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五章 坏人与好人!
    洗手间里并不明亮的灯光让人觉得迷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有个穿着制服的老婆婆正在拿毛巾擦着白色的洗手台。

    高月美走进洗手间就发现自己的腿十分的僵硬,像是没有了知觉,很明显因为酒精的作用,药效发挥的比她想象的要快,她走到洗手台的前面,双手撑着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她看着繁复花纹的黄铜镶边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高月美使劲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让原本整齐的pixie短发一下就凌乱了起来,不过这完全不影响高月美的美丽,只是原本的俏丽与精致变成了野性与娇艳。

    不过此刻高月美完全无心欣赏自己,她打开水龙头,然后稍稍弯腰接了一捧水,低头准备吞咽下去。

    可刚吸入口中,那一股子混合着铁屑味的氯气口感,让平时只喝fiji矿泉水的高月美忍不住立刻又吐了出来,她干呕了几下,抬起头来,想到一口自来水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于是打算弄点矿泉水来救急,喝自来水她实在接受不了。

    这时高月美意识还相当的清醒,只是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她没有接老婆婆递给她的纸巾,只是从香奈儿里面抽了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然后踩着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

    这一路还和好几个进来的女人还发生了碰撞,高月美不停的说着“抱歉”走到洗手间门口,还没走出去,就看见了站在女洗手间门口不远处正等着的梁君伟。

    高月美顿时停住了脚步,靠着有些冰凉的贴着黑白色马赛克的墙壁犹豫了。

    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梁君伟过来强行要扶她,还有没有力气挣扎,她发现了自己的意识正在不知不觉的快速流逝,因为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走到洗手间门口,也忘记了离自己给嫂子和沈幼乙发信息过了多久了,她甚至忘记了现在她依旧可以掏出手机打电话....

    高月美脑子一团乱麻,只是不停的在后悔自己离开座位来洗手间,她觉得自己应该老老实实的在位置上呆着,这样起码还有林之诺看着她.....

    这种后悔的情绪在高月美的脑海中闪过,其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当她看到梁君伟不知道说些什么,念念有词的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心里只剩下了惊恐。

    高月美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魔术师从黑色礼帽里抓出来的兔子,浑身颤抖着看着台下观众面露笑容,而自己却在等待未知的结局中焦灼。

    高月美想喊叫,但此刻γ-羟xxx的效果让她连呼喊都已经没了力气,只能无力的小声呢喃,她无意识的向下挪了挪了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不过高月美知道自己不能慌张,必须得撑住,于是很快她竭尽全力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但这种深陷于泥潭的感觉还是在慢慢的吞噬着她,走廊上的白色吸顶灯那么明亮,那光线多么的温暖,可是她却觉得浑身冰冷,茫然无措,惶恐无助。

    她看见梁君伟漆黑的瞳孔里仿佛是无尽的深渊,充满怨恨与毁灭的深渊。

    高月美多希望这个时候又人能够来帮帮她,把她从这个叫人绝望的地方带走。

    ———————————————————————

    梁君伟看着高月美粘着一些水迹的完美脸颊,那滑嫩的肌肤像是透明凝脂,上面固结着惊惧的表情。

    即使是害怕,对面的这个女人还是让人心动和冲动,尤其是那一双颀长的双腿,被黑色的破洞牛仔裤裹的丰腴又曲线分明。

    梁君伟忍不住心潮澎湃,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切可能的后果,迷失在了高月美无声的诱惑之中,他被眼前火焰一般的美所吸引,像只飞蛾一般的扑了过去。

    这一个瞬间所有的担忧都消失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点把这个女人带走。

    巨大的不可遏抑的冲动怂恿着他朝着高月美逼进。

    欲望将他的灵魂烧成了灰烬。

    高月美看着带着诡秘笑容靠近的梁君伟,下定决心一定要拼命挣扎。

    这时恰好有刚上完洗手间的两个女人里面走了出来,与高月美擦肩而过,高月美像碰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想伸手抓住其中一个女人的胳膊,结果突然听到旁边的女人惊叫了起来:“那不是那个叫小林的帅哥调酒师吗?哇!哇!本人好帅!我们找他去合影去.....”

    高月美手只是碰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胳膊,就楞住了,她顺着这个女人的视线望了过去,就在她未曾注意的侧面,林之诺正双手抱胸用肩膀倚墙而立,他的面孔像是柔软又遥远的泛着月光的白雪,像是永远不会被世俗污染的清冷与洁白。

    这一个刹那,高月美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原来他并不是那么冷漠无情,原来没有被抛弃是如此的幸福,原来被拯救的感觉是如此的欣喜,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都教授这样的人存在。

    高月美鼓起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近在尺咫完全没有防备的梁君伟,然后挤开她前面的两个女人,跌跌撞撞的像成默冲了过去去。

    身体的本能促使着她靠近他,她最后残留的意志呐喊着让她抱紧他,像是溺水的人搂住了漂流的浮木,像是掉下深渊的人抓住了一根绳索.....

