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六章 作弊
    谢旻韫和付远卓走过去的时候,成默正在埋头吃饭,颜亦童坐在成默的对面说着什么,但成默并没有什么表情。

    付远卓将托盘搁在桌子上,将面端给了颜亦童,随后就一屁股坐在了颜亦童的旁边,于是一张四个人的长条桌只剩下了成默身边可以坐。

    谢旻韫双手端着托盘,看着座位有些犹豫,这时颜亦童人畜无害的看着谢旻韫道:“旻韫学姐,快坐呀!成默你又不是不认识....”

    见颜亦童和付远卓都望着自己,谢旻韫无奈,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她最近才看了一本书,上面分析了人在坐座位的时候,总是潜意识的按照亲疏远近来坐。

    其中还具体分析了四人桌,如果男女以对角线的位置斜向对坐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疏离。这种坐法是不想让对方进入自己私人空间的证据。人的身体距离和心理距离是成正比的,所以这种距离相对最远的坐法,说明二人的关系也不怎么亲密。

    同样,正面相对而坐时,虽然身体距离比斜对时稍近,但由于中间有桌子这道障碍,也不容易拉近心理距离。(多人情况下)

    采用l型坐法(转角坐法)的男女,大多是关系要好的朋友,这个位置适合聊天。而关系亲密的恋人最多的还是选择并排而坐。并排而坐时,首先身体距离是最近的;其次,由于视线不会正面相对,相互之间不会造成压力。这样一来,两个人都可以放松下来,亲密感便会油然而生。

    因此对于谢旻韫来说,她最想坐的是成默斜对角的位置,其次是对面,最糟糕的选择就是坐在成默的旁边了。

    但眼下谢旻韫没有选择。

    这对于谢旻韫来说真是煎熬的时刻,不坐太矫情,太刻意,更会惹颜亦童和付远卓怀疑;坐了又会让不明真相的人误会她和成默很亲密.....眼下是一道没有正确答案的题目,无论坐还是不坐,都是错误的。

    她只能选择一个相对来说,错的没有那么离谱的答案。

    “对了!上午的考试你们考的怎么样啊?”等谢旻韫坐下之后,颜亦童举着筷子问道。

    这属于很普通的开场,在一般场合下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很容易就能把话题给聊起来,然而这一桌子有两个孤独症患者,所以冷场就变成了很自然的事情。

    此时此刻,成默当做没有听见一样在吃他的白切鸡,谢旻韫吹开浮在汤上的油花,头也不抬的简单回了句:“还行。”便没了下文,于是原本正常的气氛马上就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

    一心一意准备吃面的付远卓发现情况不对,顾不得嘴巴里还没有吞咽下去的面条,含糊着圆场道:“啊....你是在问考试考的怎么样吗?”

    颜亦童点了点头道:“是啊!”随即暗中舒了口气,她完全没有想到两个学霸居然对讨论考试完全没有兴趣,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幸好还有好闺蜜付远卓打破僵局,要不然这个天一下就聊死了。

    “我觉得这次我应该考的不错,因为好多题我都是抄的成默的答案!”付远卓咽下面条,得意洋洋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作弊行径感到羞耻。

    相对其他班级来说,(9)班的作弊现象算是比较普遍的了,不过一般大家只是打下小抄,橡皮上记几个公式,偷看一下旁桌的答案。

    虽然看上去(9)班的人没有那么在乎成绩,更没有人努力争第一,但是人人都不想自己是最后几名,尤其是考最后一名,这也是他们努力作弊的动机。

    在成默期中没有交白卷之前,不管月考还是中考,高一(9)班的最后一名,也就是年纪倒数第一一直都是马博士,马博士的外号就来源于此。

    其实(9)班的学生成绩在长雅排最后,但要换到其他学校,不见得有这么惨,起码也能混个中下游。

    当听到付远卓的话,一向冷静的成默差点把饭喷出来,表情相当的诡异。

    颜亦童和付远卓都看见了成默的不自然,只有谢旻韫优雅的小口吃着面,并没有去看其他三个人,依旧如同冰山一样。

    “喂!你不会是对我抄了你卷子有意见吧?成默!”付远卓看着成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见付远卓语带讥讽,颜亦童拿筷子敲了敲付远卓的碗,“你真是厚颜无耻,抄别人的卷子,态度还不好点?”

