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四章 梦想、天才与考试
    (谢谢甜腩脯的万赏)

    对于成默这种深谙考试技巧的人来说,如何写一篇牛b又只能打零分的作文实在太容易,道理正确但政治不正确就行。

    但成默也不想表现的那么愤世嫉俗,这样一定会被学校教育。

    再说,对于这个世界,成默从来都不是一个愤怒的人,愤怒容易蒙蔽人的双眼,他相当的冷静和客观。

    和绝大多数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不一样,成默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世界观,对这个世界有着比较清醒的认知,要把这篇文章写的发人深省但又能逼的老师打零分实在是小菜一碟。

    于是成默动笔写道:“实现梦想,是需要出卖灵魂的。

    这句话乍一看非常的让人反胃,充满了赤果果的铜臭味道,但我们换一个角度,不说‘出卖’,说‘经济学’,说“交换”,也许这样大家就会觉得感官上能够接受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实现梦想,是需要出卖灵魂’在经济学上是完全成立的,你想要收获梦想,例如奢华的生活,例如学术的成功,例如奥运奖牌,例如成为明星.....一定要投入自己所拥有的一部分资源作为成本。

    用经济学术语来说:想要获得回报,必须把自己当做成本投入。

    这样来理解,是不是一下就感觉是这么个理了.......”

    ..........

    “梵高说:‘我梦想着绘画,我画着我的梦想。’

    毫无疑问梵高实现了他的梦想,只不过他拿灵魂作为交换,成了神经病,最后的结果就是进了精神病院,还割下自己的耳朵给喜欢的伎女当做嫖资。

    鸡汤大师克里斯.加德纳说:‘你要尽全力保护你的梦想。那些嘲笑你梦想的人,他们必定会失败,他们想把你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我坚信,只要我心中有梦想,我就会与众不同。你也是。’(克里斯.加德纳是《当幸福来敲门》的主角)

    毫无疑问克里斯.加德纳实现了他的梦想,然而追根究底他的梦想难道就是成为一名伟大的推销员?

    不,他的梦想不过是赚钱而已,一个充满铜臭味的梦想。

    但是,毫无疑问,这却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梦想。

    而有着崇高梦想的人,都跟梵高一样——疯了。

    当你还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以为只要努力一切都能实现,当你踏上实现梦想的第一步时,你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事情你无能为力。

    当你从踌躇满志变的万分沮丧,知道‘梦想’这个词汇就跟它本身的意义一样,你才真正的懂得了‘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个梦想。

    因此,你会放下梦想,出卖灵魂,去赚钱。

    或者,你放不下梦想,交换灵魂,变成世人眼中的疯子......”

    成默写完作文,放下笔开始睡觉,中午还要帮谢旻韫那个凶悍的妞上课,必须得抓紧时间补觉.....

    ————————————————

    上午的后两节课考数学,一般小说里最爱用的桥段就是天才总要每一门算准了考个六十分,还美其名曰“控分大佬”,然后各种的装逼,在成默这种自认为算不上天才的人眼里,这种情节都lobsp;   每门考六十分就为了扮猪吃老虎,bsp;   世界上有这么白痴的天才么?

    这样意淫天才的人,根本都还没有搞清楚“天才”这种生物,像天才这种生物绝大多数都是无比理性的,他们对考试有着非常清醒的认知。

    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加考试。

    绝大多数人参与了一辈子的考试,其实都不懂考试的本质。

    统治阶级组织考试,是为了选出个人能力强的个体,灌输信仰,让他成为统治工具,让统治得以维系。

    这样说好像有点玄啊!!很难理解啊!简单的说从古至今,天才学霸们最终去的最多的是哪里?

    顶级学霸的去各种国家机构,次级的去国企央企或者世界五百强......明白了吧。

    而我们参与考试,则是为了通过自己的能力吸引统治者的亲睐,在现有体系下在既得利益中分一杯羹,以改善自己的生存状况。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参与考试?

