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五章 儿童节的聚会(4)
    六月的阳光正好,微风和煦,露水芬芳。

    绿色草坪边缘的乐队正在演奏《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钢琴、大提琴、爵士鼓.....各种声音交织成清浅而温柔的风,人群里的轻笑间杂其中,真是初夏的一首欢歌。

    成默躲在立着酒柜的月桂树后面,靠着粗壮的树干拿着手机刷题。

    旁边的一切繁花似锦于他而言都是镜花水月,无论自己有没有载体,他和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物,不能被浮华迷惑,必须得坚守本心。

    这时草坪突然响起了热情的欢呼和掌声,片刻过后整个花园都归于一种的无声的寂静,接着在刻意的阒然中,成默的耳边响起了轻柔的钢琴弦音,像是空旷海平面上寂寥的风,接着一个略带着漠然的空灵声线响了起来。(bgm—《大鱼》双笙)

    成默并没有听过《大鱼》这首歌曲,但并不妨碍他欣赏此刻令人心悸的优美,他将手机收了起来,站了起来,转身走出月桂树干遮蔽他的范围,向着草坪中央望去,那个穿着红色旗袍,扎着春丽头叫做程萧的女生,正握着话筒站在乐队的中央浅吟低唱。

    古风与现代乐器的结合,产生了一种被书卷掩藏的宁静,成默看着人群中手持话筒如春风微醺毫不喧哗,身穿大红却拂帘清雅的程萧,忽然觉得流行音乐其实也很有意思,力求用最简单的旋律达到最和谐的流畅,当然流行音乐的难点在于抓耳和耐听度很难达到统一。

    不过此时程萧正在演唱的这首歌曲,算是一首不错的流行音乐,当然更值得赞美的是程萧的声线,将这首歌演绎的格外有意境,让人如同化身一只海鸥,在深蓝的风浪中翱翔。

    等程萧唱完,整个草坪全是欢呼和掌声,程萧抚胸微微鞠躬致谢,这时无数人起哄,要在来一个,但程萧却拿着话筒说道:“我知道旻韫会弹钢琴,并且歌也唱的很好听.....要不让旻韫上来表演一个吧!”

    听到程萧这样说,众人都沸腾了,这才想起来谢旻韫确实在湘省卫视的《天天学习》综艺节目中秀过一首钢琴独奏。

    众人立刻鼓噪着怂恿谢旻韫上去,然而谢旻韫并没有答应,直到程萧从乐队中走了出来,扯着谢旻韫的胳膊向钢琴走去,谢旻韫才勉为其难的不再说不。

    顿时掌声又如雨点一般响了起来。

    虽说不过是小型的学生聚会,但放在草坪边的钢琴却是一架价值不菲的黑色斯坦威小三角。

    原本坐在钢琴边穿着紫色晚礼服的女生连忙起身,向着谢旻韫做了个请的姿势,谢旻韫欠身致谢,表情中有些被赶鸭子上架的无奈,等她抚着裙子在琴凳上坐下,正在稍微调整距离的时候,程萧又拿着话筒说道:“现在我们需要一位绅士来做一下人肉话筒架!有没有人愿意?”

    “杜冷!”

    “杜学长!!”的声音马上就淹没了整个花园。

    杜冷也当仁不让的走上前去,从程萧的手中接过话筒,然后如一颗挺拔的白杨一般立在了谢旻韫的身边,此刻的画面和情节又进入了偶像剧内容,杜冷风度翩翩,白衫洗练,谢旻韫凝眉清氲,淡然写意。(bgm《beauty and the beast》——手嶌dao葵)

    随着谢旻韫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黑白色琴键上落下,似乎有馥郁的烟雾从她与钢琴之间缓缓的弥漫,让人进入了太虚幻境一般。

    站在远处的成默有种瞬间被惊艳的感觉,原唱给这首歌曲灌注的是一种激烈的汹涌的情绪,编曲也很大气,各种乐曲和和声,但谢旻韫将这首《beauty and the beast》处理的极为和缓,搭配上平静的毫无波澜的钢琴,完全演绎出了另外一种与众不同的风格。

    如同薄雾弥漫的清晨,树木刚刚苏醒,带着湿意的风掠过荒原上的草叶,将圆滚滚的露珠吹散在微凉的空气中,一只白色的雏鸽展翅在音符组成的世界中翱翔,远处有辉煌的朝霞、闪光的河带、虞美人盛开的山坡以及在晨曦中散发着蛋壳般薄薄雾气的城镇.....

