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四章 儿童节的聚会(3)
    无需时刻保持敏感,迟钝有时即为美德。尤其与人交往时,即便看透了对方的某种行为或者想法的动机,也需装出一副迟钝的样子。此乃社交之诀窍,亦是对人的怜恤。——尼采

    ——————————————————

    成默到达岳麓公馆九号明月居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十点二十多分钟,之所以迟到这么久,一是因为岳麓公馆的内部大的超乎了成默的预计,对于成默这种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上流社会的人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想象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还能隐藏有这样一个地方。

    第二个原因则是路过的一些有些年份的树木,让成默流连忘返,尤其是在岳麓公馆的中心位置种植着一株山丁子树,树龄至少有上百年。

    山丁子树是北方落叶乔木,一般原生长在坝上草原,算不上特别的珍贵,但这种树长得很漂亮,树干直立,而粗壮树枝则像麻花般扭着,又像虬龙的爪,刚毅苍劲,树冠茂盛似遮天大伞。

    而眼前这一株不仅树龄高,更为奇怪的是树中又自然的长出一棵野生树,成默难以辨认,上百年的山丁子古树已是少见,树中又长树,更是绝无仅有的奇观。

    因此成默多看了几眼,还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这样的神树必须是得拍照留念的。

    为了这样的神树迟到,成默觉得是值得的,反正他很清楚自己算不上什么贵客,去走个过场,见机行事的应付几下就算完事。

    成默按响明月居门口的门铃时,穿着燕尾服,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的管家看着面孔上还缀着汗珠的成默颇为惊讶,除了穿着随意的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成默还是他在杜家当管家这么多年,第一个走路进来的。

    成默从管家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怀疑,于是撇头看了一眼大理石柱子上挂着的金色“明月居”三个字,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张请柬道:“这里是杜冷学长的家吗?”

    管家接过请柬打开瞟了一眼,就收了起来,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我是杜府的管家张维德,成默同学,很高兴您能莅临杜家公馆,您里面请.....”

    成默从打开了一半的黑色雕花铁门进去,围绕着白玉石雕刻的龙形喷泉的沥青路两侧停着十多辆各色豪车,其中就有谢旻韫的劳斯莱斯,龙形喷泉的那头是一栋豪奢的中西结合样式的高大别墅,建筑以黑白两色为主,和一般的传统中式建筑或者西式建筑都有些不一样,尽显威仪。

    倘若换了一个是成默这般身份平凡的人难免产生自卑的情绪,因为阶级的落差实在太大,尤其是少年时代是人最为敏感的年纪,但成默自然不会,他的心态放的很平,他就是来赚钱的。

    张维德带着成默向门口走去,边走还边面带着微笑说道:“我们家少爷一直在台阶上等您,所有的客人都到齐了,您是最后一位.....”

    成默道:“实在抱歉,没有估算好时间.....”

    张维德笑着解释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少爷很少如此执着的等一个人,他一定很看重您!”

    成默心道:这管家还真会提主人揽人心,只可惜你完全弄错了杜冷的心思了。但他自是不会说穿,只是道:“那我等下真要好好给杜冷学长道个歉.....”

    成默走到喷泉另一边的时候,张维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躬身告退。

    杜冷背着手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两个人视线的交汇不过短短的一瞬间,杜冷看着穿着有些普通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成默,就笑着开了口,意味深长的道:“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岳麓公馆转了一圈,不想进来了呢!”

    杜冷并没有成默的联络方式,他是打了电话问门卫知道成默早已经进来的。

    成默不卑不亢的说道:“不好意思,让杜学长等了这么久....你们这里的树很有意思,所以我多看了几眼,耽误了不少时间,我真没有想到,像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你会站在这里等.....”成默觉得他必须得解释一下,毕竟他是收费办事,并不是真的客人。

    杜冷不置可否的道:“哦?你对植物有研究?”

    成默犹豫了一下,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找托词,于是说道:“谈不上有研究,只是万物皆有历史,树看上去和人类文明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关系十分深厚,说起来树的进化比人类还要早,从人类历史开启之时,树就为人类提供了庇护,远古的类人猿在树上生活,从树上获得食物,是人类的家园,这也是为什么众多神话将树通灵化的缘故.....接着类人猿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从树上下来,开始了狩猎文明......工业革命后,人与树的关系则从砍伐变成了培育,从我们远古到现代,人类和树的关系复杂而亲和,树本身既是自然的,也是文明的.....研究人类的文明体系,树是不可不观察的环节.....”

