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三章 白蛇(3)
    成默看着梁君伟一脸生无可恋的被带走,搀扶着梁母的梁父还要向老板娘道谢,他心中并无快意,这件事和他关系本质上来说不大,另外他其实还要些感激梁君伟这个傻b,如果不是梁君伟,他也没有机会轻而易举的勒索到凯文的十万块钱。

    等跪着的一群人全部都悄无声息的狼狈走掉,白衣女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材高挑又曼妙,青丝流泻,如洗发水广告的画面一般亮眼,等白衣女子转过身来的瞬间,一张古典中正的狐媚脸就映入了成默的眼睛。

    被称为白娘子的白秀秀,有种一眼就能惊艳到人的特质,这种容貌就属于典型的女人眼中的狐狸精,男人眼中的苏妲己。

    她的美凝聚着一种强烈的东方感,带着一些神秘,一些柔媚,骨子里又透着一些性格,唇齿之间又含着一些暧昧,在放荡和禁欲之间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像是坍塌了的冰川,极具冲击力。

    这艳媚十足的颠倒众生和她素净的穿着,起了极大的冲突,似仙似妖。

    成默完全分辨不出出眼前这个女人的年纪,可以说是二十出头刚谙世事的冰清玉洁,也可以说是三十岁蜜里调油的花样年华。

    很难想象这就是刚才那个让人心生恐惧,不敢违抗的白娘子,这种巨大的反差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总而言之,无论言行还是相貌,白秀秀都是一个看过一眼,就不能够在忘记的女人。

    成默看到白秀秀正脸的时候,白秀秀一眼也看到了成默,这一刻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因为站在一旁的成默虽然穿的是酒保的制服,却有着一张极度傲慢的脸孔,他浑身上下都带着贵族气质,完全不像是会来酒吧打工的人。

    很多人夸奖别人都喜欢说某某某有贵族气质,却很难说出什么是贵族气质,在白秀秀看来,所谓贵族气质就是远离了劳动感和平均值的高级长相。

    所谓远离了劳动感,就是一看就知道他是锦衣玉食不事生产长大的模样,所谓远离了平均值就是和大众有距离感的极强辨识度。

    很明显此刻这个男生的这种感觉就很强烈,有着西方人的深邃轮廓,又搭配着东方人精致五官,加上并不过份纤细,也不过分粗壮的身体比例,仙气十足的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年。

    实在俊美的有些过份。

    白秀秀心道:难怪酒吧的生意会突然好转,也难怪小美会为了这个男生专门到她的酒吧喝酒.....可他应该比小美的年纪要小吧?

    转念又想这不是她应该担心的事情,小姑子那对古板的父母决不可能允许高月美找这样一个年轻又俊美的像个偶像明星的男生的,而看似叛逆又有主见的小姑子,实际是个乖乖女。

    白秀秀迈步优雅的走到了成默、凯文和大眼文面前主动柔声道:“大眼,这个就是救了小美的员工吗?”

    这姿态和语气极为淡雅和睦,看去就像是个非常好说话的民国姨太太。

    大眼文不敢直视白秀秀,连忙稍稍垂下头,说道:“是的,董事长,这个就是小林,他叫林之诺,是岳麓书院的学生,我上次跟你提到过他,自从他来了之后酒吧生意就好多了,今天也是凯文提醒了一下,林之诺就一直在盯着,终于在关键时刻救下了高小姐.....”

    白秀秀没有道谢,只是背手而立,看着成默靥如桃瓣的笑道:“岳麓书院不错,是个出人才的地方,你是读那个系的?”虽然白秀秀长的很妩媚,但她的恬淡的笑容和说话的语气则非常的端庄和雍容,让人如沐春风。

    也许有些人第一次见到白秀秀,会被她的美貌吸引的忘乎所以,忍不住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看,但成默显然不是这种人,他也记得很清楚,刚才这个女人是如何处置了不小心冒犯了她威严的人,成默也稍稍低下了头道:“我是哲学系的学生。”

    这时一旁的凯文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深怕成默收了钱又食言,但看样子林之诺好像并没打算这样做。

    听到哲学系,白秀秀饶有兴致语调向上的轻“哦?”了一声,又问道:“怎么会想到读哲学这么冷门的专业?”

