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五章 怪物
    有人说爱情是拯救孤独灵魂的唯一救赎。不,我不这样认为,爱情是腐蚀人心的毒药,是人生给你设置的陷阱,是让你对温暖产生眷恋的软弱,是你在沐浴龙血时贴上的那一枚树叶,是使你放弃尊严的最佳利器。——成默

    ————————————————————

    背靠座椅,翘着二郎腿的谢旻韫伸手拨弄了一下她腮边被风穿乱的几缕且黑且直且长的发丝,这个动作给冰冷的谢旻韫增添了无数难以形容的妩媚,原本的谢旻韫有些不食人间烟火,此刻却因为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变的生动和熠熠生辉起来。

    在成默答应二八分成并教她微表情的识别方法与技巧之后,谢旻韫轻轻张开那残阳如血般的两片茜色嘴唇道:“我想你的目光没有那么短浅,按照帕斯卡赌注的理论(注1)来说,你应该清楚,如果只是想要赚钱,那么,尽管你瞧不起他们,尽管你能力很强,融入他们也是最正确的选择吧?”

    稍微顿了一下,谢旻韫意味深长的说道:“尤其是杜冷,他搞了一个龙血会,能入会的都是家世成绩两者皆优的精英,虽然你的背景普通,但是以你的能力,要加入进去轻而易举,有了这些资源,你将来能够少奋斗许多年,比你现在辛辛苦苦的算计他,赚点零花钱,要有前途多了.....”

    成默当然明白谢旻韫提到帕斯卡赌注的意思,很显然她是在说作为一个绝对理性,趋善避恶的人,他就该设法融入杜冷所代表的精英阶层,因为只要加入,就有可能得到好处,最不济的结果,都只是没有得到好处,但不加入,却很有可能收获坏处。

    简单来说,谢旻韫的意思就是在说成默如果只是为了赚钱,不尽力融入杜冷的圈子,就不够理性。

    成默重复了一下“龙血会”这个名字,然后说道:“我其实很不喜欢成功这个词语,看看市面上那些告诉你什么是成功的成功学书籍,你就知道是谁在定义什么叫做‘成功’了。似乎所有人都在告诉你只要努力就能够赚到足够多的钱,只要赚到足够多的钱实现了财富自由就是成功.....”

    “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成功并不只有一种,那为什么我们的眼睛里只看到这一种呢?”

    “因为作为基石的民众不努力向上的话,整个国家都会丧失活力和竞争力,所以我们被灌输的成功就只有这一种.....从古至今,人类世界一直都是一个金字塔体系,从上到下,随着人数的增加,掌握的财富和智慧却成倍地减少....这个世界的秘密是什么?金字塔顶端的人的责任就是,让底层人们能够解决温饱,让他们保有晋级希望.......然而最终只有一小撮人能晋级到精英阶级获得真正的获得财务自由,绝大多数人不过是被放到了一个注定要为他人创造财富的分工环节上....”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成功的奥妙并不在金字塔的顶端那群人,而在被‘顶端’树立起来的一些传教士身上,比如大名鼎鼎的x老板.....就算能成功到x老板那个份上,也不过是精英阶层的佼佼者而已,他永远也突破不了天花板.....他也只能适应规则,而不能制定规则.....”

    “因此对于我来说....我虽然想要钱,却绝不甘愿成为金钱的奴隶.....”

    作为真正的红色贵族谢旻韫自然知道成默说的就是一个事实,所谓的阶级流动只在普通人和精英之间有,而且这种流动也在越来越困难,至于想要打破天花板晋升到金字塔的顶端,除了血与火,没有任何一条通路。

    谢旻韫淡淡的说道:“说的挺有理想的样子,但现实好像挺残酷!想要站着赚钱是不是比你想象的要难?不过没关系,下午跟你说话的那个颜亦童,挺有身份的.....你看不上杜冷那条路,还有颜亦童这条路.....这要是抓紧了,可是跳级的好机会....”

    成默冷笑道:“我其实也不喜欢理想这个词语,这不过是传教士们用来包装自己人文关怀的空洞词汇,他们告诉你理想的形状,是诗歌、美酒和远方,是山峰、沙漠和海洋,是征服、攀登和掌握,如果你不树立点理想,那你就是迷茫和麻木,但理想其实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你的人生规划而已,用你希望的方式赚钱,这就是理想的真相,至始至终,你仍然呆在别人给你画好的框架之内,你以为你是野蛮生长,其实不过是按部就班,这些东西不过是枯燥人生的调剂品......归根结底方向、救赎、希望、理想.....这些重要么?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谢旻韫用手背撑着下巴,手肘靠着扶手斜看着成默,饶有性质的问道:“那对你来说什么才最重要?”

