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八章 坏人与坏人。(下)
    人类的每一个细胞中都镌刻着暴力的因子。

    莎士比亚的戏剧、战争电影、动作电影、各种游戏、体育竞技.....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场景都是由暴力构成的,尽管他们是在暴力中显出人性的爱与懦弱或者和平的珍贵。

    但,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一定经历过暴力因子被激发的状况,是以暴力回敬,还是选择文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能力,而不全是由热血或者理智来做决断。

    文明的优越性在于,契约社会能使绝大多数人在受到剥削的情况下也能得到足够的保护,所以无论是维护社会契约平衡的既得利益者还是一个获得暴力技术的载体正在前往食物链顶端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注1),都应该更多的关注世界的粗糙之处,并琢磨如何对其进行修正。——李济廷

    ——————————————————————

    这是成默将近十七年来第一次打架。

    他原本以为打架是一门技术活,但其实打架最终考量的只有打击能力和抗打击能力这两项,技巧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要。

    比如他将小刀撞飞的那记肘击,就是八极拳和太极拳里用腿蹬地发力经腰跨送至肩膀将对手推出的招数,名叫铁山靠,他仔细回味了一下,这一招虽然威力比平常的脚踢和拳打威力要大,但其实在实战中很难用的上,除非对手有明显破绽或实力相差巨大才好得手,否则很难。

    相比之下击倒灰狗的一腿,则来自泰拳的扫踢,实用性就比较高。

    不过成默觉得其实看那些各种搏击教学视频应该是浪费时间了,对普通人这些招式毫无意义,因为是碾压,怎么打都行,而载体之间的战斗方式,也许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暂时这种东西他掌握的讯息太少,实在没有办法去想象。

    但这次试验对于成默来说,完全是必要的,虽然过程可以说是乏味。

    载体与普通人的差距,大概就是拿着武器的大人与三、四岁幼童之间的差距,也许还要更大一些,成默一时之间也很难找出更加恰当的参照物。

    其实成默早就希望能够做一场这样的实验,对于载体的能力他一直有做一些基础测试,虽然缺乏详细的数值,但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碾压普通人也在意料之中。

    而在这场实验中,他最大的收获不是那消耗的五点体力值,而是——度。

    练武的高手一击打死人都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载体这种“超人”。成默在这次打架中最打的收获就是了解了大概使用多大的力量,就能使普通人丧失战斗力,而受伤不至于太过于严重。

    之所以一开始先选择了挨打,并不全是基于测试抗打击能力的考量,也是为万一等下失手,让人受了重伤甚至死去,找一些心理平衡。

    成默虽然对生死这种事情看的比常人更透彻,但毕竟他才16、7岁,他也不是反社会型人格,虽然能够掌握其他人的生死,但对于生命他还是尊重的,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努力求生存的人。

    至于后面那段话,与其说是说给一群听不懂的混混,还不如是说给自己。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此刻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跳出了现有的社会契约能够约束的普通人之外,游离在了人类社会金字塔的外部,成为一个拥有极高自由度的超级人类。

    也许,唯一能够制约他的,只有其他拥有载体的人。

    当然这复杂的心情,只有他自己能够体味,无人能与他分享。

    此时此刻,这原本安静异常略显荒僻的小巷早已经丧失了遗世独立的静谧,里面充斥着无力的呻吟和哀鸣,有六个人跪在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等二十四个红色油漆字的下面,只有两个人没跪着的,一个胫骨骨折的灰狗,正一脸灰白的靠在墙边低声饮泣,另一个是“熊二”,他还躺着在装晕死。

    至于高月美则被成默移到了路灯的下面,靠着灯柱睡的正香甜,对外界发生的这一切都一无所觉。

    成默将高月美放好便回到了还在跪着的一群社会哥背后,他们的躯体在有些潮湿温热的空气里轻微的颤抖着,成默顺手又在地上捡了一根钢管,有武器的打架和没有武器的纯粹是两个概念,根据武器的破坏力,人的战斗力也会成倍提升。

    “大哥,能不能帮我叫个救护车,我感觉我快要疼死了,呼吸困难.....”跪在地上,穿着一件廉价的黑色长袖体恤,脖子上挂着一根粗粗的金链子的小刀回头看着成默恳求道。

    成默看了小刀一眼,淡淡的说道:“把上衣脱掉.....”

    “这.....”小刀扬起满脸是汗,疼的已经扭曲的脸想问大哥你要干什么,见成默手中的钢管似乎动了一下,立刻二话不说,忍着疼痛挣扎着脱掉了长袖t恤,露出了后背纹的一只老虎,只是纹身师的艺术造诣不够高,将一只老虎纹的有些比例失调,像是一副简陋糟糕的雕版画,一片模糊,毫无威慑力,看了只惹人发笑。

    当然,成默这种笑点奇高的人,并没有觉得好笑,他只是等小刀把衣服脱掉,便道:“转过来。”

    小刀立刻就老老实实的转了过来,多余的动作一点都不敢做,敢的下场就在他身边,染着酒红色头发的小毛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牙齿掉了两颗,两只手臂全都是一条条在地上磨出来的擦伤,满嘴是血的正在抽泣。

    成默弯腰伸手戳了戳左胸下方的青紫处,小刀立刻就像杀猪一般的干嚎了起来,见成默面无表情,一脸冷酷,小刀立刻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更大的响声。

    成默并没有理他,只是细心的体会从手指处传来的微妙感受,血液的流动,皮肤的收缩,凝固的组织都能够在他脑海里描画出一幅清晰的图像。

    很快成默就直起身子说道:“断了两根肋骨而已,问题不算严重,手术都不用做,去医院利用肋骨固定带进行肋骨骨折固定,在休息两个月应该就没什么事情.....”

