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三章 月考
    (感谢ybsp;   这天夜里谢旻韫如何度过,对于成默来说无关紧要,他只关心谢旻韫会否在星期六去参加万大文化酒店三楼举办的慈善晚宴。

    对于这件事情成默有八成把握,毕竟星城的拍卖会算不上多,并且主要还是土地拍卖,土地拍卖不是儿戏,她很难参与进去,除开场次最多的土地拍卖,谢旻韫能参与的慈善拍卖以及艺术品拍卖,在星城就更少了。

    因此。星期六在万大文化举办的慈善晚宴对她来说不容错过,除此之外,更让成默笃信谢旻韫回去的一点是:这个慈善晚宴说不定会给谢旻韫或者她的家人发邀请函。

    谢旻韫只是发了一条语音就没有在继续,至于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能明天再说了。

    晚上换成载体林之诺去音颜上班的时候,高月美既没有来音颜,也没有发短信给成默,成默自然也不会主动给高月美发,不过如果后天高月美还不发短信给他的话,他也许就会使点手段了。

    一夜无事,早上从载体状态换成本体,然后吃早饭去上学,成默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两线生活,只是在换成本体之后的一小段时间,生理上还是会有些落差,造成一些不协调的错觉。

    成默走出小区大门,又是一个灿烂的好天气,连早晨的风都变的温热,只是还不像盛夏那样粘稠,天气炎热对于成默的身体来说是个比较大的负担,但成默还是比较喜欢夏天,也许这其中很大原因是星城只有夏天和冬天两个季节,成默根本体会不到春天和秋天是什么感觉。

    而星城的冬季格外湿冷,不管穿几条秋裤都没啥用,空气中水汽特重,水的比热容很大,因此渗透效果超强,属于自带穿甲属性,忽视目标50%护甲。

    比这个更糟糕的是星城还没有暖气,空调的制热效果又十分坑爹....

    相较而言,夏天就要好很多了.....

    当然,夏天的时候女生们穿的很清凉,能够大饱眼福,这种肤浅的原因绝对是成默不会在乎的,他甚至不明白课间的时候,一排男学生站在走廊上,看见长的漂亮的女生从他们的视野中经过,就要大呼小叫是什么原因,也许这些人的男性自我意识基因还没有从母系社会对女神的崇拜中觉醒。

    成默胡思乱想着走过高一(1)班教室的时候,田斌从后门走了出来,神色有些紧张的拦住了成默,“我昨天晚上给你发了几条信息,你都没回我.....”

    “是吗?不好意思,我不怎么看手机的,没注意。”成默依旧摆出的还是那副冷淡的面孔,让人看不出情绪的扑克脸。

    田斌松了一口气,只要成默不是变了卦不想考零分,那一切都好说,他放弃了尝试砍价的计划,直接说道:“五万块,我答应你了....”

    成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似乎这对他来说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这种态度更让田斌紧张,完全不敢提出任何条件和疑问,只是生怕夜长梦多的赶紧追问道:“怎么付款给你?我微信转给你?”

    “我微信没有实名制,接收不了这么多钱,我给你一个账号,你把钱转到这个账号就行了。”成默自然不可能留这种把柄给田斌,他打算把买来的匿名账号告诉田斌,让田斌把钱转到那个账户上面。

    成默从口袋里抽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他的匿名账户和以及账户名,递给田斌。

    田斌看了一眼卡片,他自然不会想到成默还有匿名卡这种事情,对于社会经验严重不足的田斌来说,只要是转账就是证据,于是他笑了笑说道:“行,合作愉快。”说完还向成默伸出了手,要和他握手。

    成默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伸出手,“对我来说并不愉快,所以不需要握手.....”顿了一下成默走过田斌,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又说道:“我想你也未必会愉快.....”

    田斌面容有些僵硬,但他并没有多大的愤怒,设身处地的想,成默家境不错的话,不见得愿意考零分,也许提出五万块只是一个借口,他更多的是迫于无奈,不过能拿到五万块也算不错的补偿了。

    田斌看着成默有些消瘦的背影,内心也没有太多歉意,虽然他猜的到成默在期末考试中继续考零分,会造成多么大的风浪,会面对怎么样的质疑.....

    可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的么?

    没有背景的人就只能沦为背景。

    ——————————————————————————

    第一节课就开始了语文考试,这次月考是期末考试之前的最后一次考试,也是有学点收入的,但在收了田斌的五万块之后,那点学点自然也无需在意了。

    成默远没有田斌想的那么在意成绩,只要水平在哪里,考多少分对于成默来说并不重要,他随时可以证明自己。目前他认知障碍似乎已经基本痊愈,没有什么影响了,起码做题的时候,他已经不用在翻书,至于在其他方面还有没有什么影响,成默并不能确定。

    卷子发下来的时候,成默大概扫了一眼,难度不是很高,对成默来说,唯一可能失分的地方只有作文,但其实作文只要把握好脉络,宣扬正能量,文字在稍微优美一点拿满分也不是什么难事。

    成默本打算再一次交白卷,但站在讲台上的沈幼乙时不时的往他这个方向瞟,逼的他不得不假装看题,正在成默盯着试卷发呆的时候,沈幼乙走了下来,看了他一片空白的试卷一眼,敲了敲桌子,小声说道:“赶快写,别又来交白卷这一套.....”

    成默无奈,只能“认真”的做起了题目,为了完美的避开正确答案,他不得不认真做题。

    做到文言文翻译的时候,成默不得不绞尽脑汁,对他来说,写错,比写对要难多了,例如“父母不以我为子,是皆秦之罪也。”

    这句话出自《战国策·苏秦始将连横》篇,在成默看来,这句话翻译的难点在于这个“秦”,到底是指的“秦国”还是“苏秦”自己,这个在学术界争议很大,但在教材里普遍是解释的这是苏秦高风亮节,自己主动背锅。

    但其实历史上的苏秦并不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物,因此“父母不以我为子,是皆秦之罪也。”要给成默来翻译,可以写一篇几千字的论文出来。

    可这么简单的文言文,要成默把它翻错,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成默只能叹了口气写道:父母不要我这个儿子,这全tm的都怪我自己啊!

    接着一路胡编乱造的写到最后的作文题目,是以“梦想”为题写一篇作文,成默稍作思考便写下了标题——《实现梦想,需要出卖灵魂。》

    作文要考满分很难,要考零分实在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