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三章 好人成默(2)
    (感谢“昵称已存在都抢”的万赏,公布一个书友群:203154602)

    上帝自己都背负着十字架,那就是在告诫世人,每个人都有阴暗面,都需要忏悔。同时也是在提醒世人,向前走,别回头,前面就有光。——成默

    ————————————————————————————

    大眼文收到凯文发来的短信,刚开始还有些疑惑,毕竟这种在女人面前做好事的机会他不会放过,但后面一仔细斟酌下药的人是梁君伟,也就明白了过来,凯文这厮真是鸡贼的很。

    大概就是“反正这事我是告诉你了!你不管的话,出了事情该你负责!你管的话,势必得罪梁君伟这个大客户!”总而言之就是要把他大眼文架在火上烤。

    以大眼文的脑力能够想到这一层已经很是难得了,要不然也不至于开始跟着高东升高老大混,后来又跟死心塌地的跟着白秀秀,还是只能当个酒吧的主管。

    大眼文此刻真是脸上笑嘻嘻心中ma卖pi,虽然已经把凯文这个虚伪的家伙通了一万遍,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下药这种事情大眼文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在音颜的。

    一是他虽然年轻的时候因为兄弟义气干了不少混账事,但对女性还是十分尊重的,这种下三滥的龌蹉手段他也相当看不过眼,拿钱砸,是你情我愿,下药,不仅犯法,还为人所不齿,在号子里被整的最惨的都是强x犯。

    二来,不管出不出事情,音颜可是老板娘自己休闲的场所,这件事万一被老板娘白娘子知道了,被惨削一顿都是小事,饭碗保不住那就是大事了,大眼文自问凭他的能力要不是跟了个好老板,在哪里都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了。

    虽然老板娘对下面的人出手大方,但狠起来,绝对是六亲不认,对于老板娘的手段,别人不清楚,大眼文可是知道不少,能坐到高云这种全国都排的上号的大集团当家人的位置,那可不是凭借遗孀这个名号就能够妄想的。

    在高云的老板高东升刚死的时候,高云的权利格局是十分明显的,白娘子所代表的外戚和功臣集团控制着房地产业务,而正统“皇族”高氏集团则控制着大部分财权以及其他固定资产的运营,三股势力原本是相互制约,构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平衡。

    当时最强大的还是功臣集团,最弱的外戚集团感觉分分钟钟都会被清理出局,然而不到三年时间形式就逆转过来,白秀秀所代表的外戚集团出人意料的没有联合“高云皇族高氏”对抗功臣集团,而是迅速的布局,以雷霆手段清洗了功臣集团,掌控了高云的支柱性的产业房地产,接着倒逼高氏不得不臣服,让“高云集团”实际变成了“白云集团”。

    如今说来倒是轻松,但当年可真一点都不轻松,说腥风血雨也好,说波澜壮阔也好,那真是大眼文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唏嘘不已,能活到今天都是运气的一段峥嵘岁月。

    要知道白秀秀清洗的高云功臣都是些什么人?

    那都是跟着高东升从一个拉矿的司机从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的人物,他们不仅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深有体会,对于权利、金钱、人心之间的角力也有清醒的认知,他们大多从前一名不文,抓住机会努力拼搏,就成了这个时代的大哥级人物。

    但。

    他们全都被当时才二十六岁的白秀秀给摆平了,有些人是真平了,一辈子在也没有机会竖起来;有些人还竖着,但雄心壮志已经彻底的扫平了。

    由此可知,他们的老板娘白秀秀是多恐怖的人物。

    大眼文无需多想,立刻从厨房赶去了吧台,大眼文走到吧台侧面的时候,扫了两眼,看见成默正在调酒,他前面坐着的大概就是梁君伟想要下手的美女,这个美女上个星期大眼文也看见过。

    上个周末她打扮的要成熟的多,今天则穿的很学生,看上去跟二十岁的大学生没啥区别。

    大眼文不是凯文,记忆力没那么出色,他对这个短发美女印象深刻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她长的足够好,还因为她有些面熟,倘若大眼文知道高月美姓高,也就会恍然大悟他为什么觉得面熟了。

    但此刻并不知道高月美身份的大眼文有些犯愁,这件事肯定是要阻止的,但如何阻止却十分的考验情商,毕竟他也不能肯定梁君伟确实有下药这样的企图,他贸然去警告梁君伟的话,万一凯文是忽悠他,就想他得罪梁君伟的呢?