    “艹!你说不严重就不严重啊!说的你好像是医生一样.....”小刀心道,但讲是不敢这么讲的,只能眼眶含泪,梨花带雨的说道:“大哥,人你也已经打了,二十四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也背了,啥时候能让我们走啊?”

    成默拿着钢管有节奏的敲击着地面,在潮湿阴暗的巷子里发出让一群社会哥毛骨悚然的金属声,隔了半晌,他才轻声说道:“你们还没有交待,谁叫你们来的。”

    声音不大,也没有威胁的语气,像在和不太熟悉的人交谈,但几个社会哥们却打心里的觉得害怕,至于逃跑,他们想都不敢想,小毛就是前车之鉴,想逃跑却被这个武力值奇高的怪物,随便的捡了跟钢管就砸到在地,然后提着一只脚就拖了回来,像是在拖一具尸体,仔细看地上还有像是刹车痕迹一般的血痕。

    小刀一张脸已经缩成了苦瓜,艰难的说道:“大哥,我们真不知道,是我们老大安排的,我们只是拿钱办事.....”

    成默知道小刀在说谎,他闪烁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但他并不打算计较,只是问道:“谁是你们老大....”

    小刀没有说话,只是望了望正葛优躺,靠在对面墙壁上的熊二。

    成默也是阴险,他当然知道带头的就是那个矮个子刀疤脸,不过他就是要让小刀说出来,在得到了小刀的答案之后,成默十分礼貌温和的说了句“谢谢”,随后朝着另一边的大熊走了过去,这时所有人都转过头悄悄望着成默的背影,就连靠在墙边的灰狗,哭声也小了些,目不转睛的看着成默。

    巷子里嘈杂的喧闹声又稍微低了一些。

    成默对于这次试验还算满意,总的来说没有打死人就算一个不错的结果,至于被打的吐血,断小腿胫骨,断肋骨什么的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伤,跟他们所想要做的:“打断自己的手”大致上都是同一级别的。

    昏暗的灯光下,平头矮子熊二大部分身体都躲藏在阴影里,只有一只穿着山寨gucci皮鞋的脚在路灯灯光的笼罩范围,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能清楚的听到成默和小刀的对话,也能听到那个魔头拖着钢管在地下摩擦的声响,那声音一点都不刺耳,反而有点令人愉悦,刺激的大熊连冰凉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像是在温水里被煮的那只青蛙。

    熊二属于从小调皮捣蛋不认真读书的混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爷爷奶奶根本管不住他,初中就纠结了一帮人在家乡的小县城的学校里收保护费,毕业之后没考上高中,父母想安排他读中专,他也不读,觉得读中专出来没用,只能做小工,父母叫他来打工,他又嫌活累工资少,看了几本b社会小说和古惑仔的电影,就憧憬着成为老大,于是跟着初中时的好兄弟一起来了大城市打拼。

    他们那个县城的人在省会的火车站很有势力,出门在外自然是靠老乡,顺理成章的熊二也就在火车站哪一块混,专门帮这火车站这一块做生意的人“了难”,比如收账啊,“调节”生意纠纷啊.....

    其实像他们真打的机会不多,一般是以恐吓为主,真要打了,也只敢弄个轻伤出来,根本不像书里电影里演的那样,毕竟这年头,b社会也要按照经济理论来运行,谁也不愿意真的去蹲大牢,除非价格合适。

    但熊二从业七八年以来,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过今天这种状况,八个人被一个人包围了,这简直颠覆了他对“打架”的认知。

    他原本认为武功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然而今天他彻底的相信了世界上还有“气功”、“武术”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要不然根本解释不了眼前这个小子怎么能够一个打八个,还能一拳把自己打飞。

    这种功夫如果他也能有的话.....不过眼下显然不是他考虑将来要不要去少林武校拜师学艺的时刻,而是如何既不在小弟们面前丢面子,又能不挨打的混过去。

    熊二听见钢管和水泥地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忍不住眼皮抖动了一下,叫他有些奇怪的是,他虽然能听见钢管声,却听不见脚步声。

    这一时刻熊二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冷静的,毕竟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什么大风浪没有见过?

    成默自然很轻易的就看到了熊二的眼珠子在眼皮下转动,他走到了熊二面前,淡淡的说道:“别装死,给你三分钟时间,说清楚来龙去脉,说不清楚我就打断你的右手.....”

    仍然在装死的熊二心道:哪能你说不装就不装?出卖凯文,就得罪了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井爷,不能把凯文给供出来.....这件事该栽在谁身上呢?凯文这煞笔又没有说要栽给谁,真踏马好想现在发条信息问问他.....

