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七章 坏人与坏人。(中)
    刀疤脸用铁管抽了成默一下,然而对方不仅纹丝不动,还处之泰然的回了句让他有些懵逼的话,于是凯文交代给他的那句“臭小子,看你还敢不敢随便勾搭女人”便梗在了喉咙里,不知道说出来好,还是不说出来好。

    经管刀疤脸文化程度不高,也还是知道此时此刻回上这样一句实在太生硬了,可凯文又交代了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要回这句,不可调和的冲突实在让脑容量不够的刀疤脸有些猝不及防。

    再加上刚才这先声夺人的一下完全没有起到效果,让刀疤脸更加尴尬,他将铁管收了回来,心道:难道刚才没有使上力气?

    这么多兄弟在看着他,就属他最能打,被称为火车站扛把子,文凭也是他最高,初中毕业,但现在不仅没有威慑到对方,还被对方一句话堵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实在太矮了自己的形象了!

    刀疤脸强装冷酷的看着成默那张俊美脸孔,越看越自惭形秽,继而恼羞成怒,也不再管凯文交代的对白,咧嘴露出黄牙冷笑,抬钢管在成默的肩膀上戳了几下道:“胆子挺肥的啊!还敢在哥面前整点幽默的?”

    之所以说是抬,是以为刀疤脸实在比成默矮太多了,然而悲剧的是,刀疤脸不管多用劲,对方的肩膀硬是晃都没有晃一下,自己像在戳着一块岩石一般.....

    刀疤脸一脸的懵逼,又不敢表现出来,失了自己威风,只能假作若无其事的又把钢管放了下来,心中疑惑:艹,莫非老子今天手使不上劲?

    成默都没看刀疤脸手上的钢管,只是认真的俯视着头才到他肩膀的刀疤脸的眼睛说道:“你理解错了,我没开玩笑,我是诚恳的希望你们能让我放下她,毕竟你们要打的是我,b社会也是讲道理的对不对?你们也不想闹出人命对不对.....”

    刀疤脸又一次沉默了,对方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一般情况下,被他们围住的人只会惊慌失措的说:“你们要干什么?”“我要报警了!”被吓的四肢发软五体投地只敢哭喊。要不就是故作嚣张的说:“知道老子是谁么?”“今天搞不死我,老子就要搞死你”之类的狠话,但被揍几下之后就会喊爹叫娘的说“不要在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他是第一次碰到被一群拿着钢管围住,还在一本正经的提出要求说:“为了你们打的尽兴,让我把怀里的人放下的.....”

    刀疤脸陷入了思考。

    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就这样同意的话,感觉会很没面子,不同意的话,对方貌似说的很有道理,这又是一个叫他左右为难的题目。

    但转念一想,码的,老子可是b社会啊!老子不是来谈判的啊!于是啐了一口道:“煞笔玩意,你踏马以为你是谁?敢和老子谈条件?”

    接着刀疤脸又看了一眼成默怀里的高月美,暧昧的笑道:“怀里的醉鸡挺正点的啊?既然你不敢抱着她,让哥哥来帮你抱着好了!等教育完了你,在还给你!就怕等下你抱不动,那就可惜了!”

    立刻一圈社会哥都跟着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有人还大声道:“熊哥,打架我不擅长,捡死鱼这种事我擅长啊!交给我好了!我保证不乱摸!”

    刀疤脸看了看成默怀中的高月美舔了下嘴唇说道:“滚一边去,这小妞轮不到你抱,不过这个小帅哥等下可以给你抱去医院.....”

    众人又是一众哄笑。

    成默道:“那就是没得谈咯?”

    刀疤脸先是笑了笑,然后突然暴起,挥舞起铁管就朝着成默的头砸了过去,并大喝道:“谈你麻痹!把他给我按住打!”

    成默虽然没有想到刀疤脸会突然发力,但他的反应还是极其快速的,在刀疤脸挥起钢管的哪一刻,就躬身用背抗住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劈,顺势将高月美放在地面。

    虽然他的视野被前面三个社会哥给遮挡住了,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感受到周围的情况,所有的人都朝他扑了过来,其中后面有人已经扯住了他的胳膊,其中有人搂住了他的腰,似乎是想要把他拖到墙边去,而正面过来的人则是要抢走高月美.....

    成默犹豫了一下,还是扑倒在地,强行盖在了高月美的身上,带的后面拉扯他的人“哎呦”一声,踉跄了两下差点摔到。

    见成默扑倒在了地上,刀疤脸道:“艹!小子还想当护花使者啊?这么有情有义?告诉你!哥哥打的就是护花使者!看你还敢不敢随便撩妹!”

    对于自己能完美的把凯文交代的这句话插进去,刀疤脸十分得意,并且还把勾搭女人换成了“撩妹”当下流行的词汇,刀疤脸更是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满意,于是他又是一铁管砸向成默。

    而成默则感受到了铺头盖脸的铁管击打,其中夹杂着没有章法的乱踢乱踹,而他怀里的高月美则像睡美人一般昏睡着,对周遭的一切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不知道此刻她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上。

    成默丝毫没觉得自己压在高月美柔软又有弹性的身体上有什么不妥,至于高月美在他面颊处均匀温热的呼吸也没让他产生什么异样的情绪,他的身心全部放在了感受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钢管以及脚踢上.....

