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八章 深夜
    音颜酒吧第一次如此喧闹,在成默到达之后,不少女生跑到吧台来拍成默,拥挤的人群让气氛顿时喧闹了起来,空气中回荡着阿克江的《深夜》(bgm——阿克江《深夜》),寂静的声音和这温热的氛围顿时形成了强烈的冲突,让所有人的灵魂都摇晃了起来,都陷落在迷醉之中。

    如同一座岛,在蔚蓝的海涛间,不自主的沉浮.....

    梁君伟微笑着低声道:“你这不是为了他好吗?不管用什么手段,赢了不就可以?”

    其实高月美那天酒劲稍稍过了之后就有些后悔,不该开这样损人不利己的玩笑,她本可以不出现,消失在茫茫人海,反正她也没有留给梁君伟联系方式,和林之诺更不认识,但高月美并不是那种缺乏勇气承担责任的人,大抵上没有责任心的人,是很难做好医生这类工作的。

    于是高月美决定赴约,而她思来想去,解决这次事件的思路就是给成默一笔钱,既是弥补这些天成默的损失,也是让他伪装成自己弟弟的报酬。

    至于梁君伟,高月美认为这种人一看就是常年在解放西路骗厮混,仗着有点小钱骗泡的二代,这是他应该受到的教训,请他喝一顿酒,让他吃一堑长一智,就已经很便宜他了。

    眼下对于高月美来说,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私底下和成默说上话,并说服这个跟冰山一样的男子帮助她。

    算盘是打的哗哗响,但在她和成默建立默契之前,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让真相不暴露,于是高月美假作愁肠百结的样子回答道:“现在的小孩子,性格倔强的很,必须他心服口服才行.....”

    梁君伟附和着笑道:“你弟弟确实挺有性格的,这些天我们坐在他面前和他搭话从来没有理过......”稍微顿了一下梁君伟又道:“不过也正常,漂亮妹子找他搭话他都不理,更何况我们这些男的。”

    高月美只是弯着嘴笑了笑,将杯子放了下来,没有说话,其实她心里在想:万一连我也不理那该怎么办?那今天真是糗大了!早知道该把十九妹叫来的.....

    梁君伟又试探性的问道:“哎!我看你应该没比你弟弟大多少吧?”

    高月美则无奈的回应道:“侧面打听女士的年纪并不是礼貌的行为哦!”

    其实她很不喜欢梁君伟这样有些娘的男人,并不是说外表娘,而是行为举止不爷们,相比之下站在吧台里正在调酒的成默,虽然长的很美,但他的一举一动就很爷们。

    此时成默正表情严肃的摇晃着调酒杯,黑色的领结扎在白色的衬衣领子上,紧紧的封住了脖颈之处,透着一股温文尔雅又禁欲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这让高月美的眼神禁不住迷离了一下,说起来她也24岁了,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属于比较尴尬的年龄段,谈恋爱比较晚,结婚又稍微早了一点。

    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谈恋爱的女人,总会有这样的错觉:我可能这辈子注定要孤独一生了,根本不会有人会爱上我,我其实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尤其是高月美,这种感觉格外强烈。

    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24岁不说还是不是维贞,起码初恋是肯定经历过了,尤其是像高月美这样各方面条件都很极品的女人。

    但高月美还真连初恋都还没有经历过。

    说起来高月美对爱情这种东西有阴影,是因为曾经她有个追求者,一个高中时高她一届的学长,一个非常优秀的男生喜欢她,一切都无可挑剔,她高一,男生高二的时候就开始追求她。

    不过高中的时候高月美直言不想谈恋爱,学长并没有放弃,说等她毕业。

    学长高考完毕业那天还买了无数的彩色氢气球,像她最喜欢的动画片《飞屋环游记》中的画面一样多的氢气球,拉了一个红色的条幅,说一定会等高月美毕业,在一片恭喜谁谁谁保送什么学校的红色条幅中格外醒目,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学校。

    当时高月美还是有点小感动的,觉得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应该也算不错。

    但所谓人生,就是错过了东西,要么错过许多许多年才会醒悟,要么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毕业之后学长出了国,但还是每天至少发一条信息给她,并且希望她来美国读书,然而她的父母并不想她去美国那么远的地方,安排了她去尚海读复旦医学院。

    最初学长还是没有放弃,每天给她打电话,回国了也会约她出来见见面。

    因为两个人远隔万里,所以那个时候高月美认为答应不答应谈恋爱没有什么区别,加上她们寝室也有一个异地恋,坚持了两年放弃了,并且所有人都说异地恋太难太难,本着对两个人负责的态度,高月美一直没有答应和学长在一起。

    不过她心里决定的是,只要学长能坚持到她大学毕业,她就答应和他在一起,可惜高月美没有能等到毕业,在她读大三的时候,学长忽然就销声匿迹了.....

    暑假回家的时候,从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口中得知,对方已经在美国谈了一个女朋友。

    这件事,其实并没有给高月美造成伤害,毕竟他们并没有在一起,学长有选择的自由。

    只是高月美始终想不通,五年时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说放弃就放弃,毫无征兆,屏蔽朋友圈,说都不说一声。

    “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呢?我可以祝福的啊!”高月美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她心里对男人缺乏信任的心结。

    尤其在这个年代,大家迅速的亲密,迅速的丄床,然后迅速的分手,这让她更加觉得这个时代真是一个叫人沮丧的时代,各种约泡软件风靡,完美恋情只能出现在狗血韩剧中。

    时代的快速堕落,在某种意义上承认了大多数人类其实在爱情方面的无能,既无法抵制身体的裕望,也无法培养灵魂的感情。

    这个年代什么都是快的,什么都讲究快,快餐、快充、快递、快车.....就连爱情也是快的,人们已经忘记了感情是需要慢的,已经慢不下来的人们转身就投入了走马观花的约泡生涯中。

    毕竟,丄一次床,只需要一点荷尔蒙,而爱一个人,需要忍耐、恩慈、激情、恒心.....

    而绝大多数男人,永远是避重就轻的那么一种动物。

    高月美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个瞬间想起那些陈年旧事,也许是因为耳边响着的这首《深夜》,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在水晶灯下,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摇晃着不锈钢调酒杯,一脸沉默的表情。

    ————————————————

    高月美没发现自己注视着成默的恍惚表情完全落在了梁君伟的眼睛里,这让梁君伟愈发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高月美的当,花了这么多的时间,花了这么多钱,还和自己钟爱的小主播分了手,很可能就是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戏弄了....

    也许旁边这个极品女人和他身后好些个疯狂拍照的女人一样智障,看着吧台里的这个调酒师长的帅,想要接近他罢了,这样一想,梁君伟心中顿时燃起了熊熊的怒火,他为高月美的无脑感到伤心,为自己的付出感到不值。

    至于开始刚看到高月美那一刻,所生出的一点让他觉得无比崇高的爱意,此刻已经完全的烟消云散。

    当下他只想搞清楚高月美到底和吧台里的这个酒保到底是什么关系......

    于是梁君伟挥了挥手喊道:“小林,过来,我点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