    成默道:“当然是活的舒服最重要。”稍稍顿了一下,他话锋一转又无比平静的说道:“健康的按照我想要的方式活到老死,就足够了。”

    谢旻韫将视线投射向窗外的湘江,橘子洲如一叶巨舟在江心乘风破浪,夏日的晚霞将天际渲染的一片绚烂,像是天空燃起了橘色的火光,谢旻韫沉默了片刻,她知道成默是想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但在这个世界里,想要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何其之难。

    罗斯福呐喊过:当时间的主人,命运的主宰,灵魂的舵手。

    威廉.亨利呐喊过:感谢上帝赐予我不可征服的灵魂,我是我命运的主宰,我是我灵魂的统帅!

    犹太人曾经集体呐喊过:我是我命运的主宰,我是我灵魂的主人。

    那些选择忠于自己灵魂,敢于对抗命运的人,都是意志坚定的疯子,是大多数人眼中的傻子。他们妄图解脱世俗的桎梏,他们知道过程无利可图、艰难痛苦,还要逆流而上,成为自我意志和命运的主宰。

    但是,似乎,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更加伟大了。

    谢旻韫也过分拔高了成默的理想,其实成默不过是想舒服的老死,而不是被这该死的心脏病给弄死罢了。

    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说这些,实在有些中二,大抵上他们应该是谈论流量小生、娱乐八卦的年纪,就算高深一点,谈谈奥数、谈谈常春藤、谈谈国际局势也不算夸张,但她们谈的却是上层建筑这种玄之又玄的玩意。

    偏偏还无比的认真,如果有旁人的话,一定认为两个人是个笑话。

    但其实他们只是站在了更高的维度上罢了,想想那些天才,高斯、马克思、尼采、橘子洲头的伟人.....他们十七岁的时候在想什么?

    你就会明白不是他们故作深沉,而是我们普通人太肤浅。

    成默敏锐的抓住了谢旻韫这片刻荒芜的表情,说道:“难怪你这种人没有朋友,把人生当做棋局,把每个人都视作对手......你这种人格还真是扭曲啊!”

    谢旻韫转过头来,看着成默无比冷硬的说道:“很好笑么?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不会理解从小到大被别人视作标杆是一件怎么样的事情,每次别人的夸奖都没有区别,你看谢旻韫长的又漂亮、成绩又好,家世也这么厉害....但是我仅仅是这样吗?无数次的被当做榜样,不,应该是反派,然后被无数的人嫉恨,只要你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错误就有人冷嘲热讽,把它放大成十恶不赦的缺点,我初中时候收到最多的不是情书,而是一些骂我的匿名信.....你知道她们最乐意看到的是什么吗?不是你的成绩多么好,不是你表现的多么完美,不是你多么受欢迎,她们想要看到的是你出糗,是你露出弱点,是你倒霉.....”

    “其实你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因为你喜欢伪装,你喜欢谎言,你认为谎言是正确的,是在弥补和调和这个世界的陋习,但我绝不会像你这样蒙混着过,也决不允许这些卑劣的人看我的笑话。”

    “决不允许....”

    说最后这句话时,谢旻韫白腻如玉的侧脸倒影着巨大的晚霞,让白天理性的光辉被这迷离的色彩所践踏,搭配着她寂寥冷清的表情,像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末日降临。

    美,横亘于成默的视野中间,将这世界的一切变成徒劳。

    她被晚风撩起的长发,颀长的睫毛,宝石般的瞳孔,俏挺的鼻梁和那一抹浅薄的樱唇在火烧云的翻卷奔涌之中,让所有类似“幻梦”、“旖旎”、“缱绻”这样的词汇黯然失色。

    但此时此刻对于成默来说,空气中充满了致命的毒素,他撇过头去,屏住呼吸道:“一个怪物一定不会取笑另一个怪物的。”

    ——————————————————————

    (注解1:“帕斯卡的赌注”——是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思想家布莱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在其著作《思想录》中表达的一种论述,即: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存在,如果他不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如果他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我将有很大的坏处。所以,宁愿相信上帝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