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六章 Beauty and the Beas
    宁愿做一朵篱下的野花,不愿做一朵受恩惠的蔷薇。与其逢迎献媚,偷取别人的欢心,毋宁被众人所鄙弃。——莎士比亚《无事烦恼》

    ———————————————————

    成默在铺着白色蕾丝桌布的餐桌前驻足,站在掺着围成的长方形里面的侍者很快就给他递过来了盘子和叉子。

    成默从穿着衬衣马甲的侍者手中接过餐具,道了谢,就开始在众多令他眼花缭乱的水果、蔬菜还有各色冷盘间流连。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在草坪的边缘欣赏他们自己带来的才艺展示,只有成默一个人站在白色的长条餐桌前,所以他显得格外的醒目,不过幸好大家都在看表演,无人关注这个方向。

    要是换一个人,肯定不会这样做,毕竟这样既不太礼貌被人看见了也有些尴尬,但对于成默来说,他向来不在乎任何的眼光,这是个令人放松的时间段。

    然而将他弄来的始作俑者谢旻韫并没有让他愉快的一个人在餐桌前徜徉。

    谢旻韫从钢琴边走进人群的时候就看见了在月桂树旁的站着的成默,刚才她一直在寻找那个被她当做借口的瘦弱身影,却始终没有发现,眼下看见了他,自然要上前探究一番,为什么他要答应杜冷的邀请,为什么外公会对这个小孩另眼相看。

    在谢旻韫的感官里,像成默这样人应该是自负的骄傲鬼才对,怎么会答应杜冷的邀请?

    谢旻韫也没有管此刻是杜冷正在演奏小提琴曲,在杜冷的视线中悄悄的绕到了人群边缘,走向了位于草坪中央的餐桌,而此时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童童也在咬牙切齿的向着成默走去。

    于是,命运的轮盘开始在无声中转动,每一个主角都向着上帝投掷出难以预测的未来。

    不过在此时此刻,在任何人的眼中这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一件小事,甚至比不上餐桌上一块牛排,吧台上的一杯鸡尾酒来的重要。

    殊不知,我们的人生就是这些零散的片段拼凑而成。

    只是凡人们总是忽略掉了那些难以察觉的微小细节,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谢旻韫款款的走近餐桌,从侍者手中接过白瓷一般餐盘和银色的餐具,她白皙的手臂在阳光下和餐具同样熠熠生辉,谢旻韫眼角的余光就能看见成默的盘子里放着青木瓜、牛油果、一点德式金枪鱼沙拉还有一块典藏级别的伊比利亚火腿,她头也不转的淡淡的说道:“配水果吃的是serrano火腿和意大利的prosciutto,我没见过有人拿伊比利亚火腿这么搭配的.....”

    成默刚才通过那首《beauty and the beast》已经记住了谢旻韫那极有辨识度的声音,所以并没有去看谢旻韫,只是“哦”了一声,然后说道:“谢谢指教,不过你在乎的是口感,我在乎的是均衡,饱和脂肪酸会大大的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危险....”

    “随你高兴吧!”谢旻韫并不认为一小片火腿能给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她以为这不过是成默在强行为自己辩解而已。

    当然,其实成默虽然猜出了盘子里的是伊比利亚火腿,但他对如何食用这种昂贵的东西还真不太清楚,只是考虑到不管多么昂贵、美味,这种腌制的脂肪都不能多吃,但既然都来了,看见传说中的伊比利亚火腿还是得尝一尝的,毕竟他自己是万万舍不得买1500到2000欧一整条的典藏级伊比利亚火腿的,于是他要侍者切了一小片,并给自己搭配了能够中和饱和脂肪酸的水果。

    谢旻韫将身体挺的笔直,举起盘子,向着侍者示意了一下,对方便拿起木质的夹子,给她的盘子里放上了好几片三文鱼,用平淡的口吻说道:“我本来猜你不会来的。”

    成默也回应以平淡的口吻,:“有吃有喝有拿为什么不来。我既不傻,也不清高。”

    谢旻韫扬了扬眉毛,“是么?那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成默若无其事的说道:“确实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赚到一万块钱。”

    谢旻韫皱起了眉头,:“一万块钱?什么意思?”

