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二章 这种展开绝对不是恋爱喜剧
    成默看着谢旻韫和老婆婆挥手告别,立刻就转身朝回走,今天到家的时间至少要迟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就至少要少刷七到十五道题目,这个损失真是巨大的让成默心在滴血。

    走了两步发现谢旻韫跟在他的身后,成默没有说话,应该是谢旻韫也坐过站了,和他一起往回走,没毛病....“可是我只坐过了两站啊!这两站不算远,我没必要坐车,难道她原本也是打算在我家那里下?这就有点奇怪了,我家那里又没有中转站。”

    成默心中有些疑惑,但他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双手扣着书包肩带一言不发的向自己家的方向走,而谢旻韫也没有开口说话,亦步亦趋的跟着。

    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在高楼林立的建设路上步行了十多分钟,直到穿过和龙体育馆一旁的巷子,抬眼就能看见天心阁那老旧的城墙的时候,成默开口了,“你干嘛要跟着我走?”

    走到这里离他家就没多远了,但谢旻韫却已经错过了两个公交车站。

    “路上你家铺的?树是你家载的?就不准我走了?”

    听语气谢旻韫还没有从刚才的争论中走出来,似乎还在回味哪一段话她能够辩的更好,因此成默一开口就遭遇了强烈的反击。

    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说,你都快跟我走回家了,难道你不坐车?”

    “啊?你为什么不坐公交车回去?”谢旻韫停下脚步,语气十分的意外。

    成默看都没有看谢旻韫,继续向前走,用无比平静的语气回应:“啊!我为什么要坐公交车回去!”这种音调恰好和谢旻韫的“意外”完全相反,十足的调侃,刚才谢旻韫错过公交车站的时候成默就能开口的,但他没有,偶尔调戏一下这个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学姐,也是件令他愉快的事情。

    谢旻韫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来,抓住成默的书包提带,“你,给我站住。”

    “你要干嘛?”成默回头看着谢旻韫,一脸莫名其妙,她的表情也很莫名其妙,就像是荒芜草原上跟鹿群走散的一只幼崽,眼神里透着茫然四顾之后发现不知该向何处的迷惘与惊惶。

    “我.....我就是顺便的问一下,哪里能坐车,这里我不熟.....不,应该是从来没来过。”

    “顺便”这个词谢旻韫说的很快很含糊,后面的解释不仅多余,还加重了语气,似乎是在解释什么,这是这种解释旁人听一下也不会多想,但以成默对谢旻韫的了解,就知道十分多余。

    “打开手机,用地图啊。”成默不动声色的淡淡说道,心里却在想:这女人不会是个路痴吧?

    谢旻韫似乎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非常理直气壮的说道:“问你不是更快?我干嘛要打开地图?你以为导航不要流量的啊?我现在可是没什么钱的人,当然要珍惜每一分钱!”

    “哦!但问我应该会更贵一点。”成默继续毫不留情的试探。

    “你.....!”

    谢旻韫眉毛横了一下,想发火却只能憋着的样子,形成了一个“超凶”表情包,还真是可爱,像是想要用乳齿咬人的小奶猫。

    面对谢旻韫极有“威慑力”的表情,成默心中感叹,表面却无动于衷,“对于这样简单的问题,我收费比较便宜,5毛钱而已。”

    成默这句话明显就是针对谢旻韫开始说的“你休想从我这里赚到一毛钱”,这报复打脸实在来的太快了。

    谢旻韫眯了眯眼睛,恨恨的盯着成默,就像是电视剧中被侮辱的弱者要记住仇人的模样好以后报仇的那种眼神,其中蕴含着刻骨铭心的冰冷,让成默心头一寒。

    接着谢旻韫松开了抓着成默书包的手,默默掏出手机越过成默向前走去。

    成默则稍稍放慢速度,保持着和谢旻韫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一边欣赏着她姣好曼妙的背影一边在她后面缓步前行,深蓝格子的百褶裙在微风中荡起了裙摆,和其他女同学喜欢把裙子提的很高,以显得腿长不一样,她的裙子拉的很低,然而也只能刚好够到膝盖上面一点点,不是裙子短,而是她的腿实在太长了。

    在狭窄的街道中这样的长腿校服女生实在太耀眼了,比夕阳还令人瞩目,连对街都有人停住脚步回望。

    不过谢旻韫并没在意这些,她拿着手机不停的在东张西望,似乎在判断着方向,走的也很小心翼翼,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似乎在犹豫不决,然后在成默即将追上她的时候,她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成默有些无奈,很显然她就是个路痴啊!

    “喂!你走错方向了!”成默不得不出声提醒。

    谢旻韫听到成默的声音近在尺咫,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她加快脚步向着错误迈进,还回头怒道:“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这一次轮到成默抓住谢旻韫的书包了,他伸手直接拽住了谢旻韫单肩背着的书包上方的提带,扯的谢旻韫的身体一顿,还向后仰了一下。

    谢旻韫十分愤怒,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碰她,虽然不是身体,但书包也不行,于是她准备深刻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好报刚才的仇。

    然而谢旻韫刚开口准备骂人,就感觉到一阵快速的风从她身边掠过,这一阵风几乎是贴着她经过的,将她的头发都掀了起来,凌乱的拂上了脸颊。

    谢旻韫回过头就看见了一辆还没有跑多远的电动车,很明显刚才就是这辆电动车和她擦肩而过,也就是说刚才如果不是成默阻止了她,她也许就会和电动车撞在一起。

    “只是‘也许’,这种事情是不可能改变我的态度的。”虽然谢旻韫这么想,可真正说话的时候,还是降低了打击力度,却从原本打算的“凶残的骂人”,变成了不过是盛气凌人的质问:“你扯我干什么?”

