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七章 三观毁灭者
    食堂里随着学生们大量的到来,已经逐渐人声鼎沸起来,幸好成默他们坐在靠墙的这边,暂时还不属于人员密集的地方,因此还算清净。

    成默没有关注周遭的环境,也没有去看三个人的表情,只是用他的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轻轻说道:“我们得先说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我父亲在给我讲叙《发展心理学》时所说的.....”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对年纪不大的姐弟,和朋友们出外野营,走散了。天色已晚,两人只要先搭帐篷过夜,结果弟弟的帐篷坏了。无奈之下,姐姐和弟弟睡在了一起。然后这两个人情不自禁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在做了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两个人事后都觉得很愉快,并且约定终身保密,且以后再不尝试。”

    顿了一下成默问道:“故事讲完了,两个问题:他们的做法对嘛?为什么?”

    “当然不对!这可是乱x!”颜亦童首先红着脸说道,成默说的这个故事在颜亦童看来实在太不要脸了,他怎么能说这样的故事?

    而付远卓则一脸震惊的说道:“卧槽!你爸爸真吊!”他脸上简直就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字:你爸爸连这种问题都能问出来,真是毁灭三观。

    只有谢旻韫没有说话,若有所思。

    “那么他们错在哪里?”成默对颜亦童和付远卓的震惊视若无睹,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还需要问?因为他们违背了道德伦理.....”颜亦童面红耳赤的小声说道,此刻她的表现和平时的跳脱完全不一样,似乎害怕别人听见他们在讨论什么一样。

    成默摇了摇头,继续问道:“认真想想,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做了保护措施,不会生下孩子,并约定了终身保密,且以后再不尝试,为什么是错的?”

    “总之,这种做法就不对!很恶心!”颜亦童皱着眉头说道。

    成默看了颜亦童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说这个故事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和你们讨论这件事情的对错,而是告诉你们,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道德判断永远先于道德理性,简单来说,我们人类,在进行道德判断的时候不是依据理性和逻辑,而是依靠直觉.......直觉告诉你这件事不对!所以你就认为不对,但你不一定能说的出理由。”

    “而这个直觉,都是权威和社会告诉你的,就像作弊一样,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听到作弊,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作弊是不对的!如果你已经预设了立场,直觉的认为‘作弊一定就是错的’,那么你已经失去了理解作弊这件事本质的机会,所以想要看清楚事情的本质,就要毁灭三观.......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解放思想。”

    成默的转折一说出来,颜亦童和付远卓又是惊讶,又有恍然大悟的确是这么一回事的感觉。

    而谢旻韫则更加期待成默接下来会讲什么了,她也悄悄的放下了筷子,屏住呼吸,竖起耳朵聆听。

    接着成默话锋一转说道:“我在初中的时候看过了托尔斯泰的《复活》,这本书我很喜欢,因为托翁虽然是个文学家,却在用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思维在写书,因此《复活》这本书充满了对心灵和社会的拷问与追寻.....这本书实在有些超前....”

    “作弊和《复活》有什么关系?”忽然之间又跳到了《复活》,付远卓十分懵逼。

    颜亦童拍了付远卓的胳膊一下,“别打岔!”

    成默无视付远卓的疑问,稍稍闭了一下眼睛,然后轻声道:“下面我念《复活》其中一段给你们听听:通常人们总以为小偷、凶手、间谍、伎女会承认自己的职业卑贱,会感到羞耻。其实正好相反。凡是由命运安排或者自己造了孽而堕落的人,不论他们的地位多么卑贱,他们对人生往往抱着这样的观点,仿佛他们的地位是正当的,高尚的。为了保持这样的观点,他们总是本能地依附那些肯定他们对人生和所处地位的看法的人。”

    “但要是小偷夸耀他们的伎俩,伎女夸耀她们的淫荡,凶手夸耀他们的残忍,我们就会感到惊奇。我们之所以会感到惊奇,无非因为这些人的生活圈子狭小,生活习气特殊,而我们却是局外人。”

    念到一半,成默稍微顿了一下,正准备继续,却听见谢旻韫接着他的话念诵道:“不过,要是富翁夸耀他们的财富,也就是他们的巧取豪夺,军事长官夸耀他们的胜利,也就是他们的血腥屠杀,统治者夸耀他们的威力,也就是他们的强暴残忍,还不都是同一回事?我们看不出这些人歪曲了生活概念,看不出他们为了替自己的地位辩护而颠倒善恶,这无非因为他们的圈子比较大,人数比较多。而且我们自己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读完这一段,谢旻韫轻轻叹息了一声,成默的破题方式实在太高屋建瓴,他所掌握的知识,以及他绝对理性的思维逻辑让他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同龄人。

    果真是虎父无犬子。

    成默听谢旻韫背诵完,嘴角弯了一弯说道:“现在你们明白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颜亦童瞟了瞟心领神会的谢旻韫,有些不是滋味,没有出声。

    和颜亦童一样云里雾里的付远卓,则直接了当的摇着头说道:“没懂。”

    成默解释道:“这样说吧!我念《复活》的这一段内容,其实还不是得出‘作弊并不是错误的’这个结论,只是告诉你们,在价值判断领域里,没有对错,只有利弊。对你有利的,很可能你就觉得是对的。所以作弊是否是错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价值立场。也就是我们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屁股决定脑袋。”

    “就像失足妇女,他们凭借自己的劳动赚钱,哪里不对了?而你判断这个职业是对的还是错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顾客还是顾客的老婆.....所以说我们每一个价值判断,都有其利益立场.....”

