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九章 好人成默(1)
    梁君伟这一周都泡在音颜,自然知道成默的名字叫做林之诺,其实一直以来梁君伟都在努力尝试着和成默套近乎,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成默没有仗着载体的武力优势把梁君伟一群人打成猪头就是万分仁慈了,还指望他搭理梁君伟,那怎么可能?

    只是成默这样职业道德满分的人,也没有刻意给梁君伟脸色看。

    其一,梁君伟在音颜酒吧的消费还是不少的,对于酒吧来说他是个好客人,成默作为酒吧的一员不能忽略这一点。

    其二,梁君伟不过是个精虫上脑,被利用的可怜孩子罢了,再加上和他计较的成本高于不计较的成本。

    所以成默一直都没有做什么,他在等对方幡然悔悟。

    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似乎今天剧情就会反转,因为高老师的演技实在有些糟糕。

    也正常,高老师喜欢看韩剧,而韩剧演员的演技都不生活化,属于比较夸张的流派,看多了韩剧演不好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喜欢看大陆婆媳剧的,生活中演技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听到梁君伟叫自己,成默不疾不徐的将手中的长岛冰茶调完,敲铃之后将放在盘子里的六杯长岛冰茶递给了服务生,就用纸巾擦了下手,拿着酒单朝着梁君伟和高月美坐着的吧台最边缘走了过去,随后伸手将酒单递给了梁君伟。

    他的姿态优雅的就像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顶级大厨。

    高月美正假装看手机,根本都不敢正眼瞧成默,只敢偷瞄成默腰际的那根假爱马仕皮带澄黄的金属h字头,她哪里知道成默这个bt早就把她和梁君伟的对话听在了耳朵里。

    梁君伟看了一眼酒单,然后假作完全不认识高月美一般,突然伸手拍了拍高月美的肩膀道:“美女,我能请你喝一杯酒吗?”

    他想要看看成默的反应,来断定高月美和成默的关系。

    正假装看手机,实际在偷瞄成默的高月美吓了一跳,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没有听清楚梁君伟在说什么,只能下意识的抬起头来道:“啊?你说什么?”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这悦耳的声音在轻柔的沙发音乐里很是醒目,让侧面的人全部都转头看向了她,其实也不全是声音好听的原因,大概这些雄性荷尔蒙爆棚的动物一直都在注意最边缘的这个份外耀眼的女性,当下正有了堂而皇之看她的理由。

    高月美顺着梁君伟的视线看见递过来的酒单才反应过来,她目不斜视的看了一眼酒单,稳住有些发烫的脸颊上的表情说道:“不,不用你请.....”

    梁君伟一边观察着高月美和成默各自的表情,一边锲而不舍的说道:“那能有机会认识一下吗?我叫梁君伟,刚才是我的兄弟把位置让给你的哦.....”

    也许真是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骗了人家,心有愧疚,所以在成默的眼里,高月美整个人都处于一个柔弱的状态,完全失掉了平日里高老师走路带风清爽利落的仪态了。

    但其实高月美有些失态完全不是因为骗了梁君伟的缘故,来之前,高月美一直笃信梁君伟这种人就属于骗泡达人,就该受到惩罚,因此她对梁君伟是没什么愧疚的,说不定这些天还少了女孩子被祸害,她这是行侠仗义。

    叫她心中忐忑的自然是成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看韩剧,看着看着就会走神,然后脑子里就回跳出那天成默的样子,尤其是他在保安室的表现,那高冷又无情的神情真是跟《来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教授有的一拼,而且成默实在比都教授的扮演者俊美太多了,这让高月美忍不住幻想如果成默扮演都教授该是多有型.....

    当然高月美还没有花痴到把自己幻想成女主角,现实和生活她还是分的很清楚的,只是她分不清楚的是她到底是心动了还是没有心动....

    她甚至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成默心道:高老师啊!别人都已经怀疑你了,你这演戏就不能走点心吗?

    梁君伟不按照剧本演,让高月美知道事情已经朝着失控的边缘滑去,她勉强笑了一下说道:“谢谢你的朋友让位置给我,要不这样吧!那我请你们喝酒好了.....”

