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三章 不屈的萤火虫
    谢旻韫的心情激荡,因为在将近十七年的时光里,她未曾遇到过像成默这般的男孩子,你说他迟钝,他偏偏能够洞彻人心;你说他敏感,他偏偏喜欢假装糊涂。

    他所展示给你看的宽度与深度,取决于你自己的宽度与深度。如果你只是一个凡人,那么他比你更平凡;如果你是一个天才,他比你更天才。

    谢旻韫掩饰住心里的那种震惊,按压住体内在颤抖和沸腾的血液,换了一个坐姿,翘着二郎腿,一截莲藕般的小腿在空中摇晃,泛着诱人的洁白,窗户外面是红彤彤的夕阳,墨绿的树影,黛青的山峰,组成了一副润泽的水墨画。

    倘若成默望向谢旻韫的这个方向,就能发现一组不容错过的美好组图。

    美好的万分虚假,让心若磐石的人都会觉得,青春——也许不仅仅只是学习。

    谢旻韫双手交叉抱胸,让双手隐藏在那一对傲然挺立的山峰下面,她冷哼一声道:“谢谢你告诉我,我还有这么多弱点。”

    成默右手靠着座椅的扶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缓慢滑过的风景说道:“不客气,反正这些信息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其实成默也有些小紧张,这是他16年多一些的时光里,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单独相处,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在升起来的隔断背后,这一刻劳斯莱斯的后座构成的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空气里弥漫着谢旻韫少女的体香,那是一种好闻又舒服的淡雅味道,像是太阳下快要融化的薄荷糖。

    他根本不敢望向谢旻韫的方向,不管多么的学识渊博,不管多么的傲然独立,他依旧不过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已。

    当他身边坐了一个宛若一朵青莲一般如花似玉的女生时,无论表情还是姿势,还是有些不自然的。

    可惜这个时候的谢旻韫还不懂微表情,未曾窥探出成默心底的那一丝紧张,后来谢旻韫曾经无数次回忆起这个场景,但她一直怀疑是不是她的记忆出了差错,以至于在脑海中的这个黄昏像是老旧的胶片电影,在手摇播放机哒哒哒声的转动中喧闹着又寂静着,似乎只要不停的旋转,这一幕就永远抵达不了的尽头。

    这个时候的谢旻韫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触,只觉得和她并肩而坐的瘦弱的少年,是她必须要战胜的敌人。

    尤其是在成默说了“反正这些信息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在谢旻韫看来这就是成默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没有什么比被一个敌人不放在心上更加伤人的了。

    谢旻韫抽动了一下嘴角,按住心头压抑的、无声的,正在膨胀的隐约愤怒,冷冷的说道:“我要学习微表情,应该怎么做....”她这样的口气完全不像是请求,而像是命令。

    其实谢旻韫平时说话绝对不是这样的态度,她一向能够谨守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礼仪,既不过分,也不谦让,但长期以来还是习惯了他人的谄媚迎奉,所以成默对她的轻视,让她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因此下意识的摆出高傲,已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一点不为人知的脆弱。

    谢旻韫的命令形让成默楞了一下,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的话语让一个傲娇的女孩,以为自己看不起她,他只以为谢旻韫掌握了自己的把柄,所以态度刁蛮,于是成默陷入了沉默。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别人握住把柄,这让成默有些后悔自己还是稍微心急了一些,并小瞧了谢旻韫一些。其实成默并未曾估算错误,只是没有算到王山海对谢旻韫的一席话,让自己成为了谢旻韫不得不重视的对象。

    谢旻韫以为成默不想说,便撇过头去更加冷淡的说道:“不说也没有关系,我自己会找老师学.....”

    成默无奈,只能轻声的说道:“如果你是希望通过微表情的学习,来达到使自己能够看透别人的心理的话,那你就错了。微表情分析基于两个基本假设:某种情绪有其固定的表情机制,保证微表情的确定性;情绪具有跨文化一致性,保证情绪的确定性.......”