    就算梁君伟有,那去警告无疑也是揭人脸皮的事情,那是彻底的得罪了这帮子富二代了。

    等事情发生了再去阻止,那是更加糟糕的选项,事情也许会变的无法收拾。

    最好的,唯一的策略,无疑就是暗中提醒高月美,让她不要理会梁君伟,不要中套,而能够承接暗中提醒这样工作的只有林之诺了。

    进了吧台大眼文也没有再去看梁君伟和高月美,径直靠近成默,扶着他的胳膊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你暗中提醒一下你前面的这位女客人,她旁边的那个梁公子可能要给她的酒里下药.....”

    正在调酒的成默,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抬眼看了下高月美和梁君伟。

    成默小声道:“文哥,这个消息是凯文告诉你的吗?”

    大眼文有些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

    成默敲了下铃,喊服务员过来的同时,把调好的鸡尾酒摆上了托盘,并小声道:“这个你别管,这里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大眼文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笑道:“行!你办事我放心。”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吧台。

    在大眼文眼里,林之诺虽然年纪不大,但做事还是十分靠谱的。

    没什么文化的大眼文,格外的羡慕和喜欢林之诺这种读名牌大学的聪明人,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小时候没有认真读书,限制了自己的发展,老板娘手下的猛人大多数都是国外什么什么大学的什么什么鬼硕士,至于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大眼文没文化,记不住那一串外国名字。

    在他眼里,就上次林之诺在保安室怼面前这个女生的那段表现,就足够征服他的信任感了,于是大眼文也就毫不犹豫的把事情交给了成默,也就是林之诺。

    成默之所以猜到这个消息是凯文给大眼文的,也是凭借出色的耳力,开始听到了凯文和梁君伟的对话,任梁君伟如何老奸巨猾,也想不到他想要坑的人,根本就是个挂b。

    但即便成默此刻处于开挂状态,知道了不少信息,此刻也没能推测出凯文的最终目的,毕竟他虽然知道这个社会的现实很残酷,只是知道而已,并没有真的亲身经历过,实际上在成默十六年的人生里,他遇到的,绝大多数都是不好不坏的人。

    而这些人里,所表现出的善良一面,远比坏的一面要多。还没有进入社会的成默对于书中所描叙的人性之暗,还没有那么深切的体会。

    但今天,也许成默将接触到这个世界不那么美好的一面。

    当下并不是思考人性的时候,成默如果提醒高月美,就必须考虑到以高校医的性格,知道了这件事情会如何反应,毫无疑问,给梁君伟一耳光就是轻的。

    高校医这样直爽,喜欢不喜欢都挂在脸上的人,绝对不会隐忍。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一定会扯到成默身上,不管梁君伟是否有下药的企图,成默无疑都将收获梁君伟的怒火。

    成默并没有转头去看身侧的凯文,但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市井之民的高超智慧,给一道错误的题目,让你必须回答,而只要你回答,答案就是错误的。

    正当成默思考应对之策的时候,就看见了梁君伟已经端起了一杯路易十三正在找高月美碰杯。

    他假装拿桌布抹台面,凝神细听两个的对话,同时用余光悄悄的观察梁君伟的表情。

    一眼成默就瞧出了梁君伟有蹊跷,他说些什么并不重要,对于懂得微表情的成默来说,他向外翘起的手指,僵硬的表情,额头上的汗珠,频繁的眨眼无疑都在说明一件事情。

    他十分紧张。

    并在竭力的掩饰这种带有恐惧的紧张。

    这种紧张和不需要掩饰的紧张完全不是一种表现形式,像人们在表白时的紧张,听到成绩时的紧张,都是略带兴奋与期待的,表情不会是这种状况的僵硬,只有做了不好的事情,害怕曝露,内心担忧,才会是这种表情的紧张。

    因此,凯文并没有说谎,很可能梁君伟真在酒里面下了药。

    但成默如果现在去阻止的话,对他来说利弊难分,收获高月美的好感,得罪梁君伟。

    这就是凯文所期待的。

    凯文对成默来说是敌人,前面他找胖子来刁难他的事情,成默并没有忘记,他想要获得酒吧控制权的事情,成默也没有忘记。

    敌人期待的事情,肯定不能去做。

    于是,成默一言不发的看着梁君伟以一杯泯恩仇的理由,劝说了高月美喝下了那杯应该下了药酒。

    他必须得置身事外,还得让梁君伟受到教训.....

    成默翻开脑海里的小本本,心道:这些天你因为高月美一句话就刁难我的账,也是时候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