逊格言的海报像是活物一般鲜亮,她蓬松的卷发如同一片黑色乌云,眼角眉梢的愉快则像是乌云背后明媚的晴朗。

    这温暖的真诚让成默心中的纠结消解了一些,不过等他走近,颜亦童第一句话立刻又让成默郁闷起来,“成默,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

    成默心想:这事情好像与你无关吧?于是他不准备回答,只是走到了颜亦童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坐了我的位置!”

    “我知道啊!不需要你告诉我!”

    “你坐了我的位置,麻烦让让!”颜亦童回答的很理所当然,这让成默有些无语。

    “可是人家就想坐你的位置,你就不能让一下吗?”颜亦童睁着大眼睛仰头看着成默,双手还握在一起,做出一个拱手作揖的样子,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成默这种没有什么同情心的人,自然不会中招,“我怕坐别人的位置被打。”

    “我的天!成默你也太记仇了吧?”一直在看笑话的付远卓抬着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成默,仿佛成默是出卖他的叛徒。

    成默撇头看了付远卓一眼,“不,我一点都不记仇,我这叫吃一堑长一智。”

    付远卓看了看成默,又看了看颜亦童,两个大佬都不好对付,只能是他做出牺牲了,于是他只能无奈的站了起来,拉开椅子,“那你坐我这里吧!一千学点的椅子带软垫,包爽!”

    成默犹豫了一下,见颜亦童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而他实在不想过于计较,只能从抽屉里拿出那本还没有看完的《空间简史》坐在了付远卓的位置上,付远卓则坐到了成默旁边的位置上。

    可是有颜亦童在,似乎安静的看书是个不太可能的事情,成默正准备预防骚扰,把耳机戴上,就听见颜亦童抢先说道:“成默,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看书?还都看些莫名其妙的书!什么宇宙啊!空间啊!你将来是想当科学家吗?如果你想做科学家,你是想做哪方面的?我告诉你!我哥哥在帝国理工读数学系研究生.....”

    成默没等颜亦童的话说完,就毫不留情的把耳机塞进了耳朵。

    一旁的付远卓咧着嘴憋着笑,英俊的面孔有些扭曲,十分有损他的帅哥形象。

    颜亦童这样的女生真是百折不挠啊!对成默的冷淡丝毫不以为意,一只手十分熟练的把成默塞进耳朵的白色耳机摘了下来,另一只手盖住那本《空间简史》,有些不满,有些娇憨的说道:“喂!女生跟你说话,你可不能这么不礼貌!”

    成默根据颜亦童行云流水毫不生涩的动作判断,颜亦童应该经常干这种事情,也许是对她那个帝国理工数学系的哥哥,他心中不禁替这个素未蒙面的男生感到悲哀,又为自己感到庆幸,幸好自己没有这样的妹妹.....

    但仔细一想似乎不对,自己现在遭的罪大概跟那位哥哥一样,有什么好庆幸的啊!于是他抬起头道:“我对不礼貌的人,从来都没有礼貌可言....”

    “你.....我怎么不礼貌了?”

    “你坐了我的位子,还不让我。”

    颜亦童理直气壮的说道:“男生让女生不是应该的嘛!”

    “谁说的?”

    “鲁迅。”

    “哪本文集?哪一篇?第几页?”

    颜亦童无语,翻了个白眼,“你还当真了!我这是一个梗....谁会真记得鲁迅的那些话出自哪本文集的第几页啊?”

    “时间就是性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这是鲁迅说的,出自《且介亭杂文》的《门外文谈》,具体第几页忘记了,大约是三十多页.....”

    颜亦童一脸的不可思议,“你真记得?”

    成默没理会颜亦童的惊讶,看着颜亦童盖在书页上那只白皙修长的手,皱着眉头道:“所以,这位同学请你不要在谋财害命了!”

    颜亦童十分的无赖,依旧笑嘻嘻的说道:“谁没有空耗过时间呢。如果要较真,岂不是到处都是杀人犯?再说了我也在陪你浪费生命啊!我们互相伤害不是挺好的吗?”

    这句话让成默居然愣住了,他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真要辩,他能够从各个角度去辩回去,可他知道不要试图跟颜亦童讲道理,因为她认为她就是道理。

    他看着颜亦童的复古黑框眼镜,那透明的镜片后面是一双无比清澈的眼睛,他似乎能看到浅浅的瞳孔里面有色彩斑斓的鱼在游动。

    “哇!你们太肉麻了!还互相伤害都来了!受不了!受不了!我要去买喝的了!”付远卓一副吃够了狗粮的样子站了起来。

    暴力小妞颜亦童自然是狠狠的踢了付远卓一下,恶狠狠的道:“我这是在给成默同学治病!”

    “行!行!你们两个慢慢互相伤害.....”

    颜亦童向着付远卓竖起了中指,接着转头看着默不作声的成默道:“你怎么能记住那么多内容?我觉得自己好笨,好多东西背了很快就忘记了.....”

    “如果不是应试,读书并不是为了让你记住什么,而是让你从中能有所收获.....莎士比亚说: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是这个意思....作者把书写完,这部作品就不在属于他了,体会和收获全在读者。内容忘记不要紧,道理记住就可以了。人类的大脑不是用来记忆的,而是用来思考的。”

    顿了一下成默又道:“当然如果你是为了考试读书,当我没说。”

    颜亦童睁大眼睛看着成默道:“我这辈子估计都提升不到你这样的境界了,只能死读书,读死书了!副作用说你有办法能让他考到前十名,我不在乎考不考的到前十名,但我想变聪明一点,有办法吗?”

    “那要看你说的聪明是什么了!”

    “聪明还分很多种吗?”

    “情商高是聪明,智商高也是聪明.....总的来说,就是多读书,多思考....”

    .........

    付远卓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两瓶可乐和一瓶矿泉水,将矿泉水放在了成默的桌子上,将一瓶还没有开的可乐塞进了颜亦童的手里道:“要上课了还不走!”

    颜亦童站了起来开心的说道:“哇!听你上课比听老师上课有趣多了!我明天中午再来找你!”

    “我明天中午有事。”成默也从付远卓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准备等颜亦童离开就坐回去。

    “哦!是要陪旻韫学姐?”

    成默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旁听吗?”

    成默冷淡的回应道:“这个你得问谢旻韫。”

    “小气鬼!夏洛特!”颜亦童走出了成默的位置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成默视而不见,拿着他的《空间简史》坐了进去,顺手把付远卓放在他桌子上矿泉水放在了付远卓的桌子上。

    这个时候班级里的人基本都已经到齐了,人声鼎沸,有人在水杯上帖小抄,有人在嬉戏打闹,有人在交头接耳。

    成默把书翻到了刚才颜亦童遮盖的那一页,忽然就听见有人大声的叫他的名字,他顺着声音回头望去,颜亦童站在后门,双手拢成喇叭举在嘴边,像个留声机一样大声喊道:“成默!考试加油!一定要考第一名啊!”

    这惊雷一般的声音居然盖过了整个班级的喧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