    颜亦童重色轻友的做法,让付远卓相当嗤之以鼻,他把视线从成默身上移开,没好气的道:“抄他是给他面子,别人的卷子递给我抄,我都还不抄呢!”

    颜亦童翻了个白眼道:“看你牛b轰轰的样子!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天才,只要认真学习随便考(1)班的吗?那你干嘛还要抄别人的?”

    付远卓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要不是懒,别说一班了,年纪前十都轻而易举。”

    “只会吹牛!”

    付远卓对于颜亦童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十分无语,自己为了帮她故意这样做,却还要被这个傻妞冷嘲热讽,真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付远卓忍住想要说破的冲动,“呵呵”一笑,对着成默说道:“喂!成默,下午的考试继续让我抄一下,多少学点随便开!”

    见别人问到自己,成默抬起了头,看着付远卓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行。”,这种出售假冒伪劣产品的做法,他并不愿意做,更何况客户还是个不好惹的客户。

    “小气鬼!”付远卓冷哼一声,低头继续吃面,因为成默拒绝,顿时付远卓对成默的感官就不那么好了。

    其实付远卓抄卷子是次要的,他主要是想和成默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好完成颜亦童的任务。

    俗话说的好,什么是哥们儿?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瞟过娼,一起分过脏。所以增进友谊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一起做坏事,这是付远卓从他爸哪里学来的经验。

    然而付远卓没有想到成默拒绝的丝毫不留情面,婉转都不婉转一下,在付远卓看来,这样的人就算聪明,情商也太低了。

    “是你自己的要求太无礼了好么?”颜亦童见付远卓一脸不待见成默的样子,忍不住说道,接着她又跟成默解释道:“成默,你别介意付远卓说的话,也别把他说的话当真.....”

    成默夹着土豆丝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淡淡的说道:“其实我一点都不介意,我也从来不认为作弊是错误的行为。”

    这样的回答显然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就连谢旻韫都忍不住不动声色的瞟了成默一眼,她皱了皱眉头开始思考成默会以什么作为切入点,来解释“作弊不是错误的”这件事。

    如果以“作弊是否是正确的行为”作为辩题,那么正方肯定有巨大优势,这让谢旻韫甚至想要跳出来和成默大辩一番。

    不过谢旻韫还是按住了心头的冲动,打算先听听成默怎么说。

    然而成默并没有下文,只是继续吃他的土豆丝。

    成默的回答也勾起了颜亦童和付远卓的好奇,付远卓有些欲言又止,想问什么又不好意思问的样子,而颜亦童则觉得成默颠覆了自己的认知,一脸不解的问道:“作弊肯定是错误的行为啊?怎么会不是错的呢?”

    成默将筷子放下,“你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从来没有思考这个问题。”

    颜亦童十分不服气的说道:“当然不会思考!我觉得这个问题毋庸置疑吧?你要随便问谁,我想不论是谁,都会告诉你作弊是错误的!”

    即便是付远卓,虽然心里把作弊不当一回事,不觉得作弊有什么,但他其实也知道作弊是不对的。

    在谢旻韫看来作弊主要是对规则的破坏,考场诚信是一条道德准则乃至法律规定,应该遵守,否则就会受到舆论的指责或者法律的制裁,如果要论证作弊是正确的,首先就要颠覆“作弊是错误的”这条道德准则。

    这是一条深入人心的道德准则,想要颠覆这条道德准则简直不可能。

    谢旻韫不认为成默能够说出令人信服的论证。

    成默用纸巾擦了擦嘴巴,看着付远卓道:“对于思想觉悟不够高的人来说,作弊之所以不对,是因为老师告诉他们作弊不对,作弊要被抓,还要被惩罚——这一种属于低层级的道德观。”

    付远卓楞了一下,随后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接着成默看着颜亦童道:“而对于思想觉悟稍微高一点的人来说,作弊之所以不对,是因为作弊对其他人不公平,平时努力的人没能获得应该的名次,反而被不努力的人,作弊拿到了好名次....更严重的就是涉及到重大利益的升学考试,依靠作弊挤掉了别人的名额,这更加的令人深恶痛绝对不对?”

    付远卓和颜亦童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你们自己属于哪一种层级的道德观,可以对号入座.....但‘作弊是错误的’这件事以最高层级的道德观来看的话,就要跳出自己所处的利益立场,看透作弊这件事情的本质,处罚与否,公平与否都不会改变表现背后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