    没等梁君伟反应过来,高月美就转头看向成默道:“给我开一瓶路易十三时光典藏......”不过她看着成默的眼神很快就心虚的收了回来。

    实际上高月美此刻演技发挥不出色,也是源于知道自己一时冲动,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

    按照成默那天所表现出来的智商和观察力,怕是自己做的事情早就露馅了,还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她,虽然她并没有打算隐瞒,但自己交代和对方察觉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另外最叫她后悔的是,她应该在酒吧门口等成默出现拦住他和他说清楚,并提前表示足够的歉意,事情也许就真能皆大欢喜了,不会发展到如今这样尴尬的境地。

    成默说了“好”,便去拿poss机,心道:高老师还算你有良心。开一瓶路易十三时光典藏他有五千的提成,于是成默顿时觉得吸血鬼高月美的黑色斗篷变成白色的了,倘若还给点小费,知错就改的话,他并不介意叫她一声“姐姐”。

    听到高月美说开一瓶路易十三,梁君伟的心里却五味杂陈,犹若刀绞,很明显他就是被耍了,看这个情形这两个人完全就像没什么关系的人,别说什么姐弟了。

    如果单单只是被耍,梁君伟心里未必有如此疼痛,他不是不懂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经常玩弄女性,被女性玩不也正常吗?

    再说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女人耍了,不过这是最狠的一次。

    让他觉得狠的到不是花费的时间和金钱,而是那一刹那认为找到真爱所带来的幸福憧憬,接着很快就被旁边这个女人无情破灭.....

    其实高月美不点价格88888元的路易十三时光典藏还好一些,点了对梁君伟来说其实是更加残忍的打击,他丝毫不认为高月美请他喝酒是为了感谢,而是认为高月美在成默面前炫富。

    而当他在一个女人面前没有了金钱优势的时候,那一点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就荡然无存,这让他的自尊心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梁君伟面色渐冷,见成默拿来了poss机和酒,摸了摸钱包,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掏出来,毕竟八万多不是八千多,这不是一个小数字,他还没有傻到帮心仪的姑娘泡男人的地步。

    看着高月美刷卡,梁君伟神色阴晴不定,他在想自己究竟是该当面戳穿旁边这个小表子,还是隐忍下来找别的方法报复。

    他将目光移到昂贵的路易十三上面强笑了一声说道:“只是让了一个位置而已,您就请这么贵的酒,实在是太大方了,让我受宠若惊啊!”

    高月美刷了卡,看着成默开酒,不以为意的说道:“小意思.....”心中却在想:“反正这是我嫂子的酒吧,钱是她赚了,又没落在你口袋里.....”

    梁君伟给自己到了一杯路易十三,又给高月美倒了一杯,微笑着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你的小意思,我敬你.....”

    ———————————————————

    这边发生的一切同样也落在了一旁的凯文眼中,实际上那天高月美耍的还不止是梁君伟,还有凯文,不过凯文远不如梁君伟这样惨罢了。

    凯文在意的也不是那天被高月美和沈幼乙耍的事情,他在意的是高月美毫不犹豫的就在成默那边刷了一瓶88888元的路易十三,这样昂贵的酒,酒吧里的存货一共就一瓶,如果还要的话,就必须打电话去酒商哪里叫人送过来。

    这种时光典藏也就开业那天几个大佬过来捧场开了几瓶,从那以后一瓶都没有卖出去过,但今天在成默手中又卖出去了一瓶,这不仅意味成默能够拿到五千块的提成,还意味着今天酒吧的销售额会创历史新高。

    对于一心想要取代大眼文成为酒吧主管的凯文来说,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如果这个月酒吧的生意没有起色的话,他本可以顺理成章的跟自己哥哥打报告,把大眼文和他的营销团队赶走,换上自己的人,然而成默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也许这个月将成为音颜开业以来生意最好的一个月,这也意味着自己也不大可能成为音颜的主管,不能成为主管,插手不了营销,他能捞的油水就将少的可怜.....

    凯文默默的看着梁君伟和高月美,他自然也猜到了这些天为什么梁君伟天天要来音颜占成默吧台前面的位置了,其中的纠葛他不太清楚,但他知道,这是一个可供他利用的机会.....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凯文并不是成默,他不懂等价交换,他没有职业操守,他也不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