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六章 坏人与坏人。(上)
    凯文一直在留意洗手间那边有什么动静,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早该过来了,然而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不仅梁君伟和高月美没有回来,就连林之诺也都没有出现,凯文寻思自己得叫人来吧台顶一会,自己去洗手间那边看看。

    毫无疑问,一定是出事了。

    凯文心中兴奋,似乎一切都在按照他谱写的剧本在行进,这也是他正期待的结果,如果林之诺那小子和梁君伟起冲突的话,自己等下还可以添油加醋的批评林之诺一番,再假作安抚梁君伟.....

    凯文仔细认真的构想了一下自己等下应该怎么说,说些什么话,按照什么样子的语气,好让两个人的矛盾更加不可调和......

    正在斟酌的时候,忽然间正在头顶旋转的彩色射灯停止了旋转,接着灯光大亮将整个酒吧照的如同白昼,正在这暧昧空间里回荡的温柔音乐也戛然而止,这让正在黑暗和阴影中亲热呢喃的男男女女吓了一大跳,不少客人还站了起来四下张望,有些人在问怎么回事。

    站在吧台里的凯文也一脸的莫名其妙,按道理来说,就算林之诺和梁君伟打起来也不至于引发这么大的动静.....

    “不会出人命了吧?”凯文心里突突的跳了几下,他就算坏,这种事情也是不愿意看见的,良心这种东西,凯文虽然不多,但也还是有一些的。

    凯文皱了皱眉头,将手中调了一半的酒放下,准备去看看,这时便看见大眼文一脸严肃的走上了酒吧中间正方形的小舞台。

    只见穿着修身西装,梳着背头的大眼文拍了拍话筒,然后咳嗽了一下说道:“对不起大家,我们酒吧出了一点意外,需要暂停营业,今天的酒全部免费,需要退款的请等就近的服务员为您办理退款,不接受退款的,可以领取我们酒吧的双倍消费卷.....每张桌子留一个人就行,其他人就缓慢有序的从正门离开......”

    大眼文的话音刚落,整个音颜就一片混乱,无数人一脸懵逼的在追问站在场子里的服务员出了什么事情。

    凯文心头疑窦丛生,眼下的状况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果出了人命大眼文应该没这么淡定,如果林之诺和梁君伟打架受了重伤,大眼文不会这么兴师动众。

    凯文从吧台出来走向刚从小舞台上下来的大眼文,拦住他皱着眉头问道:“大眼文,你在搞什么鬼?今天难得这么好的生意,你突然来个全部免费?你是疯了么?”

    大眼文看了凯文一眼,他的脸上没有笑容,一般来说大眼文对谁都是笑呵呵的,还是那种很真诚的笑容,即便是对凯文也一样,但现在他很严肃,严肃的有些反常,这让凯文心中升起了不妙的预感。

    大眼文道:“老板娘的吩咐....”他抬腕看了下表道:“人应该马上就到了....”

    一听到“老板娘”三个字,凯文心里打了个寒颤,他勉强笑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把老板娘都惊动了?”

    大眼文自然不会怀疑这件事能和凯文有什么关系,毕竟提醒他梁君伟下药的正是凯文,说起来这件事凯文还有功劳,于是大眼文亲热的拍了怕凯文的肩膀,凑近他道:“这件事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你知道那畜生给谁的酒里下了药吗?”

    凯文强忍住脱口而出的“谁”,只是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大眼文。

    大眼文叹了一口气道:“那是高小姐,老板娘的小姑子,老板的堂妹.....这下梁君伟那小子不死也要脱层皮.....”

    凯文一听到这个消息,心跳陡然加快,像是蹦极快要被人一脚踹下跳台,他立刻安慰自己道:还好没有人知道我做了什么,我跟梁君伟说的话,够不上什么证据,还好我告诉了大眼文梁君伟要下药,叫林之诺跟了上去.....

    这样的想法让凯文稍稍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毕竟白秀秀在他心里,实在是一块巨大的阴影,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囚犯面对典狱长,虽然你很少能见到她,但你知道自己完完全全的生活在她的统治之中,她的一言一行都能决定你的生死,凯文假作义愤填膺的道:“梁君伟那畜生呢?”

    大眼文只是看见凯文脸色稍变,这完全是意外的正常反应,再说他也完全没往那方面想,于是回道:“被抓住了,就在走廊那边.....”

    凯文按住心中的一丝慌乱一丝恐惧,假装不在意的问道:“那高小姐没事情吧?林之诺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大眼文道:“高小姐中招了,我叫林之诺送她去了医院,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顿时凯文感觉血液一下全部涌上了脑袋,冲的他一阵晕眩,一颗心这下直落谷底,他强笑一下道:“那就好,那就好.....”此刻凯文只能不停的祈祷林之诺一定要打车走,一定不要被熊二和灰狗他们拦住......

    凯文心急如焚伸手去摸手机,打算马上跟熊二和灰狗他们打电话,叫他们离林之诺远点,千万别拦住他,他转身朝着吧台走去,招呼也没顾得上跟大眼文打,结果被大眼文一把抓住了胳膊。

    焦急万分的凯文回头正待问大眼文怎么了,就看见酒吧门口进来了两男两女都是穿黑西装一脸严酷保镖样子的人,接着一身闪耀的白映入他的眼帘,像是阳光下远山的积雪,刺目又冰冷的白.......

    ————————————————————————

    华灯弥漫在这个城市的表面,给这钢铁丛林增添了温暖的色调,天上月色摇晃,人间明暗交缠,每个夜晚都比白天显得短暂。

    虽是午夜,但解放西路上一派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仿佛夜晚从不曾降临,这是座不夜的城,然而就在转角的阴暗小巷里,只有两三盏路灯衬托的安静角落,正演绎着一段不那么和谐的插曲。

    成默的感官已经开放到了最大,巷子里有些污浊的空气,沿着墙角快速跑动的老鼠,锈迹斑斑的锥形铁盖子下,昏黄的灯泡在老旧的墙壁和潮湿的路面上撒下一圈折叠的光斑,有飞蛾和蚊虫扑楞着翅膀在这温暖又光明的地方舞动。

    漂浮着的虫蛾在灰色的瓷砖上投射出一个黑色的斑点,那些斑点在红色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油漆字中移动,像是抹不去的污渍......

    圆形铁管在有形的稀薄空气中摩擦出的微微风声在成默的耳朵都是可以捕捉的音符,他可以躲过去,甚至可以半转身一脚把这个矮胖刀疤脸一脚踹飞,但是成默并没有,只是细心的感受着铁管与背部接触的那一瞬间,来自载体的反应。

    刀疤脸的哪句“知道为什么打你吗?”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就在狭窄的巷子里开始回荡。

    声音相当的沉闷,但被抽的成默几乎没有疼痛感,这种冲击力最多就是自己坐在凳子上去靠椅背的那种级别,成默看了下自己的体力值,也没有丝毫的动弹。

    这样的打击完全对载体造成不了伤害,成默心想,等下必须得让这群人打的卖力点,才能测试出一点点载体的伤害承受能力,就怕这群人拼尽全力都不能给载体带来一丝一毫的威胁。

    于是挨了这一抽之后,他站在一群神色凶恶的社会青年围困中动也不动,仿佛刚才根本没有被打一般,转过那张俊美又冷漠的面容,看着刀疤脸道:“我不关心你为什么打我,我只想问一下,在打我之前,能不能让我把这个姑娘放下,好让你们打的更尽兴一些.....”

    (本来昨天想写一篇《妹偶》的番外的,然而坐在电脑前面却没什么头绪和灵感,容我在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