    成默假装惊讶和露出了些许微微的得意说道:“哦?你不知道?杜冷学长没跟你说吗?为了请我来他不仅亲自去了我们班三顾茅庐,还承诺只要我来就给我一万块钱......还是现金.....”

    作为一个配角,就要有衬托主角的觉悟,作为一个龙套,就要对的起手中这份昂贵的盒饭。

    成默很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谢旻韫完全没有想到成默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来的,她并不是不能够理解一万块钱对于普通学生来说是一笔多巨大的数字,但这和她想象中的成默完全不一样,在她的脑海中成默应该是像成永泽那种学富五车,经天纬地,不食人间烟火的大才子,绝不是会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

    谢旻韫之所以对成默产生兴趣,其一,成默备受外公赞许,在她心中外公王山海就是她最尊敬的人;其二,自然是小时候不懂事说要嫁给成永泽的童言。

    然而她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和她的想象完全不一样,让她觉得成默根本不值得自己眼高于顶的外公看重,也不配当成永泽这个虎父的儿子。

    谢旻韫心道:此刻下结论尚早,得多试探一下才行,谢旻韫正待说话,这时一个清脆如黄鹂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旻韫学姐,好久不见.....”

    谢旻韫抬头一看成默的另一侧站了一个头发蓬松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定睛细看了一下,完全想不起对方是谁,只能疑惑的道:“你.....你是.....”

    童童甜笑一下,冲着谢旻韫眨了眨眼睛道:“我是颜亦童....”

    谢旻韫听到这个名字楞了一下,仔细回忆,然后有些惊讶的道:“你是颜复宁的妹妹?”

    童童笑着点头,“是啊!”

    谢家和颜家岁算不上世交,但关系也还算可以,不过在她记忆中的颜亦童并没有这么普通和.....跳脱,她记得的最后一次见颜亦童还是个文静乖巧精致的小女生,没料到长大了却变的远不如小时候好看,她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好久不见,我记得还是读初中的时候在京城颜太爷家见过你和你哥.....你哥现在还好嘛?”

    “还不是老样子,在帝国理工读研究生....”

    成默见两人隔着自己寒暄,乘机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有料到认都不认识他的什么童童,一把扯着的胳膊愉快的说道:“旻韫学姐也认识这小子?他刚才听你唱歌听的可投入了.....”

    成默自幼体弱,加上手上有叉子有盘子,不敢用力挣脱颜亦童的魔爪,只能皱着眉头转头看了颜亦童一眼道:“我不认识你,你抓着我干什么?”

    颜亦童假作可爱的样子撒娇道:“可我认识你啊!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一点都没有君子风度。”

    谢旻韫也将目光移动到了成默身上,她万万没有想到成默居然会和颜复宁的妹妹颜亦童有交集,至于刚才颜亦童说成默听到唱歌投入的话,她并未曾放在心上,不投入才是欣赏品味有问题。

    成默对于女人的了解还是片面而肤浅,学着电视剧、小说中,令人厌恶的狷狂的样子道:“何谓君子?何谓小人?德大于才便是君子,才大于德便是小人。我这人才华横溢,德行远远不可能和才华匹配,自然只能做小人.....有问题么?”

    可惜成默什么都懂,就是不太懂女人的心思,当一个男人言过其实的时候,自然会被女人厌恶,当这个男人言如其实的时候,他的狷狂便是令人倾佩的孤傲了。

    颜亦童听到成默的话,也假作轻蔑的一笑道:“哟!《资治通鉴》都出来了呀!既然你好意思说自己才华横溢,那我就考考你怎么样?”