    因为考试影响和决定着我们每个人后续的利益分配。

    毫无疑问,学历、大学、专业.....都深刻的决定着我们未来的收入,当然像谢旻韫那种,投胎技术好的,不在此列,但这个世界上还是运气不好的人占绝大多数。

    成默认为,依据考试的本质,可以把考试分为与利益分配方式相关的考试,以及与利益分配方式无关的考试。

    什么考试与利益分配方式无关?

    简单粗暴的说,凡是不涉及升学的考试,都与利益分配方式无关,例如高考、中考、考研、全球标准化考试等等都是属于升学考试,而其他期中、期末等学校内部的考试不影响已经分配过的教育资源的考试,都可以视作与利益分配方式无关。

    但在成默看来,广义上说,与利益分配无关的考试不存在。

    只要是考试其背后都牵涉的有利益,只是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把物质利益视作利益,而忽略了排名、荣誉、自信、等精神方面的收益,甚至忽略了老师的特殊关照以及将来的保送名额的收益。

    把自己的利益不当一回事,就为了装个b的天才,这是天才?

    凡能称之为天才的,并不是会做几道题,考个满分的那种学霸,而是能透过现象,直视本质的人物。

    成默自觉算不上天才,他只是站在了无数伟人的肩膀之上,至于他期中考试交白卷,他只是无奈之下所选择的最佳处理方式.....

    毕竟对于长雅学生来说,每一次大考都意味着教育资源的再分配,只是成默没有料到的是,他不仅没有等到学校的嘘寒问暖,居然处罚的还如此严厉......

    成默胡思乱想着做完了数学试卷,又检查了一遍,确定了试卷上没有正确答案,便提前交了卷,然后背着装了几本资料的书包,直接去了食堂,至于数学老师看着卷子皱着眉头的样子,成默没有多看一眼。

    因为月考是全校统一考试,整个学校比往常还要寂静,阳光清晰的洒满整个校园,篮球架和它的影子在温热的空气中显得有些孤高,暗红的塑胶跑道和白色线条环绕着空无一人的足球场,他自己“嗒嗒嗒”的脚步声,风吹树叶摇晃的沙沙沙声,甚至远处的汽车鸣叫都清晰可闻。

    不幸的是,这种令人愉悦的安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成默的书包提带又一次被人扯住了,这种方式与昨天的如出一辙,成默停驻了脚步,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接着身后传来了冷寂的声音,“你胆子还挺大的,连我也敢骗.....”

    “我允许你骗回来,一报还一报.....”成默站在原地小声说道,似乎是不忍心打破这难得的静谧。

    成默的回答出乎谢旻韫的意料,她原本以为成默会辩解,甚至会以她是个路痴为理由,然而对方居然这样回答她,这个回答实在有些巧妙,如果谢旻韫说“我骗你还需要你允许”,那也就是变相承认了成默骗她的正当性;如果认可了成默的这种说法,按成默对于人心和微表情的掌握,想骗他可能么?

    “想要骗到你这种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只不过我对骗你这种个幼稚园程度的高中生没有兴趣罢了.....”谢旻韫冷笑着说道,那语气并不是一如既往的不含感情,而是更加的冰冷和坚硬。

    只是这种微妙的情绪,只有成默这种“同类”听的出来,虽然谢旻韫不承认和成默是同类。

    “哦!既然没兴趣,那我吃饭去了啊!”成默无动于衷的回应道。

    谢旻韫稍稍变了变脸色,若无其事的说道:“说完了,你去吃饭,我在老地方等你。”

    成默点了点头,向食堂走去。

    谢旻韫看着成默的背影,心中暗道:“走着瞧.....”接着她转身朝着百花园走去,然而刚走下走廊的台阶,谢旻韫马上就愣住了,她根本不记得昨天那个石桌子怎么走,这实在太要命了。

    谢旻韫转头看着成默还未曾走远的身影,咬了咬嘴唇,只能悄悄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