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三三章 方块A作弊者(下)
    (感谢兰男南难的盟主打赏,谢谢奇遇天堂、面具为我、空之铃音、孤独的幸存者222的万赏,今天拼了老命三更)

    这个夏天校园里蝉鸣格外的响亮,校医室里空调吹着微凉的风嗡嗡作响,搁在办公桌上的笔记本里飘出韩语夸张的音调,少年敞着白衬衣,躺在病床上看着手机,凌乱的头发下,轮廓模糊,只有眼睛是明亮的。

    一旁穿着白色大褂的校医短发齐耳,低垂双眸,白皙的肌肤上描画着精致的面容,一双穿着裸色丝袜的长腿上下交叠着横在椅子下面,漂亮的像是电视剧里女明星。

    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但匪夷所思的剧情正在上演。

    按照成默的想法他发了这么过分的话,高月美最低程度一定会给他一个鄙视三连:恶心、变态、下流!

    最后在来个致命一击,“去死吧!”,然后把他拉黑。

    结果高月美的反应烈度,远远低于他的想象,她只是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林之诺吧!”

    换做一般人一定会认为这也算是正常的反应,但在成默看来,这一点都不正常,根据高月美的直爽性格,如此回答的内心潜台词就是:假设你真的是林之诺,你说的那些话,我是能够接受的。

    成默其实有些懵逼,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就跳出了穿着白大褂被红色麻绳捆缚起来的高月美的样子,这样的画面实在太过于刺激了一点。

    成默赶紧把这些不堪入目的画面驱逐出去,隔了半晌才打字回答道:“我是。”接着他转头透过蓝色的塑料帘子的缝隙,去看高月美的表情。

    看着手机屏幕的高校医,并没有一贯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愤怒,只是皱着眉头,有些许紧张和疑惑。

    莫非感冒也能影响人的应激反应,成默暗自揣测。

    勉强算成默也没有说错,因为不是有首歌曲叫《爱像一场重感冒》吗?

    “我不信,林之诺不会这样说话的!”

    高月美不到黄河心不死,这也是林之诺人设成功的地方,此刻却成了成默失败的地方,他刚准备回复,就看见高月美弹过来视频请求过来,成默毫不犹豫点了拒绝,随后回道:“我从不接视频。”

    “呵呵!我敢肯定你不是林之诺。无聊!”

    成默隔了片刻将早就准备好的照片发给了高月美,九十九朵香槟玫瑰、紫色孔雀草、阳光以及淡蓝色的冰淇淋卡片.....

    高月美秒回道:“那天我在酒吧里点的什么酒?”

    成默依旧稍等了片刻才回道:“路易十三,我还请你喝了杯玛格丽特。”

    这样的答案应该就是实锤了!

    成默发完之后,转头去看高月美的脸色,想要判断在高月美确认是林之诺之后会有什么样子的反应,可惜叫他失望了,高校医并没有如他所愿的义愤填膺,大骂他这个变态流氓。

    她原本光泽透亮的肌肤开始变的殷红润泽......就像是被绳子勒过之后那种邪魅的红。

    如同染着血的赤红蔷薇。

    发烧的缘故么?成默猜测。

    高校医开始回复,成默期待爆炸。

    “谢谢你那天不仅提醒了我,还救了我,那天要不是你也许我就糟糕了!”

    结果还是出乎成默的意料,高校医居然自动跳过且忽略了那么耻辱的语句,这不是成默写好的剧本,她应该气急败坏、火冒三丈的骂他才对,然而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了?

    成默想了一想,试图把错误的台词给纠正回来,“我不需要你的谢谢,我需要你的诚意。”

    “那我请你吃饭!或者你想要什么?”

    “我不吃饭,我只想要把你捆起来,然后挥舞起我的皮鞭。”点击发送的时候成默的手指略微有些犹豫,但这不过是一瞬间的迟滞,很快,他还是面无表情的轻轻的点击了“发送“。

    成默转头去看高校医,她已经将连续剧暂停了下来,坐在电脑椅上一直拿着手机,盯着屏幕,当她看到成默的信息时,第一时间就会划开。

    这样的表现,对致力于削弱高校医好感度的成默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高校医看到这句更为夸张和过分的话,不安的变幻了一下坐姿,将手机放了下来,似乎不想在理林之诺,她右手挪动了一下鼠标,点击了一下之后,浮夸的韩语又在静谧的空气中小声漂浮起来。

    成默松了口气似乎起了点作用,可这口气还没有松多久,高校医又拿起了手机,双手举着开始回复,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样子......

    成默觉得自己的努力似乎再一次失败了。

    “林之诺,你别开这样的玩笑,很过分!不要在说这些话了!我会生气的!”

    “我想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黑暗面,只是表现的形式不一样而已,不说不代表没有,说了也不代表有,我只是直截了当的说了我的想法而已,这就是真实的我,一半天使,一半魔鬼。你要不喜欢就算了,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说完这句,成默觉得自己相当于梭哈,如果这高校医都还能忍,那事情就真的变成了闹剧,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笑话。

    成默还是有点自信的,他甚至淡定的都没有转头去看高校医的表情。

    “可你的表现形式也太极端了吧?再说我们还不熟悉,你就这样说,实在有点过分!更何况你还是个学生!”

    “是个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不就行了?年龄能代表什么?”

    “对不起,我接受不了!”

    看到高校医还是没有骂他,成默转头又观察了一下高月美的表情,她漂亮的脸蛋上终于盈动起了不满,虽然不是愤怒,成默觉得也只能这样了,虽然结果远远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好歹也算勉强达成了目标。

    于是成默在微信上回复道:“有没有胆量和我打一个赌?如果你赢了,你欠我的救命之恩,我们一笔勾销!如果你输了,你必须答应和我玩一个我想玩的游戏!”

    发完之后成默闭上眼睛等高月美的答复。

    过了五分钟,成默拿起开了静音,连震动都没有开的手机看了一眼,点亮之后,上面浮着三个字:“什么赌?”

    看到这三个字,成默微微弯起了嘴角。

    作为一个不会被发现的作弊者,胜利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