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四章 两个人的战争
    一盘棋,尔虞我诈,机关算尽,只为争一个胜负。待局尽人散,子入袋中,胜负又在何处?——王山海

    ——————————————————

    “不....我不能就此屈服,就算是讨价还价我也得赢过他一点点。”转瞬之间谢旻韫就做了一个引发战火的决定,女人偏执起来往往比男人更加死钻牛角尖,这让一向追求绝对理性的谢旻韫做了一件完全不遵循逻辑的事情。

    毕竟在这具完美躯壳底下的,也不过是个快要17岁的少女罢了,虽然她看上去冷傲又理智,优雅又贵气,张扬着一股大人才有的成熟表情。

    但实际上,谢旻韫也没比成默大多少。

    于是谢旻韫在车厢中浅吟低唱的英文歌曲里镶嵌了一句令成默觉得万万不可理喻的语句道:“如果你不答应你七我三,外加帮我做一件事情的约定的话,那么就只能你三我七了.....”

    有些无理取闹,有些不知所谓的威胁。

    谢旻韫得寸进尺的要求,让成默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有些理不清谢旻韫提出这个要求背后的逻辑,他刚才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和谢旻韫合作,其一,是因为他确实需要合作者,虽然谢旻韫并不是最合适的;其二,他所获得的学点不会因为谢旻韫的加入减少;其三,他认为谢旻韫应该是个优秀的合作者,智商够高,绝对理性。

    但看来他的判断还是有误差,起码谢旻韫现在就做了一件很不理性的事情,她在把对话和合作拉向谈崩的边缘,她已经获得了最理想的结果,却在试图突破他的底线。

    成默毫不掩饰的将冷漠.jpg挂在面孔上,再一次将谢旻韫那张无暇的面容放进自己的视线,先盯着谢旻韫的眼睛看了半晌,试图增加威压,发现对方无动于衷,便开口说道:“如果无意合作就直说,这件事我也不是非做不可!”

    谢旻韫继续双手抱胸,稍稍抬起下巴,让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展露出天鹅般曼妙的姿态,那娇嫩又诱人的一片雪白让任何正常男人都想化身为吸血鬼,能够俯身上去狠狠的咬住,留下永恒的专属印章,毫无疑问,她的美突破了年龄的限制。

    谢旻韫以一种气定神闲的淡然态度回应道:“不想合作我会和你浪费口舌?你觉得我有这么无聊?”

    成默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他已经正确的认识到了谢旻韫的美貌真是一件强大的武器,幸好他的克制力足够强大,强大的让他超过了正常男人的范畴,让他能够不为所动,他依旧冷冷逼视着谢旻韫的侧脸沉声说道:“你这样一点也不真诚。”

    谢旻韫继续尽量板着面孔道:“我无比的真诚.....这一次你答应了,我保证在也不讨价还价。”

    谢旻韫也正确认识到了成默洞彻人心的强大,她其实很想转过脸和成默面对面,然而还是有些怵成默能够看穿她的内心,所以用了一种既不逃避,也不面对的策略。

    对于谢旻韫来说,和成默的棋局早已经开始,前面她输了一些,现在她要争一些回来。

    她记得父亲对她说过:“人要快速成长,就必须不断的挑战极限。”

    此时此刻,成默代表了她在高中未曾达到的极限。

    而她,要战而胜之。

    一味退让并不是谈判之道,但目前的情况来说,成默处于完全的下风,他必须找到突破点。

    成默在通过谢旻韫那张木然的脸孔上的细微动作寻找支撑她突破自己底线的行为线索,“她一定有深藏不露的弱点,每个人都有,包括我自己.....”成默心道。

    试探这种人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暴露一个弱点给对方,成默电闪一般的将谢旻韫的资料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但现在就暴露一个虚假的弱点,目的有些过于明显,他必须要引导对方,让话题按照他想要的方向自然而然的进入,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试图激怒她,当然也不能太过火。

    于是成默冷冷的说道:“说实话,你的真诚让我一点都无法信任,看你在杀人游戏中表现的如此游刃有余,就知道你平时一定是个擅长玩弄人心的怪物....”

