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八章 谢旻韫的决不妥协
    掌声四起,只是种夸张的说法,实际上不过是一点稀稀拉拉的掌声,且很快淹没在了喧闹声中。

    毕竟成默所坐的位置在食堂的最边上,只有两个方向有人而已,本来食堂就嘈杂,加上成默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所以不过是有限的两三桌人能听见罢了。

    只是,但凡听见了的,都十分的震惊,因为要把“作弊是错误的”这个在所有学生们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推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像你突然告诉别人“你不是你妈生的”一样荒谬。

    然而成默却凭借他已经点满了的嘴炮技能,将听到的人全部说的心服口服,即便是谢旻韫并不认同成默的观念,但依旧不得不敬佩和赞叹成默这一环扣一环逻辑完美的诡辩。

    此时此刻,颜亦童看着成默的眼睛里已经全是星光在闪耀了,讲道理、打嘴炮谁都会,但能把反的说成正的,把弯的说成直的,还是需要很高的水平的。

    “成默,你好厉害,我原来以为你不怎么会说话,没想到你跟我哥一样能言善辩,把作弊都上升到人生哲学的高度,还说的这么的有道理......实在......”

    颜亦童有些激动的不知道如何夸赞了,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适合的词汇,感觉她比自己得了奖还激动,然而成默并不是很理解颜亦童的这种激动来自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有些无语。

    付远卓也一边拍着巴掌一边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摇着头道:“成默,你真牛逼,我原先以为你只是会刷题而已,没想到你嘴炮这么厉害,起码最强王者级别啊!把我的心里话全说出来,我其实也就这样想的,但就是没有办法像你这样有效的把语言组织的十分有逻辑,然后表述出来.....说看看,你都平时都看些啥书啊!?”

    已经站了起来的成默并没有些兴趣继续说话,也没觉得这些赞美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他将不锈钢托盘端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并不是看一本书或者几本书就能做到的,必须日积月累深入的去读懂,读懂了也不像是学会了武功秘籍上的神功,不过还是个凡人罢了....”

    说完成默就径直离开,也没有说再见,毕竟他们既不是朋友,也不是约好聚餐,只是“偶然”在食堂里坐在了一起而已。

    谢旻韫见成默起身,也将筷子放下,从背包里拿出湿纸巾擦了擦嘴,然后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说完就不疾不徐的站了起来,跟着成默向食堂外面走去。

    付远卓看了眼谢旻韫才吃了几口的面,本打算说“不吃完就走么?”,想了下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成默和谢旻韫离去的背影,想到刚才谢旻韫接着成默背诵《复活》的场景,情不自禁的感叹道:“果然,天才的世界我们完全不懂啊!”

    颜亦童握着筷子不服气的道:“你不懂,但是我懂啊!”

    付远卓捞了一筷子面条,翻了个白眼,打击道:“你是天才?”

    颜亦童得意洋洋的说道:“我虽然不是天才,可我现在是天才是妹妹,将来还是天才的......”

    “将来还是天才的什么?”付远卓憋着笑问道。

    差点情不自禁的说出真心话,颜亦童又一次觉得脸上有些发烧,只能凶神恶煞来掩耳盗铃,“好朋友.....好朋友!不行吗?”

    付远卓“哈哈”笑道:“真的只做好朋友?.....也是,反正你抢不过旻韫学姐。”

    颜亦童低头吃面,像是没听见一般,“现在懒得和你说,等吃完面了收拾你!”

    付远卓也没有继续调侃颜亦童,转而道:“其实我第一次见到成默就觉得他有点意思,要不然也不会告诉你了,但我现在有点后悔了,成默远远不止是有意思这么简单啊!我真觉得你不见得把握的住....”顿了一下付远卓用开玩笑的语气认真说道:“童童,你可自己注意点,别陷的太深了。”

    “你乱七八糟说些什么啊?”颜亦童发现自己居然不敢去看付远卓,莫非自己真的是对那个臭小子心动了吗?不对,不对,我只是喜欢和有趣的人交朋友罢了。

    “嘿嘿!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就用资产阶级手段腐蚀他一下,给他介绍几个美女,让他见识一下这个花花世界多么美好.....”

    颜亦童冷笑:“你要是敢这样做,我保证你以后没一天好日子过。”

    ——————————————————————————

    成默慢慢走到百花园昨天的那张石凳子,坐了一小会,在一旁等待了片刻的谢旻韫才假装刚刚才到的样子,走了过来。

    谢旻韫将包放在石桌子上,依旧像昨天一样抽了本教材垫在凳子上,然后坐下,假装随意的道:“你刚才关于‘作弊’的论述很精彩,可即便上升到生存哲学的角度来看,作弊依旧是错误的手段,不能因为几千年来人类社会一直存在这种现象,就认为它不是错误的.....而且,你那也不是更高层级的道德!”

    成默冷淡的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圣母啊!可现实就是如此.....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不能这样功利,必须得坚守底线,维护道德.....”谢旻韫觉得成默就像是个武功大成的高手,然而他的思想太危险了,他隐忍而具有煽动性,稍稍行差踏错步入邪道,对于社会来说就是巨大的危害,成默这种人比只会使用暴力的人可怕多了。

    “这个世界原本就不公平,要让人类在不公平中追寻公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上等人掌握了知识,掌握了信息渠道,掌握了金钱,而那些生而贫贱的人不管如何努力都将很难改变命运,这公平么?其实人生这场考试,投胎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这种幸运儿,怎么能体会我们这样的人的不幸呢?”

    这些话被成默说出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天生艰难,活下去都得看运气。

    不过谢旻韫并不清楚成默有严重的心脏病,于是单纯的认为成默走火入魔有些过于偏激了,她面带讥讽的道:“真正的高层级的道德,就是像你这样的聪明人绝不卖弄自己的智慧。就像苏格拉底站在陪审团面前以身证道,就像雨果流亡多年初心不改,就像哥白尼承受火刑也坚持真理,就像官二代谭嗣同被砍头还能笑对鬼头刀,就像陈寅恪完全可以效仿陈垣,保全性命做一条哈巴狗......”

    “这些人,人格秉性与学术水平,兼执时代之牛耳,你能够说这些人读书读傻了,不够智慧吗?你能够说他们不懂得作弊之道,不明白生命的珍贵吗?这些人,即便有千百次妥协的机会,却仍旧坚守本心未留下任何污点。”

    “所以真正的高层级的道德是不屈不挠的将真理与道德传播出去,是持之以恒的推动了社会向前进步,是牺牲自我也要带领世人走向‘明智’,没有哪个社会、哪个文明,是可以依靠像你这样的‘聪明人’进步的,正是这些‘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傻子让世界一步一步走向美好。”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我们都清楚,可我绝不会像你这样怨天尤人,同流合污.........”

    “我——绝不妥协!”

    (今天有事,还有一章会比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