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四章 危险的新手
    成默的视线并没有在白秀秀那块明晃晃的手表上多做停留,只是双手握在腰间微微低着头,有些忽然的说道:“不过我很擅长做gin tonic,如果董事长喜欢喝gin tonic的话,可以尝试一下我的手艺。”

    听到成默这样说,白秀秀没有说话,看着成默的眼睛沉默了片刻,她穿着高跟鞋只是略微比成默稍微矮上一点点,但两个人并不算对视,实际上成默的视线是投射在白秀秀的眼睛以下,像是看着她血红的唇,视线没有焦距的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静谧,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老板娘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但也不敢发声询问,只是静静的伫立,不解的看着偏头望着一对绝色男女,抛开年纪因素,单论颜值的话,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比之名满潇湘的白娘子,也是不遑多让。

    因此就视觉感受上,众人还是觉得很养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十几秒,也许有一分钟两分钟,白秀秀才语气平静的说道:“行,那我就试一下你的gin tonic,希望你的擅长不会让我失望。”说完白秀秀就转头朝着吧台走去,她的秘书和两个女保镖则紧紧的跟在后面。

    大眼文伸手抹了一把汗,小声对成默道:“小诺,你这一惊一乍的真是把我给吓死了,我还以为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老板娘不高兴了呢!”

    成默假装苦笑了一下道:“我刚才心脏也都被吓停跳了,我只是实话实说,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大眼文拍了拍成默的肩膀道:“等下好好表现,好好调那个什么..金什么力,不要老板娘失望。”

    成默点头。

    在成默背后的凯文则看着成默的背影充满了怨恨与嫉妒,要知道白秀秀来了音颜两、三次,一次都没有喝过他调的酒,他一直坚持做酒保,未尝没有想借机能在白秀秀面前多说上两句话的想法。

    然而这个林之诺不仅破坏了他取代大眼文的计划,勒索了他十万块钱,还一下就吸引到了白秀秀的注意,怎么能叫凯文不怨恨不嫉妒?

    此刻凯文真恨不得把林之诺给生吞活剥了,可叫人悲愤的是他暂时却无计可施......

    ——————————————

    成默走到吧台的时候,酒吧里辉煌的灯光已经全部被关掉,此刻只剩下吧台上方橙黄色吊灯在黑晶大理石台面上投射出温暖的光晕,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忽明忽灭的射灯在白秀秀的背后旋转,顿时音颜又恢复了一个酒吧该有的迷离且暧昧的色彩。

    成默完全无法断定白秀秀是不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她手腕上的那块表跟他的表样子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这块镶满闪亮钻石与蓝色宝石的手表是衔尾蛇造型的,成默完全不会多那句嘴,说出可能是白秀秀最喜欢的一款酒,来引起白秀秀的注意。

    其实那是来自成默满怀恶意的试探。

    他在试探白秀秀究竟是不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

    在说那句话之前,成默已经观察了他在载体状态下,从不关掉的三维立体地图。

    在地图上代表自己本体的蓝色原点远在地图之外闪烁,代表自己载体的绿色光点并无异样,而其他人在地图上还是热成像样子的一团红色,其中包括白秀秀也是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成默不清楚发现其他载体要依靠什么,但他经过这些天在天选者论坛的研究,能够肯定三维立体地图绝对是关键因素之一,而如果白秀秀和他一样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那就说明地图只能探知载体的存在,而不能探知本体。

    因为成默自己并不能在地图上察觉到白秀秀有什么特殊的。

    那么白秀秀没有发现成默是载体状态,有四种可能:其一,她已经发现了,但害怕本体被击杀,所以只能强装镇定,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成默一直在悄悄注意白秀秀唇部与眼部下方的肌肉运动,当时白秀秀完全没有一丝害怕的表情流露,对成默也没有展现出任何敌意和惊讶的情绪,只是在成默提到金汤力时有一丝警惕,那种警惕并不是觉得成默是一种很大的威胁的警惕,只是像人在提防蚊虫。

    其二,她因为疏忽大意,并没有打开地图,所以没有察觉到成默是角斗士,这一点成默也认为不大可能,能混到这个程度,白秀秀的警觉性一定很高,不可能犯这种错误。(实际上当其他载体出现的时候,会有提示,不过成默还没有遇到其他载体,不清楚罢了)

    其三,她并不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手表是衔尾蛇造型只是个巧合,这种可能性很大,以蛇做造型的表很多。

    其四,因为自己的载体还没有完全激活,所以处于屏蔽或者保护状态,无法被其他角斗士所探知。

    成默认为这种可能性也很大。

    成默之所以如此大胆的试探也是对自己的表情解读能力有足够的自信,如果刚才白秀秀表现的稍微有一些些异常,或者做出旋动手表的手势,成默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控制住白秀秀,然后胁迫她说出更多关于角斗士的东西。

    毕竟本体和载体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本体状态下离其他人的载体如此之近就是找死。

    当然成默也有一点冒险,但他认为这是必要的,一味的逃避并不是成默的行事方法。

    尤其是此刻白秀秀毫无防备的端坐在高脚凳上,脱掉了白色的西装外套递给了自己的秘书,露出了雪白光滑的丝绸衬衣,并招呼了乐队出来演奏音乐,从容淡定的超乎寻常。

    这让成默笃定白秀秀要么不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要么就是自己还处于白秀秀无法探知的状况下。

    成默拿了汤力水和金酒走到白秀秀面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秀秀的表情道:“董事长,您喜欢青柠还是柠檬,切片还是切角.....”

    白秀秀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慵懒的坐在一枚锥形灯柱的边缘,将脸孔放在光照之外淡淡的说道:“青柠切角。”

    成默点头道了声“好”,便开始处理青柠。

    白秀秀看着成默娴熟的动作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金汤力的。”

    成默头也不抬的说道:“因为这个酒吧是您的,大多老酒客都喜欢这款最基本的酒,另外高小姐也很喜欢金汤力,我猜她喜欢鸡尾酒都是因为您,所以喜欢金汤力自然也很可能是因为您喜欢的缘故.....”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成默必须弄清楚白秀秀是不是乌洛波洛斯的持有者,最基本的理由就是,如果掌握了这一点,卖掉白秀秀的资料与坐标就能换到不少钱。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成默并不打算放弃如此好的赚钱机会。

    (奋战到三点半,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