    然而熊二还没有想清楚该如何回答,就感觉到左手手臂处一阵钻心的疼,像是什么东西在皮肉里挪动了一下,这剧烈的疼痛让他立刻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右手抓着胳膊,看着成默嚎叫了起来:“cnmb!不是说好三分钟的吗?”

    成默看着瞬间就疼的汗如浆出的熊二,慢条斯理的道:“说好的是三分钟打右手,现在打断的是你左手....所以,你现在还有两分钟考虑要不要让我把你的右手也打断.....”

    熊二看着成默冰冷的目光,不残忍,也没有怜悯,完全没有情绪,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他打了一个寒颤,心念电转,“呵呵”冷笑道:“是个富家公子哥,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我们老大安排的,我也是收钱办事。”

    刚才听见小刀一下就把成默给糊弄过去了,熊二还认为成默好骗,但在他说完之后,成默只是站在他面前冷冰冰的看着他,过了一小会,才淡淡的说道:“还有一分钟.....”

    熊二忍着手臂上的疼痛,无论如何出卖凯文的事情坚决不能做,他来星城这么多年,大大小小也打了几十场,从来没有被如此折面子过,打大的,折面子是老大的事情,打小的,一般都是以多欺少,但不管怎么样,道上混,最重要的就是面子,被揍谁都有过,关键是挨揍了之后还能撑住,尤其是在一帮小弟的面前。

    见这样的说辞没能起一点作用,于是熊二一脸凶恶的大骂道:“老子cnmb,我跟你说,今天你所做的一切,老子必定十倍奉还....傻b,迟早你会落在老子手上的....”

    “cnmb....你个小b崽子....今天你要不搞死我,老子一定砍死你,砍死你全家,准备好棺材吧.....”

    熊二面色狰狞的破口大骂,但他面前的成默始终无动于衷。

    当时间快到三分钟的时候,背后那群社会哥都不忍心在看,全部回过了头,果不其然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嚎,很明显熊二的右手也断了。

    此刻熊二面色苍白满脸黑汗,他两只手垂在两侧,只能颤着嘴皮子毫无意义的重复着:“cnmb,老子迟早会弄死你.....”

    成默提着钢管说道:“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熊二完全没想过还会被反问,形势被逆转的他,恼羞成怒含着一口带血唾液向成默吐去,然而刚做出动作就被成默一钢管抽在脸上,喷向了一边,飞出去的不仅有血水、唾液、还有泛黄的牙齿.....

    顿时熊二的右边脸就肿了起来。

    成默道:“因为我最烦你这种,只会cnmb、cnmb的喷子.....显得特别没文化,没素质,没修养.....我问你,mb的b字你会不会写?”

    熊二表情木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字是那个字,应该怎么写,也许是“逼”,也许是“b”......

    “写都不会写,你还成天mb、sb、nb、2b的叫?”说着成默又是一钢管抽在了熊二的左边脸上,力度刚好,肿的一模一样的高。

    抽完之后,成默用顶端带血的钢管,在水泥地上刻下了一个由“尸”和“穴”组成的字,一脸认真的说道:“记住了,这个就是b字,打开《新华字典》第23页,在汉语拼音“bī”这个音节之下,第一个大字就是.....别用这个字骂了一辈子的人,死的那天连这个字都不认识.....”

    熊二满心都是愤怒,都是如何报复,然而低头看着成默用钢管在水泥地上深深刻下的那个字,双腿又忍不住有些抖,这tm要多大的劲才能做到.....

    成默看着熊二的眼睛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凯文叫你来的.....”

    “但你知道我刚才抱的,你不让我放下的女孩是谁吗?”

    “那是我们老板娘,白娘子的小姑子.....所以估计你是没机会上门砍我的了.....”

    成默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我说你是智障、低能,你服气么?”

    听到白娘子的名字,一直很硬气坚挺的熊二忍不住开始哆嗦,原本充满怒火与怨恨的双目瞬间就变的毫无生气,他下意识的不敢相信的说道:“你骗我......”

    此刻熊二那张轮廓模糊的面容上镌刻着惊恐。

    成默没有回答,通过熊二的表情确定罪魁祸首就是凯文,得到了确定的答案,他便转身走向了还在路灯下安然昏睡的高月美,躬身抱起了她,随后朝着巷子口闪耀的霓虹走去。

    成默的背后还有疼痛的低鸣,这让一切更显得寂静,高墙的影子、红色的字迹,晦暗的天光,让这处偏街显得更加幽深。

    黑暗天际在巷子里变得狭窄,一轮清月在长天中高悬,几只黑色的乌鸦从屋顶掠过,路灯微弱,散播着淡黄的光芒,成默的背影在这温暖的光晕里显得颀长而神秘。

    (二合一更新,求推荐票)

    ————————————————————————————

    注1:社会达尔文主义 social darwinism——19世纪的社会文化进化理论,因和达尔文生物学理论有关系而有此名。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著名的有英国的斯宾塞和白哲特(er)——认为影响人口变异的自然选择过程,将导致最强竞争者的生存和人口的不断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