    成默撇过头去,“无聊。”

    这时颜亦童瞥见杜冷和程萧也走了过来,便稍稍提高音量道:“你看你这人又没有才艺展示,给你机会在心上人表现一番还不好吗?”

    成默低头看了眼颜亦童一只手把自己的胳膊拽的紧紧的,显然不打算这样轻易放过他,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魔鬼一样的丫头,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女人的纠缠,这在他十六年的生命中尚属头一次,至于载体状态给他提供的经验此刻并不适用,因为他在载体状态下,只要瞧一眼那些女人,那些女人就酥了,那会这样恬不知耻的扯着他喋喋不休,见杜冷和程萧也过来了,于是别无他法的成默只能问道:“是不是答出来就松手?”

    颜亦童狡黠的一笑道:“答出来就松手.....答不出来.....我也不为难你,就在答一题,直到你答出来为止.....我想你应该不会笨到一题都答不出来吧?”

    “你出题。”从此在成默的名单中又添加了一个必须躲着走的人员名单。

    这时已经走近三人的杜冷插话进来道:“你们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颜亦童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成默在旻韫学姐面前夸口说他才华横溢,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觉得应该给他这个机会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下,所以打算出题考考他。”

    杜冷瞥了一眼成默一眼,并没有露出介意的表情,正待说话,却听见成默和谢旻韫异口同声的道:“别把他(她)和......”

    两人听见了对方的声音又同时停下了说话,如果开始的异口同声是巧合,那现在的同时断句,不能不说是默契了。

    杜冷原本并没有把颜亦童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的话放在心上,此刻却忍不住打量了一下一副娃娃脸的成默以及和他并排站着的谢旻韫,当看到谢旻韫比成默还要高一点点,两个人也并无眼神交流的时候,心中才道:我也是想的有点多,旻韫看上谁也不可能看上这个小屁孩。

    于是杜冷微微一笑打破两人都已经不好在说话的尴尬道:“既然这样,那就给个机会,童童出题,我们都参与抢答一下....好歹对于答题这件事,我也是略有心得的!”

    而杜冷身边巧笑倩兮的程萧,此刻正在饶有兴致的左右打量颜亦童和成默两个人,这两个人今天的形象有些相似,同样穿的很随意,同样都带着黑框眼镜,但眼尖的程萧一眼就看出来了成默是长的真普通,而一旁的童童则是伪装。

    程萧好奇的是为什么童童一定要把成默和谢旻韫扯上关系,明明两个人看上去就不搭,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喜欢以貌取人的人,作为一个混娱乐圈的,她也看多了帅哥俊男,对长的帅的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成默和谢旻韫的落差实在有点太大了,关键是不搭调。

    程萧正在观察成默和颜亦童,见杜冷说大家都参与抢答,连忙摆手道:“这个我最不擅长了,别把我算上,你们答就好,我听听就行......”

    杜冷笑道:“也无所谓算上不算上,童童出的问题,我估计谁都答不上来.....这丫头平时就刁钻的很....真要故意为难起人来,估计那个被为难的人要吐血三升.....”

    颜亦童道:“杜哥,你可别败坏名声,我童童一向急公好义,乖巧伶俐,啥时候刁钻了?”

    杜冷一脸无奈的揖手道:“好吧!我错了,请童童大小姐原谅则个....”

    颜亦童抓紧成默的胳膊,用一种诡异又低沉的声音说道:“那你们听好,我就提第一个问题了,某天,a君突然收到了一封密信,信上写道:今夜午时,我们在郊外的教堂见。a君晚上如约从家中去到了教堂,当他抬头看到教堂的圆顶和那一弯新月时,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他刚一回头,就被打倒在了地上。第二天,他被人发现时已经死亡。”

    颜亦童顿了一下道:“那么问题来了!请问!a君有没有在总统大选中给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投票?”

    (二合一更新,就不拆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