    这一番远超同龄人的见识与见解让杜冷有些惊异,他看着成默那一张毫无攻击性,人畜无害的娃娃脸笑道:“万物皆有道,但归根结底都是人类赋予它们的意义,如果人类不存在,它们就不会有存在的意义.....学弟博学多才,难怪旻韫对你另眼相看,一定要你来她才来。”

    见杜冷直言不讳的说出请自己来的原因,成默摇了摇头道:“我不过是看了几本闲书,懂一点歪理邪说而已.....她想我来,只是因为和我有些小矛盾,想看我的笑话罢了。”

    杜冷见成默主动和谢旻韫撇清关系,这才走下台阶,微笑着说道:“那你还是小看了旻韫,我相信她没有那么小气.....走吧,我们去草坪那边。”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跟上了杜冷的脚步,心道:但愿她没有那么小气,但不管怎么样,等下一定要尽量少开口,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就不引起旁人的注意。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草坪上站着一群人,个个衣着光鲜,个个神采飞扬,男女比例也是恰当的各半,乐队、鲜花装饰,就是不菲的支出,一个烧烤派对的阵仗弄的很是吓人,这一顿下来至少得花费几万块。

    杜冷虽然站在门口等了成默,但并没有像带谢旻韫一般隆重的把成默介绍给众人,只是将成默引进了人数最多的圈子,语气平淡的说道:“这是高一的成默.....是个很有意思的学弟,大家认识一下.....”

    众人均把目光投射到了貌不惊人,衣衫质朴还背着个包的成默身上,但转瞬就挪开了视线,基本上连打招呼的欲望都没有,因为大多数人一眼就认为眼前这个人没有什么好值得关注的。

    也有人多看了成默几眼,那就是沈梦洁,她实在没有想到杜冷居然还请了成默,微微冷哼了一声.....除此之外,成默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一丝涟漪,他无足轻重的连一枚小石子都算不上,不过这也正如他的愿。

    对于众人对成默的冷淡,杜冷不以为意,他从来不觉得一个为了研究树木,能在如此重要的聚会上迟到的书呆子,能融入他们的圈子,又开口问道:“你们在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站在程萧身边的于俊山道:“我们在聊音乐,说韩国流行音乐这些年为什么进步如此之快.....”

    杜冷道:“那这件事肯定是萧萧最有发言权.....”

    处于众星拱月位置的程萧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说道:“我哪里能有什么发言权,以前一直在当练习生,出道也才两年而已,其实我只是很喜欢唱歌和跳舞,对于这些深层次的内容并不算很了解.....”

    成默转头看了一下正在说话的程萧,穿着华夏红的纹龙旗袍,身段窈窕,丽色浓稠,笑容相当的治愈,她一说话,几乎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当真是两靥桃花添杏眼,一笑一颦尽为诗。

    谢旻韫并没有在这圈人中,程萧一人便是一枝独秀,艳压群芳。

    成默自然不知道程萧是谁,他对流行音乐没有太多爱好,至于棒国女团就更加不了解了,如果说成默和流行音乐有什么有交集的地方,勉强能算上爵士音乐和现代交响。

    这两种音乐类型比古典音乐的欣赏门槛要低一些。

    在成默看来听音乐和阅读是同一个道理,普通人看书读的是故事,稍微对文学有爱好的人,则不仅读故事,还要看文笔,而专业的读者则会试图解构这本书,情节是骨架,文字是皮肉,思想是大脑,他们能看懂作者的故事结构、写作技法以及深层次想要表达的内容。

    不过值得解构的书,阅读与理解都是有门槛的,越是艰深的书,读懂了愉悦感就越大。

    听音乐也是同样的道理,具备一定音乐知识的人,听爵士乐和交响,就能够欣赏到这些普通人无法欣赏的技巧。原来这里用了这样的和声进行,原来这里是这样的调性,原来这个和弦可以用这个音即兴。

    说的更浅显一点,你不懂盲僧的那些技能,甚至你没玩过英雄联盟,你怎么知道对方有多秀?

    流行音乐之所以流行,是因为欣赏流行音乐没有门槛,正如如今文学作品,小白书是主流,同样也是因为小白书阅读起来没有门槛。

    成默的所有知识储备都是高于普通人,低于专业人士的,说的不好听,就是什么都懂,什么都没有到顶尖的程度,不过相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来说,成默是当之无愧的学霸和百事通。

    不过然并卵,即便成默在博学多才、汗牛充栋,这个社会上大部分的人依旧不是看脸就是看钱,在知识爆炸的年代,知识似乎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值钱。

    但对于成默来说,这些知识,都是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成默并没有参与众人的讨论,虽然他对韩国流行音乐一无所知,但要说起古典音乐以及音乐历史,估计在场没有几个人能和他对侃。

    他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人群,打算随便在餐桌上弄点东西吃,然后找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开始自己的刷题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