    ————————————————

    成默清清楚楚的看着高月美向他奔了过来,他只是打算悄悄看着,不让梁君伟把高月美带走就行,哪知道药效发挥的居然如此之快,让高月美已经处于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状态,于是她只能放弃矜持向他冲了过来。

    有些变量真是无法计算的。

    此刻成默避无可避,如果他让开,后面就是楼梯,以高月美这样的状态,肯定刹不住车。

    从这样陡峭又狭窄的楼梯滚下去,非死既残。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时穿着白大褂走路带风的高校医,真的像一阵风一般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一阵柔软、香甜又温暖的风。

    她的鼻息间还带着干邑白兰地的柠檬花香,她的身体软和的像是奶油蛋糕,仿佛稍稍用力就能勒出香甜的蜂蜜,她搂着他脖子的手臂靠着他躯干的身体还带着旖旎的温热.....

    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的成默很难形容此刻的感受,尤其是在载体的触感格外敏锐的状况下,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被校医小姐姐如此亲密无间的抱住,这让一向冷峻的成默脑子里都短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上了一丝丝难以觉察的红晕。

    他伸手想把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的高月美推开,但高月美却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一句小声又无助的:“帮帮我,我害怕。”

    这柔弱的像是乱雨中颤抖着的梨花般的声音让第一次经历这种状况的成默有些不知所措。

    成默实在没有想到高校医居然会视他为救星毫不犹豫的就扑了过来,要知道高月美落到这个地步,他其实也算小半个帮凶,成默想推开高月美的双手在空中凝滞了一下,然后他就看见了梁君伟充满怒火的眼睛。

    那是嫉妒、是怨恨、是毁灭.....

    梁君伟失去理智的怒吼道:“放开她!”那表情就像是成默是反派,正在挟持他的女人一般。

    这叫成默有些无语,他本不那么想和梁君伟起直接的冲突,但既然答应了凯文过来,就计算到了有可能会和梁君伟起龌蹉的可能性了,成默也不是那么担心,毕竟他处在载体状态没必要那么担心被报复,只是可惜必须提前结束他的酒吧打工计划了。

    被凯文算计虽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但也没有那么难以令人接受,成默对于大眼文和凯文的权利之争没有兴趣参合。而他之所以能被算计到,归根结底,并不是凯文的计谋够厉害,而是成默并没有理智到冷血,没有完全忽略高月美的安危。

    毕竟抛开林之诺的身份,作为成默来说,他还是欠高校医的。

    其实成默觉得这样也好,他也不用找理由拒绝大眼文,离开酒吧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他想要做的事情,这样他可以把时间集中在研究载体上面。

    反正高校医给的两万加上今天提成的五千,还有这些天在酒吧赚的钱,已经足够他参加夏令营还绰绰有余,至于测试器材的钱,只能另外想办法。

    因此成默并没有像梁君伟要求的那样放开高月美,而是将已经瘫软在他怀里的高月美双手扶住,让她不至于滑下去,淡淡的说道:“做了下三滥的事情还敢在这里如此理直气壮的嚣张,真是叫人惊讶。”

    这是警告,也是提醒。

    听到成默的话,梁君伟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他知道他下药的事情也许已经败露了,于是刚才的气势完全不见了踪影,他有些惶急的朝着酒吧冲了过去,打算快速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成默也没有要拦住梁君伟的意思,既然已经被迫陷了进去,就必须保证自己最小程度的被牵连,如果梁君伟没跑掉,等下高月美她们叫来警察的话,他肯定也要去录口供,这对于没有身份的成默来说,更是无法预知的危险。

    成默只能放梁君伟走。

    但在梁君伟越过成默正要转向酒吧里面的时候,忽然被一个人带着两个保安拦住了,那人狰狞的一笑,说道:“梁大少!不好意思,你不能走!”

    成默回头就看见大眼文一把抓住了梁君伟的胳膊,并对两个保安说道:“把这个兔崽子给按住....md,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打高小姐的主意.....”

    说完大眼文就朝着横抱着高月美的成默走了过来,面色紧张的说道:“高小姐怎么样了?”

    成默完全没有料到还能出这种意外,但依旧不动声色的道:“已经失去意识了.....”

    此刻他观察大眼文的神情,就能判断出高月美的身份应该十分特殊,以至于她通知了某个人之后,立刻就有人给大眼文下了指示,而这个人强大到根本不把梁君伟这种富二代当回事。

    事情开始朝着成默无法预知的方向发展。

    大眼文看着高月美一只手吊在一侧,脸埋在成默的臂弯里面,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小林,我不是叫你提醒高小姐了吗?”

    成默则淡定的回答道:“我提醒了啊!但是已经迟了,这药早就下了.....”

    大眼文无奈,回头看了被两个保安夹住的颤抖如筛糠一般的脸色苍白的梁君伟恨恨的骂道:“艹!煞笔玩意,你这次死定了.....”

    成默也看了眼梁君伟,假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文哥,怎么了?你这么紧张?”

