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一五章 家庭作业
    “加油是什么意思?”谢旻韫冷哼一声之后,面色不善的看着成默,似乎不给她一个解释就要大打出手一样。

    成默觉得冰山和凶悍的不同也就是颜值高下的区别了,长的漂亮质问你的时候叫做冰山美人,长的有点磕碜的质问你的时候大概就叫做悍妇了,成默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刚才那点说“那你加油”的洒脱瞬间便消散在温暖的阳光和谢旻韫冰冷的视线里。

    “女人不能惹!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成默心道,于是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字面上‘加油’的意思是给运作的机器或是车子之类的添加燃料油或加入润滑油。在我们华夏,更广泛的用法是对别人的鼓励与支持,至于这一词汇的出处.....”

    顿了一下,稍做思考之后成默才继续说道:“这个词应该是源自‘劳动号子’,大概是古人在榨油时所喊的‘增加出油’的意思,和如今‘加油’所代表的意思完全不一样....我猜测是晚清民国时期有一些知识青年有意的改头换面,附加了新的机械动力的时代意义使其显得现代化,就像现在网络语言一样,随之普及开来而流传到现在.....至于网上的其他什么典故,是不可信的。”

    “是不是你还打算给我科普一下‘加油’这个词其他语言的说法?”谢旻韫冷笑,同时想好了八种语言“加油”的说法,准备和成默互怼,并还在苦苦思索泰语和马来语的“加油”是怎么说的,泰语好像是“su su”来着....

    “呃.....抱歉,我不太擅长外语,这个实在无能为力。”成默十分遗憾的摇了摇头,关于“加油”这个词汇他倒是能用九种语言说出来,但成默认为他能解释出来的只有中文、英语、德语。

    他勉强算是会日语,日常交流没有问题,但不能说是精通,至于韩语以及意大利语只能应付简单对话,拉丁语、俄语、希伯来语的“加油”他只是知道怎么读而已。

    只精通三种还是不要拿出来献丑了,万一被问的无言以对那就太丢人了,成默心想。

    “哼!成默别以为你书看的多,懂点心理学就了不起,我一定会超过你的!”谢旻韫眼睛里充满了蔑视,像是看着一个手下败将一般,随后她快步的朝前走去,把成默抛在了后面。

    成默他的视线没有跟随谢旻韫那动人心魄的背影,转头看了看长椅上还在亲亲我我的校园情侣,觉得谢旻韫有些魔怔了,心想超过我有什么意思?我的人生如此无聊,完全没有青春的气息,我要是你这样的人,有钱又长的好,不知道该多快活。

    该谈恋爱就谈恋爱,该交朋友就交朋友,世界上好玩的事情,好玩地方那么多,无论是背包去亚马逊丛林找刺激还是在人口稠密的东京居住,无论是去大堡礁浮潜还是躺在家里看闲书,无论是专注于商业还是从事艺术.....无所谓大小,但求随心所欲灵魂满足......

    而“完美”这种东西就是虚妄,是完全不存在的东西啊!

    “你站在哪里发什么呆?”不远处的谢旻韫回过头看着成默冷冰冰的问。

    成默“啊?”了一声,一脸的莫名其妙,“你不是要走吗?”

    谢旻韫更莫名其妙的说道:“课还没上完,我走哪里去!”她的语气就像是刚才的质问和藐视根本没有存在过。

    成默总算彻底明白了“女人心海底针,就算捞到更扎人”是什么意思了,也懂得了谢旻韫其实是在传达“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一精神。

    他沿着硌人的鹅卵石路走了过去,跟着谢旻韫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相对于百花园的其他地方这里景观比较简陋,既没有碧波荡漾的假山荷塘,也没有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

    只有一堵不算高的围墙,一张石桌子和四个冰凉的鼓状石凳子,谢旻韫从包里抽了书本在带着湿气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又不咸不淡的问了成默要不要。

    成默摇头,直接坐了下来开始他关于微表情和心理学的课程。

    总的说来,谢旻韫是个让老师会感觉到成就感的学生,完完全全的做到了“多快好省”,记的多,懂的快,学的好,大量的节省了成默的时间,快要上课的时候谢旻韫又要成默给她安排学习计划书。

    成默在谢旻韫的笔记本上规规整整的写下了半页纸,字说不上飘逸好看,但一个个大小一致,工整的如同印刷出来的一样,但看一个字没什么美感,但排列在一起,便如同军队一般有了气势。

    成默合上谢旻韫黑色封皮的笔记本递换给了谢旻韫,随后不经意的说道:“暂时就这样,先将这些学完,不过光学习理论意义不大,必须得配合实践。”

    “怎么实践?”谢旻韫接过笔记本翻看扫了一眼,随即抬头问成默。

    成默佯装思考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我自己就特别喜欢看拍卖会.....因为拍卖是个非常有趣的事情,这里面不仅有竞拍者之间的心理博弈,还有拍卖师与竞拍者之间的心理博弈,可以说拍卖会就是一场高潮迭起的心理战....”

    谢旻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一个作业,参加一场拍卖会,你要想办法将其中一件拍品推至最高价格,但你自己不能买下来....”接着成默又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对你来说也许难了点。”

    “呵呵!别看不起人,这么简单的家庭作业对我来说根本没有难度。”谢旻韫冷笑。

    “这其中要做的功课可不少,首先得调查参与者的.....”

    谢旻韫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打断成默的话道:“不需要你教,我知道怎么做!”

    成默“哦”了一声,也跟着站了起来,接着就听见周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他转头一看不少三五成群的人正在鬼鬼祟祟的离去,他们刚在这里坐下的时候,明明四周除了一些灌木和花草,人毛都没有一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这么多围观者。

    成默有些头大。

    谢旻韫倒是视若无睹,对成默说道:“明天中午继续。”然后就向着教学楼走去。

    成默心道:讲的老子口干舌燥,饮料都不请我喝一瓶,实在太不尊师重道了,幸好也不算浪费口舌,起码是和白秀秀的棋局,落下的第一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