    成默清淡又稳定的解说音调在静谧的车厢里飘荡,谢旻韫虽然没有注视成默,却在屏息凝神的竖着耳朵在倾听,一丝神都不敢走,深怕错过什么重要内容,此刻的谢旻韫看起来跟开始在月桂树下的颜亦童并无二致,但实际上两个人的状态有天渊之别。

    简单来说,颜亦童当时的心里活动就是:“哇!成默好厉害!成默居然懂这么多!成默居然能把音乐说的这么浅显有趣!我有点崇拜他了......”

    而此刻谢旻韫的心理活动则是:“他居然这都知道?他居然能理解的这么透彻?他居然能够解释的这么清楚?这样的男生实在太危险了!必须小心提防......”

    “.....识人之能关键在于对人望的了解,要进一步预测其行为的话,则需要在认识人性的基础上对其个人情况进行分析再对原本对于他可能行为的判断加以修正.....这需要长期的练习和琢磨,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力,也不是看几本微表情的书籍就能辨别出他人是不是在说谎.....”

    成默十分诚恳的说完关于微表情与心理学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诚恳,是因为要练习到他这种程度,实在很难,他不觉得谢旻韫有这个耐心像他一样坐在火车站,抱着一瓶水,看人都能看上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他不觉得谢旻韫能够在放假的时候,坐在电脑前面,枯燥又乏味的一遍又一遍的看访谈节目,一边看一边做笔记,不断的暂停,不断的回看,不断的研究。

    成默认为,谢旻韫这样的女生不需要练习对她来说如此无用的技能,她的脸已经足够蛊惑人心,根本无需判断别人对她是虚情还是假意。

    因为没有人会对谢旻韫这样的女生口是心非。

    当然这得把他成默排除在外。

    总之,花大力气学这门她不怎么用的上学问,实在得不偿失。

    但谢旻韫并没有把成默隐晦的劝说放在心上,继续说道:“那就麻烦你推荐几本书给我.....”

    成默转头看着谢旻韫的侧脸认真严肃的说道:“推荐书给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要破坏我的事情,不要在杜冷面前提我,更不要提今天的事情。”

    听到成默这样说,谢旻韫这才恢复了一些些在成默面前荡然无存的信心,谢旻韫也转过头来和成默对视,装成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淡然说道:“那你得告诉我,你想要做什么.....”

    成默知道这件事如果谢旻韫有意破坏,肯定就做不成,于是带着试探着说道:“我怀疑长雅的学点地下黑市以及学点赌场都是被杜冷控制着的,所以我想要诱导他做一个错误的判断......”

    成默的视线像是两盏冰冷又残酷的探照灯,让已经知道成默的神之瞳有多厉害的谢旻韫稍稍有些心虚,但她并未躲避成默灼灼的视线,她知道他在观察自己的细微表情,但她不会躲避,她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一切动作,以及全部的脸部肌肉,拼命的让自己变成一个不透露一丝讯息的僵尸一般说道:“难怪你明明有办法不动声色的脱身,偏偏要激起众人对你的疑心?有意思.....不管你要做什么,这个事算我一个。”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谢旻韫准备主动接近这个高中时期最大的敌人,并破解他的神之瞳,让自己成为他绝对看不破的人。

    然而谢旻韫却不知道,成默的神之瞳还有另外的更加强大的功能,已经准确的计算出了她的形状与大小。

    成默不动声色的说道:“参与可以,但你必须听我的,并且最终的收益你二我八.....”

    谢旻韫板着面孔硬抗着成默锋利的视线,无比坚定的说道:“不行,各半.....”

    成默道:“你三我七.....这是我的底线!”

    谢旻韫道:“分成我可以让步,但是你必须额外答应我一件事情....”

    成默回过头来道:“各半。”

    谢旻韫也转回了头,暗中又一次咬住了她那嫣红轻薄的嘴唇,心道:真是一个狡猾的夏洛克。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