    大眼文苦笑道:“你说这是什么事.....你抱着的这位高小姐是我们老板娘的小姑子...刚才我们老板娘跟我直接打了电话,叫我看住梁....这个畜生..保护好高小姐,幸好你跟了过来,没让高小姐出什么事情.....”顿了一下大眼文打了个寒颤,接着说道:“要不然我今天估计都没啥好果子吃....”

    成默装作松了口气道:“幸好,我看情况有些不对,于是跟了过来....”接着他又假作无知的问道:“文哥,那现在要报警吗?”

    大眼文摇了摇头道:“暂时不用,一切等老板娘来了再说....”接着大眼文看了看抱着高月美的成默暧昧的笑了笑道:“你这次有功,等下老板娘不会小气的.....还有你老占别人姑娘便宜干什么?找个卡座把高小姐放在沙发上....”

    成默心念电转,这时留在这里不可预知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于是他露出一丝担忧说道:“我觉得还是赶紧把高小姐送去医院吧?这种叫做γ-羟xxx的药与酒精混用时,可能对身体有伤害.....”

    听到成默的话,大眼文眼睛顿时就睁大了,唾沫星子都飙了成默一脸的惊道:“艹!你怎么不早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高小姐送去医院....”

    成默“哎”了一声,便不疾不徐的往楼梯走去,但他并没有打算穿过酒吧乘坐电梯,而是直接走向了狭窄陡峭的楼梯,当成默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大眼文又忽然开口叫住成默道:“小诺....”

    这一声把成默吓了一跳,估计要是本体在这里心脏病都要发了,他回头道:“文哥,怎么了?”

    大眼文一边摸口袋一边问道:“你身上带钱了吗?”

    成默道:“有....我身上有刚才高小姐打赏的两万块,再说这不还有手机吗?”

    大眼文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道:“艹!你看可把我给急的.....你快去!医药费等下给你报销。”

    于是成默转身走下狭窄的楼梯,走了几步,大眼文忽然又大声问道:“你一个人行不行?要帮忙吗?”

    成默对着墙壁翻了白眼,心道:有什么话,不能一次性说完吗?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文哥,放心吧!这英雄救美的机会就交给我吧!”

    大眼文哈哈笑道:“我看你一向不近女色的?这下怎么这么灵泛(聪明)了啊!?”

    成默恰好走过楼梯的拐角,说道:“这一次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大眼文看着成默的背影喊道:“到了医院给我打电话!”

    成默大声回道:“好”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一楼通向出口的走廊,紧急通道的走廊里灯光昏暗,白色墙壁上盖了不少“急开锁”“疏通下水管道”的电话号码印章。

    成默稍稍松了口气,事情忽

    始料未及,人生毕竟不是做题,外部的各种能够影响到结果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这件事对于成默来说,完全是突发事件,考的就是随机应变,此刻他复盘整个过程,发现自己交出的答案只能勉强及格。

    成默沉着脸走到出口的时候,街上的人流还是很密集,各种五光十色的灯光把解放西路照的如同白昼,无数人都转头看着抱着高月美的成默,视线搁在成默的脸上久久放不下来,也有人在打量成默怀中的高月美,虽然看不清高月美的相貌,但那窈窕蜿蜒的身线,已经足够让人断定是个美女了,还一定是个大美女。

    能被成默这样的级别的大帅哥抱着的女人,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一定足够美!

    成默顶着众人打量的视线,逆着人流抱着高月美快步向省人明医院走去,他打算把高月美送到医院在看情况要不要消失。

    当他快步走到人烟稀少没有路灯的八角亭和城市经典中间的巷子边时,警兆忽生,突然间就从高楼阴影遮蔽的巷子中走出了七八个穿着十分社会的年轻人,拦在了成默的前面....

    成默抱着高月美,面无表情的停住了脚步。

    其中留着圆寸一脸横肉还有一道刀疤的矮壮男青年,手里握着一根钢管,一边挥舞拍打着手心,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啪声,一边露出泛黄的牙齿,凶残的一笑,低声道:“林之诺,过来这边,我们有事情要和你谈谈.....”

    成默冷冷的盯着那根一上一下的银色钢管,没有说话,被一群笑嘻嘻的社会青年推推囔囔的裹挟进了阴暗的小巷。

    一抹淡淡的月色从高楼大厦的夹缝中透了过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潮湿的腥味,小巷里面的昏沉寂静和外面街道的辉煌热闹成了鲜明的反差,如同两个世界。

    走在成默侧面的圆寸刀疤脸,见已经到了四下无人也没有摄像头的“安全”地带,偏头看了看成默怀中的高月美,心道:这妞还真是极品!难怪凯文哥要揍这小子的。

    刀疤脸看着高月美晃了半天神,被背后的人推了一下,才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冲着成默阴森的一笑,挥动钢管朝着成默的背部击去,同时无比装逼的说道:“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二合一更新,今天是我的生日,通宵鏖战,就不在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