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九章 假小子
    这个星期成默捍卫刷题榜第一成功,看到自己的账户上又多了五百学点,他还算心满意足,至于林之银则要500元,再加100元还附送开户人身份证原件一份,可以说网络的发达,不仅给人们带来了便利,还大大降低了犯罪成本。

    对于成默来说,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甚至多面,而这两面,哪面是正,哪面是反,取决于本心。

    上个星期对于成默来说真是大丰收,除了勒索了凯文十万、酒吧的两万多收入,杜冷那里还有一笔没有到位的八千块,除此之外还从颜亦童手中赚到的三千学点,相当于三千多华夏币。

    一个星期,成默赚到了十三万多,这样的速度算是很惊人了,然而这点钱对于载体的需求来说依旧不过是杯水车薪。

    成默也不急,因为急也没用,只能慢慢来,起码开局算是不错。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的时候,成默还在思考中午要不要奢侈一回,去食堂加个餐庆祝一下,他正等着教室里的人走完在出去,这时除了第一天和他说过话,一直都没有和他有过什么交流的付远卓走到了他的课桌旁边,看着窗户外面心不在焉的说道:“走,有人请你吃饭。”

    班级里的其他学生纷纷转头看着,以为两个人又发生了什么矛盾,不过也没有人围观,毕竟欺负人的是付远卓,被欺负的人是成默。

    成默抬起头看了看表情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付远卓低下头道:“不去。”

    付远卓好整以暇的道:“不仅能免费吃,还有学点可以拿。”

    说完这话,付远卓以为成默这个夏洛克一定会答应,然而成默只是面无表情的道:“多少学点都不去。”

    付远卓有些意外,皱了皱眉头道:“为什么?”

    成默道:“没有为什么。”

    付远卓冷笑一声道:“凭什么杜冷出钱你就要去,我出钱你就不去。”

    如果对方是以客户的立场质问的话成默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于是他道:“因为我知道杜冷学长为什么需要我去,而你这里要请我吃饭,还要给学点,理由我实在猜不透,无事献殷勤.....不需要我说你该懂。”

    付远卓翻了个白眼心道:这tm要我怎么解释,说其实不是我想请你,是童童那个傻丫头么?话说你这么聪明你应该猜的到啊?

    其实成默虽然猜到是颜亦童了,但他猜测的方向跟颜亦童想请他的原因背道而驰。

    毕竟他在聪明,对于男女之间的微妙感情还是不怎么理解的,更何况他和颜亦童也没见过几次,话也没说多少,自己又其貌不扬,成默绝不认为对方会莫名其妙的喜欢上自己或者毫无理由的就对自己有好感。

    再说了那天聚会结束之后,自己还不冷不热的刺了颜亦童几句,现在的女孩都是小姐脾气,颜亦童又有捉弄人的爱好,说不定付远卓就是以吃饭和学点为诱饵,奉命来请他过去,布置了一个什么陷阱让他踩....

    因此成默怎么可能答应。

    付远卓哪里想的到成默是这样认为的,无奈的道:“你不是那么会看人的?你看我是要算计你么?我要弄你直接揍就是的!”

    成默道:“玩游戏的时候,紧张的气氛会把人的情绪放大,尤其是杀人游戏这种,在生活中谎言没有那么好辨别,要不然这个世界上真就不需要警察,也不需要审讯心理学这门课程了。”顿了一下成默又道:“至于揍我,别的我没看出来,至少有一点我能确定,你不是那种没理由就揍人的人,更何况我还是个病人.....”

    付远卓见成默并非那么无所不能,心里也略微松了口气,转而“呵呵”一笑道:“那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不揍你就没有办法整你吗?比如向你吐口水,比如把你的文具丢到阴沟里,比如把恶毒话语写满你的课本和笔记本.....”

    成默无语,心道:只要不打人,这么幼稚的招数,随便你玩吧!你开心就好.....

    付远卓正说的兴高采烈,突然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付远卓!!!!你在说些什么?”

    成默和付远卓同时转头望向了声音来源的后门,像根棒棒糖的颜亦童叼着一根棒棒糖从那边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过来,金色的复古圆形眼镜架在她小巧挺直的鼻梁上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让人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从窗户里吹进来的风把她卷发吹的向后拢着,那感觉很蒸汽波,就像是地中海东南方的文明灿烂时,殖民地的港佬们赶时髦,以头发烫卷炸的满头飞为美,我们现在还可以从那些看似古板的法官头上的假卷发,体会到当年的趋时遗绪。

    当然,真实情况肯定没有那么糟糕,毕竟在怎么遮掩,已经窥破真相的成默知道颜亦童的颜值还是很高的,只是此时此刻成默很想这样吐槽而已。

    颜亦童来势汹汹的走到付远卓的旁边,咬牙切齿的伸手用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道:“副作用,你说你要整谁.....”

    付远卓摊开双手道:“我不就是举个例子吗?还举的都是你小时候干过的那些事.....”

    颜亦童顿时脸变的通红,像是立夏时节阳光下的缀着露水的樱桃,她动作凝滞了一下,随后恶狠狠的道:“你怎么能这样污蔑别人?我小时候哪里有干过这种事情?”

    付远卓笑嘻嘻的道:“呃!!你小时候的外号可是假小子啊!那时候成天跟着你哥屁股后面和我们一起整隔壁院子的那群混蛋....打架、上网、逃课这些事情可没少过你.....现在就不承认了?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站在院子上朝对面的人撒尿.....你没有小雀雀,就只能吐口水.....”

    一听最后一句话,颜亦童顿时炸了,一脚又一脚狠狠的踢在付远卓的小腿上面道:“这种事情我可没做过!谁外号假小子了?谁外号假小子了?”

    平时在高一(9)班很有小霸王气质的付远卓被颜亦童踢的不断的后退,一边叫“哎呦”还一脸的委屈的道:“我实话实说而已!颜亦童,我警告你啊!你还要踢我,我就喊了啊!”

    颜亦童道:“你喊!你喊破天,也没有人能救你!”

    付远卓一边向后退一边说道:“成默!我告诉你啊!颜亦童......”

    颜亦童收住脚,尖叫了一声,喊道:“付远卓,你要是还乱说我就和你绝交!”

    成默则趁机站了起来,从座位里走了出来,向教室外面走去。

    颜亦童见状也顾不得理会付远卓,追上成默细声的解释道:“成默,我跟你说其实我不是那样子的,你别误会.....“

    成默面无表情的道:“我没误会,你什么样子的和我都没关系。”

    颜亦童被成默噎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不知如何是好,低头默不作声的跟在他身边。

    窗户外面的天空透蓝,太阳像一个巨大火球静静的炙烤着一切,好多的云儿被烧的不见了,只剩下几小片在悄无声息的滑动着,不远处层层叠叠的绿色叶子在暖风中招摇,阳光穿过其间在地面上画出粼粼光斑,穿着夏季校服的少男少女谈笑着从其中走过,整个校园里都荡漾着甜醉的青春气息。

    走廊里光影交错,两个人在无声的穿越过那一道一道无形的障碍。

    在即将走出走廊,走进阳光笼罩的时候,颜亦童将手绞在背后,鼓起勇气轻轻的道:“成默,你是要去食堂吗?我们一起.....我请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