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十一章 孤独的萤火虫
    成默无情的赤果果的道出了人际关系的真相,这让颜亦童有些难以接受,她也明白不管处于那一种人际关系之中,更强的一方肯定掌握有话语权,例如她和哥哥的关系......

    可是她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冷冰冰的现实,她还是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因为她小心翼翼的回复了每一个想要加她为好友的崇拜者,告诉他们,自己的好友位置已满,虽然是只是善意的谎言,但她也没有觉得占据强势地位的自己,不需要向心怀善意关心自己的那些人解释.....

    怀抱着这样心情的颜亦童相当不是滋味,她十分不满的说道:“可你应该知道还有关心你的人,在乎你的人啊!你就不能为他们考虑一下吗?你也是需要朋友的吧?你也是需要理解的吧?”

    成默将视线从水花飞扬的喷泉挪回身段窈窕的颜亦童身上,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对视的时候能隔着树脂镜片看到自己瞳孔里的倒影,他冷淡的说道:“我并不需要掌握话语权,我也不期待别人的理解,一个人尚且不能完全的理解自己,又谈何理解别人?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让别人给自己带来麻烦,这不就是最好的人际关系么?”

    颜亦童知道成默是在提醒自己和他保持距离,她第一次感受道这样不近人情的拒绝,她松开抓着成默衣袖的手,有些生气的说道:“成默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如果阳光不这么光彩夺目的话,成默应该能够看见颜亦童那乱蓬蓬的头发上有青烟在向上袅袅的升腾。

    成默十分冷漠的回应道:“人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不是为了其他任何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所以朋友这种东西,需要的人才需要,但我,不需要朋友这种东西。”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变成了颜亦童视线里一道微茫且坚硬的背影。

    颜亦童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能说出口,接着变成了咬牙切齿被气炸了的火柴棍,在放大镜的下面燃烧了起来,她的脑袋在着火,躯干在沸腾,她觉得自己晕乎乎的。

    此刻颜亦童的大脑处于当机状态,显然成默有一套他自己完整的社交逻辑,虽然他的观点一点错误都没有,并且彻底在颠覆自己对他印象,让她觉得自己和他说话,就是自己在犯傻。

    可颜亦童偏偏觉得这个男孩子和他哥哥一样酷到没边了。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们贯彻自己的原则直到人生进入新的阶段。

    成默知道,在旁人看来,自己也许幼稚,也许自我,但是他认为只要能够坚持到底,那么他就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因为别人的期待或者鄙薄就要改变的话,那种东西既不能称之为初心,也不能称之为真我。

    说起来成默之所以能如此准确的辨别谁是杀手,谁是警察,不仅仅因为演绎法,还因为他能读懂人的微表情。

    其实,成默在七岁进学校读书的时候,就特别留意别人的身体语言。

    在孩提时代,他就非常喜欢观察周围的人们,这样的观察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当时不过是一种进入陌生环境的本能,并不是为了收集某种信息,只是成默喜欢去解读看到的东西背后隐藏着什么。

    好比看书,重要的是透过表面的文字,理解作者深层次的含义。

    成默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去观察,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些欢迎他加入他们一起玩耍的孩子们的肢体语言。这个时候他们的脚会迅速朝他移动来欢迎他,这一点,无论成人还是孩子,在肢体语言表达上是一样的。

    他很快就知道了如何分辨真诚的微笑和虚假的笑容,人们在假笑时,眼睛周围的肌肉是不会有动作的,动的只有嘴......

    在孜孜不倦的观察中,成默很快的就拥有了读懂别人的技能,不要说小孩子了,就算是那些毫无防备的大人,在他眼睛里都没有谎言可说。

    但对于成默来说,能够解释每个人细微的表情,揭穿每个人的谎言,却让生活痛苦万分。

    因为这个世界是谎言让矛盾不那么尖锐,是谎言让艰难的关系变的平和,谎言在真相之间缝缝补补,维系着人与人之间脆弱的关系,让裂隙被掩盖。

    大多数时候真相总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人们有些时候宁愿相信谎言。

    传达真相和揭破谎言是件让人痛苦的事情,所以成默经常在真相面前闭上嘴巴,保持沉默。

    就比如玩杀人游戏,他装糊涂,皆大欢喜,所有人都能获得满足,他认真玩,大家就没得玩,还要质疑他,不论成默解释不解释的通,结果都是他被排除在外。

    所以,解释这种事情对于成默来说毫无意义。

    更何况,他明白杜冷对他的欢迎是虚假的,他明白杜冷的这个圈子对他的加入并不欢迎,他明白友谊这种东西有时效性和空间xing......

    友谊的加深必须持续的暴露自己的深度与广度,甚至让对方知晓自己的弱点,这会给他人伤害自己的机会和可能,他讨厌如此危险的关系。

    因此孤独意味着强大,孤独意味着无懈可击。

    这也是成默一直孤独的原因。

    五点的太阳拉长了成默的背影,让他在光洁的蒸腾着热气的沥青路面上投射出一个寂寥的影子,他步伐稳定的越过喷泉,两侧停着十几辆豪车,远处有绿色的树影在白云之下微风之中摇晃,一辆黑银相间的劳斯莱斯从通向大门的道路一侧滑了出来。

    反射着奢华耀眼的光芒。

    成默斜着走,将中间的路完全让了出来,却没有料到那辆劳斯莱斯不依不饶的靠了过来,他转头看向那辆让凡人们挪不开视线的高贵车辆。

    如镜子一般的车身和玻璃清晰的倒映着他的面容。

    想到载体那么的醒目和受人注意,成默无比的庆幸自己长的如此普通。

    劳斯莱斯缓缓的向前,接着印着他侧脸的车窗悄无声息的落下,露出了谢旻韫那张危险的脸孔。

    越是美丽的事物,就蕴藏着越大的危险,所以谢旻韫极度危险。

    谢旻韫转头看着在渐斜的太阳下泛着光的成默,平淡的说道:“需要我送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