    “因此,考试作弊这件事之所以在我们看来不正确,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学生,假设可以堂而皇之的利用作弊通过考试,那么不仅考试失去了意义,也损害了所有必须通过考试获得后续的利益分配的学生的利益.....”

    “你这不是承认作弊不正确了吗?”颜亦童忍不住提醒道。

    谢旻韫看了看颜亦童道:“他这里说的是‘不正确’,‘不正确’不代表‘错误’,而‘考试作弊’也不是‘作弊’,他想说的也从来不止是‘考试作弊’这么简单。”

    成默转头看着谢旻韫的侧脸,有些奇怪这个冷漠又凶悍的妞为什么会帮他说话,女人的心思始终是成默觉得不可思议,毫无逻辑的东西。

    成默也没有多想,更不敢多看,深怕谢旻韫怼他,他回过头来,继续说道:“毫无疑问校园就是一个小社会,我们可以把作弊看成是一种校园腐败陋习,但作弊这种事情是不是真的只存在考试中?当然不是。”

    “知道我第一次作弊是什么时候吗?那是在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某位教委的领导来视察,学校不仅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还有歌舞表演,我站在合唱团的中央,发现只要其他人都出声,我唱不唱都没关系,所以我为了省力,学会对口型.....作弊能让我轻松一点,我为什么不作弊?”

    这个例子举的很有共性,几乎所有学生的经历过,因此颜亦童忍不住笑了笑,她的笑点一直以来都很低。

    “其实向前追溯,更早的时候,在我加入少先队宣誓的时候,我的作弊人生就开启了,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哪句誓言,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撒过的最不要脸的谎话之一了。”

    说到这里,付远卓也“哈哈”笑了,“这谎我也撒过,时xxxxxxxxxx......”

    谢旻韫也忍不住轻轻弯了弯嘴角。

    等付远卓夸张的笑声停住,成默才继续说道:“因为我的成绩相当不错,所以我在考试里从不作弊,但我接触最多的,却是作弊,每次优秀教师考评,在上公开课的之前,老师们都会事先在我们班级上先上一次,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举手,但她点的只会是那几个成绩好的,并在放学之后提醒我们几个会被点到的人,怎么样回答会更完美.....”

    “毫不谦虚的说,我的作文写的非常好,远超同龄人的水平,初中的时候,教我的语文老师就把我的作文寄给了作文杂志发表,并写上了他就是指导老师,然而他并没有帮我改过一个字.....”

    “因为我们班级的成绩最好,还有保健品公司免费发保健品给我们喝,后来我看见他们的宣传标语提到了我们班.....”

    “在面临创文卫生检查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每个人上街,去铲掉学校附近的小广告,整个学校停课大扫除.....”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考试作弊叫做作弊,作弊充斥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手段也五花八门....”

    “而且考试作弊只有一种方式吗?不是少数名族的高考加上十几分的不稀奇吧?没关系加不了分的,想办法把户口挪到偏远地区或者尚海京城,不稀奇吧?特招名额,不稀奇吧?委托培养,不稀奇吧?相比之下,考试时冒着巨大风险作弊能成功只是绝少数,同样是不公平,可为什么我们只恨那些利用小抄,偷看别人答案,请代考的作弊者呢?”

    “我们之所以如此憎恨这些利用小抄、偷看答案、请代考等技术手段考试作弊的,不过只是因为他们不仅仅侵犯了我们的利益,我们还能轻易的把他们推落深渊罢了,而利用其他高端手段作弊的,我们只能眼红,却无能为力......所以当你们明白了手段没有对错,成败没有高低,就真的明白了我说作弊并不是错误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作弊的事情,找工作要作弊,打官司要作弊,业绩考评要作弊,xx检查要作弊,写书的要作弊,就连谈恋爱都能作弊......既然作弊是错误的,为什么这么多作弊,人人视而不见,理所当然?”

    成默问完之后周遭一片沉默,就连隔壁几桌吃饭的,都停下了吃饭,在静静聆听。

    说完之后成默推了推眼镜,站了起来,淡然的说道:“要知道作弊的本质不是一种技巧,而是一种生存哲学。如果你始终不明白这个道理,不学会精神层面的作弊,那毫无疑问你不过就是个木鱼脑袋,永远只能沦为底层人士。”

    掌声四起。

    (3500字大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