    谢旻韫闭上了眼睛,不让自己的眼神流露出更多的情绪,她冷笑道:“怪物?被一个能够窥破人心的怪物称之为怪物,我是不是应该骄傲?所有的鬼故事中的鬼都是心有不甘的人的怨灵,所以说最恐怖的就是人心,能够完全的窥破人心,那你又该是多可怕的存在?啧啧!和你这种怪物相比,我还真不算什么.....”

    成默道:“不,不.....别说我窥破了人心,至少我就看不破你这样的女人的心,我以为你是个理性的,讲逻辑的人,然而你刚才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喜欢讨价还价、爱占小便宜的街头妇女.....我认为我错了,我真不该找你合作!”

    谢旻韫道:“不是你找我合作,你得搞清楚,现在是你有把柄在我手中,是我主导的这一切,你没有话语权,所以应该由我来定价,我说是多少就是多少.....”

    成默道:“你要觉得那是把柄,而不是谈判的条件的话,我只能认为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我浪费唇舌和你谈合作,女人就是女人,就连你也不能例外,看似理性,实则脑子里还是感性思维主导一切,完全不知道底线在哪里。”

    谢旻韫转过头皱着眉看着成默道:“什么叫女人就是女人?你看不起女人?那你是谁生的?恶心,难怪你这种人没有朋友,你不是不需要朋友,你是交不到朋友吧?像你这样的人,生活的一定很痛苦,明明知道别人在撒谎还得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明明知道自己被讨厌了,还得表现的若无其事.....”

    成默看着谢旻韫的眼睛,视线像剑一样的深深的插入了她的瞳孔,打断她的话道:“知道会如此痛苦,那你为什么还要学?”

    谢旻韫一下就愣住了,她的手下意识的从交缠状态抬了起来,抚摸住了颈部,然后她转头避过了成默的视线。

    虽然她的表情没有露出破绽,但她的动作透露出的讯息,就是她有些慌乱和紧张.....

    成默知道时机到了,这个时候并不是要趁胜追击的时候,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此时正是收缩回来,让对方放下防备的好时机。

    而成默要做的就是,主动先袒露弱点亮给对方看,在你掌握了优势展现弱点时,才更加的可靠和真实,于是成默也转过脸孔,稍稍露出了一个有点黯然的神情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冒着得罪杜冷的风险,赚学点吗?”

    已经不敢和成默对视的谢旻韫犹豫了一下道:“你缺钱?”

    成默无悲无喜的说道:“我妈从小就抛弃了我,我爸死后,他也没什么存款,单位给的抚恤金全在我叔叔手里......我暑假想参加欧洲夏令营....我爸爸曾经说过今年暑假带我欧洲,带我梵蒂冈博物馆和卢浮宫,带我去看达芬奇的《东方三圣来朝》,带我去看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带我去看比萨斜塔,带我去看科隆大教堂.....但现在这一切都还在,而我连按照我们曾经规划好的既定路线去看一下的钱都没有.....”

    成默顿了一下,以一种坚定的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需要钱。”

    除了最后一句“我需要钱”饱含着力量,成默一直在平铺直叙,他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哀伤,像是在讲述一件无关紧要的普通事情一般,但这种平静,更让谢旻韫觉得动容,另外成默说到被母亲抛弃,也让谢旻韫觉得自己不该如此牙尖嘴利的这样和成默计较。

    虽然卖惨也是一种谈判技巧,但谢旻韫并不觉得成默是在刻意卖惨,因为她知道的事实就是成默的父亲确实过世了,这个过世的男人,还是她小时候崇拜过的对象。

    此时,似乎无懈可击的冰冷坚硬的谢旻韫还是放下了一些防备,软化了下来说道:“那就你八我二吧,不过你得答应教我学会如何观测微表情.....“

    她并不知道成默除了最后一句“我需要钱”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也许,也不全是假的。

    (因为这一章是要确立谢旻韫这个人物,所以写了很久,写的很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