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五章 天黑请闭眼(2)
    接下来的时候,成了杜冷、谢旻韫两个人的个人秀,其实无论是狼人杀还是杀人游戏,这两个游戏的本质,最主要的并不是考察逻辑思维能力,而是评测心理素质和团队协作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只在其次。

    心里素质和组织能力杜冷非常强,逻辑思维能力他也不弱,而谢旻韫虽然组织能力不强,团队协作十分吃队友,但她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心理素质非常强,所以两个人在杀人游戏的舞台上表现的熠熠生辉。

    当他们两人都在平民的状态下,警察稳赢;一人在警察,一人在平民的状态下,还是警察稳赢;一人在平民,一人在杀手的情况下,杀手方赢.....

    只是可惜再也没有遇到过两个人,一人在警察,一人在杀手的情况了,这叫谢旻韫还有些耿耿于怀.....

    到了后面几局,几乎每一盘杜冷如果不是杀手就要被首杀,而谢旻韫则成了众人倾听意见的风向标,两人俨然一副金童玉女的模样。

    甚至有一局杜冷和谢旻韫还联手玩出了经典的一局,这一把他和谢旻韫同时抽到了杀手牌,因为他被首杀和首验的几率太高,于是所以这一把杜冷选择了自杀,然后报警留遗言,说验出身边的7号祝青云是匪徒,保12号平民是好人。

    接着发言的七号祝青云做了一个改变局势的决定,她是个平民却跟着跳警说自己是警察,这把没验出人来,杜冷是自杀悍跳。

    八号报平民过了,就轮到谢旻韫发言。

    这时出现了本次游戏第一个高潮,经典场面出现,谢旻韫也悍跳,但她十分聪明的说自己就是七号祝青云的警同伴,指责杜冷悍跳,连续四个人,三个人悍跳,一下就把警察和平民都搞晕了。

    并且9号谢旻韫不仅悍跳,还推了11号成默和16号刘志尚上pk台,接着10号认水民,轮到11号成默发言,他是个平民,并明确看出了杜冷和谢旻韫是杀手悍跳,而7号祝青云则是水民乱跳。

    成默如果是个警察的话,鉴于对游戏认真负责的态度,也许会有理有据的分析一下形式,但他只是个平民,也就有些无所谓,于是这个场面上唯一能看清楚局势的人便淡淡的说道:“首先,我就是个平民,我不会乱跳警,谢旻韫推我上pk毫无道理,她只是不想我在台上而已,你们推我出去杀手必胜.....”

    这句话说完引来了周围一阵笑声,因为至始至终成默就是一直在划水,两盘当警察,就在当鸡警(隐藏起来的警察)对于查谁,也不发表意见,当匪徒一局,更没发表一次意见,虽然是最后一个死的,但并没有什么卵用,一样匪徒输的很干脆,因为那一局刚好杜冷是警察。

    总而言之,整个下午,成默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平民,过!”完全没有亮眼的表现不说,划水划到毫无存在感,也是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配角。

    于是这一次成默被投了出去,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接下来在一片混乱的局势中,匪徒配合的十分好,第二轮居然在谢旻韫的主持下,5号同样是匪徒的卢风归票,把警察1号沈梦洁给投了出去,这可把沈梦洁给气的要死。

    根据发言,谢旻韫又猜出了坐在成默身边的12号颜亦童是鸡警,于是手起刀落将颜亦童给斩掉之后,就为匪徒奠定了胜局。

    此时还有三个土匪在,警察却只剩下了两个,警察这个时候才知道要验谢旻韫,然而为时已晚,发现她是杀手已无力回天,没有办法跳警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匪徒屠城。

    当法官程萧宣布匪徒胜利,场面十分轰动,这一场虽然警察和平民输了,但平民们输的心服口服,掌声雷动,全部是送给杜冷和谢旻韫的。

    当一圈人把大拇指竖给杜冷的时候,杜冷笑着说道:“这局其一是我们位置太好了。其二就是旻韫发挥的实在太棒了,她才是最大的功臣,跟着我悍跳,并归死了成默才是关键,如果归票归到跳警的青云身上,水民不一定敢跟着投票,水民肯定不会把警察投出去,而归到11号身上后,投票上占据了有利地形,而且11号认的水民,这样绝大多数水民也敢投票,再有就是当时我看见旻韫已经认定12号童童是一个鸡警了,她当时毫不犹豫的先杀了童童,我十分吃惊,我以为她会刀掉明警1号.....”

    而警察这边四个人则吵翻天了,首先是沈梦洁很不爽输给了谢旻韫,其次是颜亦童也觉得输的太窝囊了,但这一局他责任不大,第一轮结束之后她就注意到了成默说的他不会乱跳警,想要验谢旻韫,然而其他三个人都主张验杜冷保的12号.....

    这一局主要是水民玩的晕,警察玩的臭,沈梦洁作为警察发言实在不好,被投出去成了最大的转折,沈梦洁自己心里也清楚,她的发言有问题,可骄傲的女人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尤其是在喜欢的男人和情敌面前,于是沈梦洁强行甩锅给七号乱跳的祝青云,以及发言软弱无力还引发笑声的成默.....

    要说祝青云有责任,勉强也能算上一点,但她那种情况下跳警,说实话,责任并不算大,毕竟她知道自己是平民,能够确定杜冷就是杀手悍跳,所以这种替警察引火力的做法也不算很错....

    至于怪到成默头上,那就有些莫名其妙了,成默的发言虽然算不上好,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平民,说起来他的发言也没有什么差错......

    沈梦洁推卸责任的话,另外两个男同学听了也就只是无语笑笑,但坐在成默身边的颜亦童就有些不高兴了,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看着沈梦洁冷笑着道:“自己玩的臭还怪别人?遇到悍跳的就必须都跳起来,不能在鸡着了,果着玩就果着玩了,水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不跳警踩到水民了,那么水民自然认为可以把水民归出去....作为警察主导不了局势,怪水民也是有理了....”

    沈梦洁从小到大顺风顺水,成绩好,长相好,家世也算不错,何曾被人如此怼过?顿时一张洁白如玉的小脸涨的通红,看着颜亦童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气呼呼的说道:“我玩的臭?总比什么都划水强吧?如果成默第一轮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他怎么可能被公推出去?”

    颜亦童道:“他说的有错?”

    沈梦洁也冷笑道:“什么样子的人就该说什么样子的话,说什么‘谢旻韫不想他在台上’,说什么‘你们推我出去杀手必胜’,他以为他是谁?他要有杜冷学长一半功力,这样说我都认了,他这样说,不是找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