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八章 夏日之梦
    成默走出音颜,脑子里还在想着白娘子。

    不过并不是因为白秀秀足够美,而是因为白秀秀是他接触到的第二个有可能是乌洛波洛斯持有者的人。

    第一个自然是给了他手表的李济廷,只是李济廷他完全接触不到不说,对方似乎也无意向自己透露更多信息,因此白秀秀是成默必须得接近的人物。

    不论白秀秀是不是角斗士,对成默来说都有其价值,当然,如果她是角斗士,这个价值就会十分十分巨大。

    因此不管白秀秀给成默怎么样的任务,成默都会尽力完成,至于林之诺的背景问题,成默压根就没担心过,反正迟早都会让白秀秀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说不定还要她帮忙弄个假身份,只要注意千万不能把本体暴露出来就行。

    成默一路思索,又一次经过了那条阴暗的小巷,他犹豫了一下,稍稍驻足了片刻,转头看了看一眼就能见底的巷子,刚才发生的那一切似乎都还历历在目,他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双手,心道:“这不过是个开始,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则,上帝在巧妙的维系着世间的均衡,绝对的公平这种事情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也是一种恶,万物的进化都来自竞争,竞争才是万物之本。数万年的冗长历史告诉我们,人类从没有能够依靠人性原则生存下来,而是依靠最野蛮的竞争生存!”

    “我没有选择,我也不过是个过了河的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成默迈开步子,神色漠然的开始远离这条小巷。

    不远处炸臭豆腐的摊子上有油锅在滋滋作响,斜对面的黄新铜像旁边有卖带着彩灯的透明气球的女孩,有摆了一地的玩偶空桶投球的中年人,有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在拦住过往的情侣卖花,混合着各种气味的空气中流窜着带着一丝炎热的风,衣着性感的女孩们果露着温暖的肌肤,男孩们抽着烟揽着肩在五光十色的长街浪荡,澎湃的电子乐裹挟着欲望在浮动着星光的灰霾色背景里喧嚣。

    汽车尾气,闪耀霓虹......还有那不小心飞走的气球,让成默想起了从前的夏天。

    他喜欢夏天,喜欢雪白的冰糕,喜欢泛着泡沫的可乐,喜欢漫长又短促的暑假,喜欢看着阳光从绿荫中洒下的斑驳,喜欢夏季抬头就能望见的璀璨大三角和天蝎座,甚至喜欢那些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踩着单车在夕阳中走过。

    这些都是他永远没有止境关于夏天甜美的梦。

    “也许这样的梦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总有一天它会回来的。”

    ——————————————————————

    星期天下午,成默就收到了冯露晚发来的信息:“六月八日,晚上六点半,星城万大文华酒店三楼宴会厅,有个慈善拍卖晚宴,你要做的就是进去参与拍卖,完成以下其中一项要求视为完成任务:一,获得一件董事长捐助的物品;二,让董事长的某件物品成为当场最高拍卖价格。

    成默回道:“只有任务?没有帮助吗?请柬至少要给一个吧?”

    条件无论如何是必须要找冯露晚要的,能要到就要,要不到也无所谓。

    对方回的很快:“没有任何帮助,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成默看了下屏幕回了句:“好!”便放下了手机,上网查询了一下关于这次慈善晚宴的消息,这次晚宴是由“如艺会”和万大集团携手举办的。

    关于参与者,只说了其中包括星城如艺会会员,星城名流名媛,酒店高级vip客户、华夏慈善总会工作人员以及知名媒体代表,一共一百二十个人。

    另外还能查到的信息则是拍品一共二十件,包含瓷器、玉器、雕塑、国画、油画、书法、红酒、名茶等。

    成默先打了电话去万大文华酒店咨询了一下能不能参与拍卖,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成默就开始思索像他这样一无身份二无地位的人该如何参与进去,还不能只是混进去,是必须参与到竞拍中,才能搅局。

    思来想去,暂时都没招,不过也不是完全抓瞎,起码第一项,“获得一件董事长捐助的物品”就摆明是告诉他可以使用非法的手段。

    当然,成默不会如此脑残的用暴力去抢或者去偷,说不定这就是白秀秀设置的一个陷阱。

    完成任务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不仅要完成,还得完成的漂亮。

    成默一时之间没有好的计划,便开始刷题,反正还有六天时间供他思考。

    星期天晚上,凯文果然没有出现在吧台,站在吧台里的是成默不认识的一个长发小年轻,成默进来的时候对成默十分恭敬,说是下午才被紧急招聘过来的,要成默多多关照。

    见成默来上班,大眼文马上走了过来,跟成默介绍了一下新来的调酒师小宋,又嘱咐了小宋有什么不懂的多向林之诺请教,多配合他的工作,意思明显就是吧台的事情一切都由成默做主。

    成默则问了大眼文凯文的去向,大眼文笑道:“那货不小心摔断手了,请了几天的假,上午就打电话来说是伤势不轻,要我赶紧请一个调酒师.....”

    成默“哦”了一声,没有在多问。

    大眼文玩笑道:“我说小诺,凯文断手不会和你有什么关系吧?”

    成默一边低头看着单子,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当然有关系,你是不是该发点奖金给我。”

    大眼文“切”了一声敲了敲桌子道:“你怎么也开始学会讹人了!”

    成默道:“这个不需要学,我一向都会讹人。”

    大眼文挥了挥手,不在理会准备调酒的成默,向门口走去,今天他没有去外面发名片。

    十二点的时候,有人送来一大束花要成默签收,在酒吧里引起了一阵轰动,九十九朵香槟玫瑰搭配紫色孔雀草,看上去蔚为壮观。

    送花的人道:“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孩子送男孩子这么一大束花的。”

    成默签字之后,将花放在吧台下面,随手取出插在中间的淡蓝色冰淇淋形状的卡片,上面用漂亮的行楷写道:本该亲自来向你道谢,但我感觉实在有些丢脸,万分抱歉不仅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还要你救援。我找文经理要了你电话号码,希望能有机会请你吃饭,再次表达歉意和谢意。高月美”

    成默把卡片随意的丢进垃圾桶,就感觉到手机一震,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对于只存了三个电话号码的手机来说,很难不是陌生号码,成默点开一看“我是小美,花收到了么?非常不好意思,没有勇气亲自前来,给你添麻烦了!”

    成默原本不打算理,但想了想还是在等了十几分钟之后回道:“在上班,晚安。”

    瞬间成默就收到了高月美的回复:“你先忙,晚安。”

    成默将手机放进口袋,又从垃圾桶里将那张卡片捡了回来,重新插回那一大束香槟玫瑰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