    成默的隐忍有了成果,在八个社会哥的暴打之下,他看见自己绿色的体力值掉了五点,至于痛感,有一点,但并不强烈,大略就是自己打自己耳光的强度,成默也不清楚社会哥们是不是没下狠手,但如果他们拿的是刀的话,应该能给载体造成更多的伤害。

    八个社会哥一边骂着“cnmb”一边有节奏的打了半晌,见成默一动不动,刀疤脸连忙道:“住手!”有些紧张的说道:“艹!不是叫你们打断手就行了吗?晕过去了?不会死了吧?怎么一声不吭?”

    他紧张是真心的,毕竟他也不想搞出大事情来。

    其他社会哥都赶紧住了手,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看,都不由自主的离开成默的“尸体”好几步,似乎准备随时跑路。

    这时趴在高月美身上的成默双手撑地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轻声道:“挨打还要出声么?”

    关于载体的伤害承受能力,应该是测不出更多了,现在该他测试一下载体的攻击能力了。

    见成默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围成一圈的社会哥们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震惊,挨了一顿暴揍还能这样轻松的站起来,这是他们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奇幻经历,大多数人这个时候应该痛哭流涕的在地上打滚了。

    握着钢管的熊二手心里全是汗水,这时他才想起来凯文说过:“好像这个小子很能打.....”他不信对面这个看上去并不强壮的男生能一个打八个,于是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你们别玩了,这次认真点,打断他的手.....”

    他以为除了他之外,其他几个人都没有用力。(bgm——《codenamez》泽野弘之)

    成默道:“你们没有认真么?那现在认真点,让我感受一下。”

    熊二怒骂道:“艹你麻痹,还在老子面前装!”说完又是一钢管朝着成默的头部砸了过来,这一次成默没有躲,更没有抗,而是准确的用右手一把抓住了在空气中飞速掠过来的钢管,于是钢管就在空中凝固了,熊二的动作也凝固了,他试图把钢管的控制权夺过来,然而钢管像是生了根一般长在了成默的手中。

    熊二心中升起了不详的预感,大声道:“麻痹的!还楞着干什么?给我打啊?”

    成默看着熊二问道:“打人是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码的!你以为我们火车站出警队是吃干饭的吗!”熊二觉得面前这个人有些莫名其妙,可他的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飞了出去,当他的背部砸在了巷子那破旧的墙壁上时才感觉到了腹部火烧一般的疼痛,然后就是浑身乏力,接着他看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开始那个一直在挨揍的男子此刻有如天神下凡一般。

    “注意脚下,不要踩到女士了.....”他的声音和腿划过空气的裂空之声混合在了一起,飞过还躺在地上女人上空,快若闪电横踢向冲过来的灰狗,瞬间就将叫喊着冲了过来的灰狗踢倒在地,顿时灰狗那壮声势的叫喊,就变成了一声惨嚎,本来直着的腿好像被车压了过去一般,弯掉了。

    熊二已经忘记了腹部的疼痛,他觉得自己此刻一定在做梦。

    “cnm”小刀也挥着钢管朝着那个人的背后劈了过去,然而那个人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转身用手肘直接朝着小刀怀里一靠,小刀也飞了出去,接着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像是蚊子在耳边飞过一般,在静谧的空气中散播开来.....

    然后他就靠在了一旁绿色的塑料垃圾筒上,顿时几个白色的塑料袋就凌乱的盖在了他的头上身上,然而小刀却动都没有动一下。

    成默看了一眼小刀道:“不好意思,好像稍微用力了一点......”

    这不过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而已,就在地上倒下了三个,而另外五个人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一起上!”开始说擅长捡死鱼的红发社会哥举起钢管喊道,然而没有人响应他的号召。

    红发社会哥又声嘶力竭的大喊道:“他一个人怎么也打不过我们五个.....”这已经不像是鼓劲了,像是恐惧的挣扎。

    成默面无表情的慢慢的朝着站成扇形的红发哥五个人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轻声的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知道世界上为什么存在法律和道德吗?”

    成默将双手举了起来,手心朝着自己,他看着自己的手心,一步一步的向着五个正在颤抖的社会哥逼进。

    “因为强者需要约束,弱者需要保护......”

    “所以说法律和道德,都是用来限制强者的。”

    “你们错的并不是突破法律和道德使用暴力。”

    “暴力,并没有对错,暴力多好用!能够最直接了当的解决问题,多么方便的手段,你们看世界上那么多战争,不管它号称正义还是师出无名,都是强者在用暴力解决问题,所以暴力并没有错.....”

    “错的,是你们身为弱者,还要使用暴力这种专属于强者的武器.....”

    “于是在遇到真正的强者时,你们就没有了最后的保护壳.....”

    “作为一个弱者,却没有做弱者的觉悟,不克制欲望,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弱者,注定会被社会淘汰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