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三四章 三世演禽
    (谢谢康大哥的666大红包,谢谢脑抽大佬的三个万赏我会努力码字,为大家奉上更精彩的情节)

    长雅高中的校医室里空气静谧,深棕色的木地板上有阳光的画下的倒影,窗户外面的不远处有香樟在暖风中摇晃,更远处的操场空无一人。

    此时此刻长雅高中的绝大多数人应该都在食堂。

    而成默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双手举着手机在悄无声息的打着字。

    “高小姐,你信不信我能猜到你的职业?”

    “信啊!我知道你观察力惊人。”

    “那你信不信我能猜到你的生日?”

    “这个.....我觉得你也有可能知道!”高月美也不确定自己哪天在晕晕乎乎的时候有没有透露什么其他的信息,如果林之诺想打这方面赌,她肯定不会上当的。

    “那你信不信我能算出来你刚才在做了些什么?”

    “你在说笑话吧!这个我绝对不信。”虽然林之诺的观察力惊人,但作为无神论者的高月美是完全不信的,要是林之诺这么牛b,怎么可能还在她嫂子的酒吧打工?

    要知道他说的可是“做了些什么”而不是“做了什么”,如果仅仅只是一件事那很好猜,这个点大多数人都在吃饭,猜测吃饭有很大机率能中,但高月美此刻并没有吃饭不说,林之诺说的还不止是猜“一件事”。

    猜中一件事情就不容易,要猜中几件,那难度是呈几何倍数增高,高月美觉得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基本上你半个小时以内的事情,我都能凭借直觉预感到!要不然我也不会做梦梦到你感冒了!”

    “呵呵!你还真把自己当半仙了?入戏太深了吧?”

    “那我们就赌这个,我要是算错了,你欠我的就一笔勾销,我要是猜对了,你就要按照我的要求玩一个游戏。”

    “必须说的具体才行,比如说休息,这种就很笼统,你必须说出我是怎么休息的,躺在沙发上、坐在椅子上,有没有闭着眼睛什么之类的,至少说出三件事情来!”

    “没问题!”

    “呵呵!那你说吧,我刚才做了些什么?只给你一次机会,按照发生的时间顺序也不能说错啊!”

    “你稍等一下,我必须得打坐冥想!发功算一下!”

    “哈哈!发功?”后面跟着一串点头哈哈的表情,接着高月美又发来信息道:“林之诺,我觉得你今天神神叨叨的!你怕是石乐志吧?”

    躺在床上的成默没有理会高月美的嘲讽,只是放下了有些酸疼的双手,将手机藏在散开的衬衣底下,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毫无疑问,高校医已经成了囊中之物,任她怎么想,也猜不到“林之诺”就在她身边。

    成默没有透过缝隙去看高月美,却一直在静静的聆听蓝色塑料帘子那边的动静,连续剧的声音一直是停着的,很快旁边就有收拾桌子的响动,叮叮咚咚的,很明显她端起了她放在桌子边缘的不锈钢饭盒,接着是电脑椅在木地板上滑动的声音,随后是清脆的高跟鞋在木地板上敲击的旋律,以及轻轻的关门声。

    成默用屁股想,都能猜到高月美去吃饭了,成默不动声色的躺着,等在走廊里回荡的悦耳的高跟鞋声变的遥远之后,他迅速的小心翼翼的半坐了起来,扒开帘子看了眼没有合上笔记本,果然土豪就是土豪,走的时候从来不把电脑转到睡眠,任由屏幕就这样亮着。

    成默定睛仔细瞧了瞧,画面上的男明星他不认识,他又瞧了瞧左上角的片名——《黑骑士》第十集。

    成默重新躺了下,拿出手机开始给高月美发信息:“我练习的神功叫做‘三世演禽’,是唐朝大易学家袁天罡发明的,可算来世、测今生、看姻缘、避凶迎吉,可窥得前三十年,可预见后三十年,但我才疏学浅,只习得皮毛,所以只能看到半个小时左右的事情。”

    “哈哈!吹的跟真的一样,你既然这样厉害,怎么不去算三色球?”

    “我这一门玄功有三不测,不善不测,不诚不测,不义不测.....三色球是以福利为宗旨的彩票,算之不义,必不准,而功力大成者必有大德,则不屑为之!”

    “那足球博彩的胜负总能算吧?这可不是福利性质的!”

    “绝大多数赌徒不善不诚,肯定是不能帮他们测的,股市金融涨跌,彩票金胆、跨度、走势其实都是可以测的,但在《易》界名宿张延生算得很厉害之后,一度用《易经》预测彩票的占彩民总数90%以上。有的甚至出版专用《易经》算彩票书籍而发红。可这个因为算的人太多了,气运相冲,所以反而很难准确。”

    “哇!你这道理一套一套的!你很有当神棍的潜质!说的我都快信了!可以别废话,快说你算出了什么吗?”

    “我必须得提前告诉你,我学习的三世演禽这种神功,通过它,世间凡人才有资格一窥深不可测的天机,参悟他,凡人就能获得神奇的力量,去转动决定天下命运的时代巨轮....我通过你亲手写的卡片上字迹窥测了人生的片段,现在把这些告诉你,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如果说了,必将厄运缠身!”

    高月美发了好几个滴汗的表情,接着又发道:“你说的我好害怕!怕的我现在就想把你拉黑!”

    成默完全能够想象高月美已经把他当成了神经病,“我没开玩笑!你真的要记住,任何人都不能说。”

    高月美发了一个打哈欠的表情,显然不以为意。

    成默打字道:“我算出来大约二十几分钟前,你在看一部韩剧,你后面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我还见过,应该是你的追求者,他当时请你去吃饭,你拒绝了他,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你的办公室进来了一个小男生,你让他躺倒了床上去,你是个医生,我早就猜出来了,但我没猜到的是你并不在医院上班....接着你继续看韩剧和我发信息....现在你正在去往食堂的路上,等一下吃完饭,至于你吃了什么,我现在不说,等你回到你办公室,我在说.....你回到办公室之后会去帮那个小男孩拔掉插在他身上的东西....接着开始那个男人会给你送来喝的东西.....”

    “我功力低微,只能运用三世演禽发功到眼睛看到这个地方了!”

    如果成默真有神之瞳的话,一定能看到高月美在食堂门口把她那明晃晃的不锈钢饭盒都给吓的扔掉了.....

    (还有一更,在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