    这一个瞬间,成默觉得女生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样孤傲、清冷又带着些许暖意的天籁之声,就不是男人能够提供的。

    只是可惜女人都是只能远观的危险生物。

    “好听吗?”当谢旻韫唱完从钢琴前面起身的时候,忽然一旁有人问道。

    因为这个声音近在咫尺,成默实在不能忽略,只能循着声音来的方向望去,他一眼就把这个叼着棒棒糖的女生给认了出来,因为那天她将付远卓的桌子椅子给扔出窗户的一幕实在让成默想忘记都难。

    并且她有些触目惊心的乱糟糟的卷发,上面夹着一个蓝色海豚发卡,复古老旧的占了半张脸的黑框眼镜也足够标志。

    成默没有回答这个女生的问题,反问道:“你问我?”

    女生点了点头。

    成默将视线从蒲公英一样的女孩子身上挪开,语气平淡的道:“我觉得好听不好听,和你没关系。”

    那女孩子丝毫不因为成默的冷漠而生气,反而饶有兴致的说道:“你不是一直在刷题吗?干嘛要站出来?我还以为你像石佛一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原来是看不得别人都是现充,自己是个吊丝吧?”

    成默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看上去就有些古灵精怪的女生,面无表情的道:“关心你该关心的人,我这样的吊丝不值得你关注。”

    这时钢琴上又换了个人,一个成默不知道名字的漂亮女生在和拉着小提琴的杜冷进行合奏,毫无疑问这些环节都是设计好的,让这些金童玉女们都能展示自己的才艺和风姿。

    那女生顺着成默的视线看到了玉树临风的杜冷一眼,啧啧有声的道:“是不是羡慕嫉妒恨?”

    成默被身边这个无聊的女生弄的无心继续欣赏音乐,没有理会她的刁难,转回了树后,坐了下来继续开始刷题,然而那个女生却不依不饶的跟了过来,低头去看他的手机,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金盏花混合着琥珀味道的清甜味道扑面而来。

    成默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id,只能关掉手机,转头皱着眉头想问她究竟要做什么,可当那张脸近在眉睫的时候,成默才发现其实这张乍一看有些平淡无奇的面孔,撇开那乱糟糟的头发和那副款式老旧的黑框眼镜,真是干净无暇到如清澈的泉水。

    她的五官单独拎出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惊艳之处或记忆点,但一组合在一块儿,就让人感觉特干净、舒服,有一种淡淡的温婉与甜美,大概就是刘亦菲那种风格的长相。

    倘若她将头发整理一下,取掉这副眼镜,在这个遍地都是整容锥子脸的世界,她的舒服和简单一定能够成为席卷大众审美的清流。

    不过就算长的在漂亮,配上这样的性格也是叫成默反感的,他立刻单手撑地起身,将手机装回裤带子里,也不说话,径直朝着草坪中走去,既然刷不成题目,只能去吃点东西.....

    至于后面的那声“喂!”成默就当做完全没有听见。

    这个顶着一头卷毛的女生正是被付远卓叫做童童的女孩,她瞧着成默瘦弱的背影一脚踹在了月桂树上,不过树干粗壮的月桂纹丝不动,就连满树绿叶都没有摇晃一下。

    “哈哈!吃瘪了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付远卓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童童瞥了付远卓一眼道:“吃瘪?本姑娘只有叫别人吃瘪的时候,我一定要让这个臭小子明白,惹什么都好,不要惹女人.....走着瞧!”说完就也跟着成默朝着餐桌走了过去。

    付远卓在心中替成默祈祷,一定不要被欺负的从此对女性有阴影,他哪里知道成默其实早就对女性有了阴影.....

    (明天开始两更!请大家多投推荐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