    成默道:“考试没考好,专业调配,没得选。”

    对于成默听上去很诚实的回答似乎有些意外,白秀秀轻轻笑了一下道:“也无需这样不平,虽然在国外哲学都是权贵子弟选择的专业,但在我们华夏,学哲学出来一样能混出一个好前途,其实我们学的绝大多数知识都是用来忘记的,整个高中大学教给我们的其实是如何做人,是如何去学习,这些才是让你能够受益终身的。不管学习什么专业,如果只是背了一些课本里的知识,只是为了混个学分,不求甚解,毕业了也终将碌碌无为,放到哲学中来说,如果你是一个能踏下心来阅读黑格尔和海德格尔的人,那么在这学习过程中培养的心态和阅读能力是能让你受益终生的,会在你将来工作后为人处事和思考问题时给予很大的帮助......”

    稍稍顿了一下白秀秀满腔鼓励的说道:“所以说,哲学无用,哲学的可贵就在于它是无用之学,无用而大用。”

    这番说辞相当的有见地,可以说是洞悉了学校生活的本质,大多数普通人没有超凡的记忆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十六年的时间,可以说小学生学到的东西就足够应付我们的生活,而接下来我们的学习,在欧美是寻找特长与爱好,在华夏是在寻找特长和锻炼学习能力,以便应付就业竞争。

    因此学到什么根本无关紧要,反正你都会忘记,要不然也不会有个笑话说:高三那年的我,上知天体运行原理,下知有机无机反应,前有椭圆双曲线,后有杂交生物圈,外可说英语,内可修古文,求得了数列,说得了马哲,溯源中华上下五千年,延推赤州陆海百千万,既知音乐美术计算机,兼修武术民俗老虎钳。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高三似乎就是他们掌握的知识水平的巅峰,就算是大学毕业,只要不搞学术,能够专业对口的人也并不算多。

    因此重要的始终不是学什么,而是怎么学,也就是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

    而学习哲学,学会的是看问题的方式,因此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后劲都会很足。

    但成默并没有读大学不说,也已经脱离了为就业学习的低层级,这番很有洞见的话语说给成默听实在是明珠投暗了。

    成默根本无意去高云集团,甚至连音颜都不打算久呆,因此并没有意愿让白秀秀觉得自己很有潜力,于是只是不卑不亢的回道:“谢谢董事长提点。”

    白秀秀也没有继续多说,有些话能不能起作用得看个人的造化,眼前这个年轻人生就了一副好皮囊,就算专业成绩不行,出路一样很多,将来混的也不会太差,于是她话锋一转道:“听大眼说,你调酒的水平非常高,今天正好过来了,就试看看.....”

    成默推脱道:“文哥谬赞了,我不过是花式调酒玩的溜一些罢了,说到真正的调酒,我不过刚刚入门而已.....”

    这样的回答让白秀秀很有些惊讶,绝大多数男人,无论什么年龄都会在她的面前极力的表现自己,她也清楚她的魅力能强烈的激发起男性的征服欲,然而似乎眼前这个男生至始至终都没有为她的美貌所分神,一般来说这种男人都是知道她的一些事情,所以潜意识里对她有所惧怕,然而眼前这个男生并不是因为害怕,因为他说话的态度始终都很淡定从容。

    白秀秀伸手捋了一下耳际的发丝,笑道:“你真是一个诚实到可爱的孩子......”

    但在这一瞬间,成默改变了主意,因为他看见了白秀秀举着的白皙手腕上环着一块手表,一块造型是衔尾蛇的闪亮手表.....

    (还有一更会比较晚,大家明天看!另外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