    成默对于谢旻韫这都能视而不见的明知故问,表示十分无语,“要不是害怕你被撞了星期六去不了拍卖会,我才不会管你呢!算了,看在自己坑了她的份上,原谅她吧!”成默心道。

    “你去的那个方向,只会离202的车站越来越远.....话说,你到底准备去哪里?”

    “我不需要你虚伪的关心!”谢旻韫冷笑,然而却没有在继续向错误的方向继续前进,停在了马路牙子的边缘。

    成默懒得啰嗦,站在人行道上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家住哪里,我告诉你该坐什么车,该怎么走,这次咨询免费.....”

    “笑话!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会需要你的帮助?”

    谢旻韫说话的语气很坚定,表情也没有丝毫的破绽,然而这句话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她停驻的脚步也出卖了她,成默忍住了嘲讽她的冲动,如果真要直戳她的软肋,说不定这个凶悍的女人会使用暴力,从她这么喜欢拉自己的书包就能觉察到这一点,于是成默假装诚恳的说道:“你对这里不熟,这里的公交车线路比较复杂,像我这样的人都会经常搞错,更何况你?”

    谢旻韫的表情有些游移,她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成默继续温柔的劝解道:“你坐过站我也有错,我只是在弥补我的错误而已....”

    “对!就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错过站,所以这是你应该做的。”谢旻韫重新站回人行道上面,和成默并肩。

    “你先得告诉我你家住在哪里啊?”

    谢旻韫万分警惕的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你只要说大概位置,没要你具体到哪门哪户.....”

    “哦!紫金台.....但好像地图上搜索不到.....”

    成默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高德地图输入了“紫金台”,果然只弹出“紫金”的相关内容,没有“紫金台”这个地方。

    成默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不是记错了?”

    谢旻韫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家那个地方只住了几户人,属于私人区域,地图上确实没有标注。”

    “那你原本是打算怎么回去的?”

    谢旻韫拿起手机,点开储存好路线的地图,随后递给成默道:“这是我原本规划好的路线。”

    成默放大了之后,有些无语,这妞真是把他给弄醉了,她自己规划好的路线是乘坐202在五一广场下,然后坐地铁到达目的地没多远的芙蓉北路北辰三角洲,接着还要转一趟公交,还得走4公里才能到家,关键是这最后的四公里在一座山丘上,没有公交车,还要穿越一条隧道.....

    既然这样麻烦干嘛不打车,或者直接叫人接她回去?

    为了自己一句“体验普通人生活”的话,这样折腾身为路痴的自己,这女人真是扭曲的可怕。

    “怎么你也不知道该坐几路车?”谢旻韫见成默陷入了沉思,有些狐疑的问道。

    成默抬起来,将手机递给谢旻韫道:“我知道怎么走,你跟我来就是。”

    “我不需要你送,你告诉我怎么走就行。”

    “谁闲得无聊送你啊?顺路。”

    ————————————————————————

    成默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有些精疲力竭,感觉自己那孱弱的身体被掏空了一样。

    将书包放在凳子上之后,跟谢旻韫发了条微信:113路坐大约四十、五十分钟就能在社科院门口下,一共六站路,自己看好了,社科院的牌子别错过了。

    成默为了自己省事,骗谢旻韫上了去她外公,王山海家的公交车,当然这也是为谢旻韫好,毕竟一个路痴走那么远又复杂的路,实在太危险了。

    很快成默就收到了谢旻韫的回复,之前她从来没有发过语音,这一次发的语音,大概是公交车上没抢到空座,不方便打字的缘故,成默猜测。

    不过成默猜错了,谢旻韫一点都不领情,她点开语音成默就听见了谢旻韫急促的声音:“你这个脑容量只有柚子大的弗洛里斯人(注1),你这个粗鄙的没有道德感毫无信用可言的查尔斯.道森(注2).....”

    成默立刻关掉了语音,心道:“连我肚子里的寄生虫都比你独立,你还是不要做什么普通人了,别勉强自己。”

    不过这句话成默只是想了想而已,并没有回复过去,他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上面呢!

    ———————————————————————————

    (装逼小知识)(注1):弗洛里斯人——早在18000年前,在印度尼西亚东部偏僻的弗洛里斯岛上居住着一种不为人们所知的新的人类物种。由于他们是在弗洛里斯岛发现的,因此,人类学家称他们为弗洛里斯人。

    弗洛里斯人是人类族谱当中的一个分支,他们的身高相当于黑猩猩,大约为1米左右(因为体型矮小又被叫做霍比特人);脑袋有小柚子那么大,只是相当现代人类的脑袋的四分之一。人类学家认为他们是一个已经灭绝了的亚洲爪哇原人(h.erectus)的分支,是现代人类的祖先。不过,他们又与现代人类有着截然不同之处,因此,他们应当归类到另外一种不同的人类物种当中。《自然》称,弗洛里斯人是人类已知的10个人类物种当中形体最小的一种。

    (注2):查尔斯.道森——制造了“皮尔当人(piltdown man)大骗局”,曾经轰动一时。查尔斯·道森宣称自己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尤克菲城附近的村庄皮尔当发现了这缺失的一环,一个早期人类的化石。

    这个化石的特征就是:他拥有一颗现代人的颅骨和猿猴的下颚骨。这个发现震惊了考古学界,因为这个发现十分符合当时人类对进化论缺失的看法,即存在人猿过渡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