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二章 杜冷
    泛着绿色的木棉、梧桐、红枫以及昂贵的银杏和玉兰把岳麓山染出了一整个世界的清新。

    杜冷从击剑室里面走了出来,脱掉昂贵的dynamo金属面罩,他的头发湿漉漉的,紧紧的面颊,但双目全没有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疲惫,里面透出的是狮子一般自信而有神采的眼神。

    杜冷的面颊如刀削,鼻梁高挺,脱下白色的击剑比赛服,下面全是健硕紧致的肌肉,像是米隆手中的体育之神——“掷铁饼者铜雕”。

    落地玻璃外霞光万丈,让他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

    杜冷脱掉衣服,走进浴室,开始了沐浴,今天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天,当然不是因为程萧,对他来说程萧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偶像明星而已,而是因为谢旻韫。

    如果单单说相貌,谢旻韫跟程萧只是不相上下,但要说到家世背景,那么两者差距就十分大了,对于杜冷这种志向远大的人来说,自然谢旻韫要重要的多。

    此刻杜冷正在自家的岳麓公馆九号楼明月居中,他第一次把聚会放在了他的家里,为了欢迎谢旻韫第一次参加他的聚会。

    六月的天气虽说气温不低,但也算不上高,可杜冷还是洗的冷水澡,,浴室里的视野也颇为开阔,外面就是岳麓山成片的枫林。

    岳麓山所处的地理位置历来被称为“上风上水”之地,历史上形成了融华夏古文化精华的儒、佛、道为一体的“院亭寺宫”,其中院是指的岳麓书院、亭是指的爱晚亭,寺是指麓山寺,而宫则是指的云麓宫。

    据湘省的地形图来看,有龙凤呈祥之形。

    有学者考证,星城的西郊岳麓山,为腾龙之地,是南岳衡山72峰之一,据《南岳记》记载“南岳周围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岳麓山由此得名。

    从星城地图来看,岳麓山盘踞艮、坎、巽三个方位。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和大学城选择这里不无道理。对于位于这里岳麓公馆来说,也不是“稀缺”这个词汇能够概括的。

    除了地理位置堪称诸侯级别之外,九号公馆明月居的建筑风格也分外的独特,将华夏伟大的盛唐风格和西方建筑大师赖特的建筑思想予以结合,简练宽阔的大屋顶,石材立面与木制门窗在细部的嵌合,空间秩序严整的布局,都透出一种盛世所具有的自信、大度和弘毅。

    站在视野较好的露台时,目光向上可以看到钢铁铸就的信号台和巨大卫星锅炉,再远处则能看见平常人不得窥见的惊喜,岳麓山天文台,那可爱的圆顶建筑是初中时的杜冷最爱去的地方。

    天气晴好时,站在二楼就能远眺湘江另一边的繁华盛景,每次看到橘子洲头的伟人像,杜冷都觉得激情澎湃,幻想着终有一日,自己也能将巨大的雕塑耸立在这个国度醒目的一处。

    杜冷换好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裤和衬衣,等发型师过来帮他弄了造型,一个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就出现在镜子里,杜冷将简约的江诗丹顿传承85180戴好,走到露台等待着他要请的宾客到来。

    看着那在薄雾与金光中屹立的巨大头像,杜冷忍不住念诵起他最爱的诗句:“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注1)”

    在伟人的诗句里,能感受到叫人潸然泪下的壮阔,以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绝对自信。

    在旁人的偶像都是些明星的时候,出生在湘省的杜冷从小到大都视伟人为他的偶像,在杜冷的眼里,庸人们浑浑噩噩,精英们浪头弄潮,而这个世界是属于伟人们的!他们舍我其谁!

    杜冷虽然才十七岁,却已经精读了《mao选》十几遍,第一遍的时候艰深晦涩,第二遍懵懵懂懂,第三遍才觉得认得那些字,第四遍他父亲给他略微讲解了一下,立刻惊为天书。

    这本书乍一看是说的哲学与兵法,说的也都是先贤说过的东西,不过是用很简练的语言表述出晦涩的哲理,但实际上这却是一部“创业心得”,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屠龙术。

    马云、任正非、史玉柱、宗庆后.....无数的华夏大拿都精读此书来谋划和管理企业,尤其对于一些创业者来说,简直是秘籍宝典。

    对于杜冷来说,他的实践则在长雅就开始了,“龙血社”就是他实践的产物,首先他需要有统一价值观、统一理想的班底,这些人不仅要有前途还要有背景,就如同美国的“骷髅会”一般。

    虽然“龙血社”现在看上去不过是个玩笑性质的小组织,但杜冷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加上几年的经营,“龙血社”一定有潜力成长为华夏的“骷髅会”。

    之所以要成立“龙血社”,杜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作为一个先行者,要去研究自己所处的时代、阶段、环境和趋势,在杜冷看来华夏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伟大复兴时代,国运正昌。

    在房地产经济的时代过去之后,精英化教育的时代不可避免,就现在看来华夏的教育相对来说还是十分公平的,但随着经济越来越发达,这种公平将逐渐打破,阶级固化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维度来看,精英结社是必然的产物,比如现在已经出现的“泰山会”、“江南会”、“华夏同学会”都是非常高端的私密圈子,但这种门槛巨高的圈子里的人物都是已经站到了顶峰的人物。

    大学和高中至今还没有产生非常有影响力的圈子,稍有名气的就是“欧美同学会”,但那是个半官方组织,功能和杜冷的想法并不一致。

    九点半的时候,他请来的客人开始陆续到达,杜冷下楼站在门口看着黑色的迈巴赫从徐徐打开的黑色雕花铁门那边过来,露出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微笑。

    他一看这辆车就知道这个是于俊山,因为这辆迈巴赫正是“三三重工”八位大股东一人一辆的豪车,于俊山在长雅十分的高调,甚至可以说略有些狷狂,因为其父于勇是三三集团的副董事长,也是湘省排的上号的富豪。

    修长的迈巴赫缓缓的停在了龙形喷泉于白玉石台阶的中间,穿着制服的侍应生上千开门,于俊山从车上下来,杜冷立刻迎了上去,拍了拍于俊山的胳膊无比亲热的笑着道:“我就知道你会第一个到,不愧是好兄弟!”

    但此刻他心里想的却是拿破仑说过:“胜利属于最坚忍之人。”

    杜冷深以为然。

    (求推荐票)

    ——————————————————————————————————

    (注1):《贺新郎.读史》1964年春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大意:与猿拱手作别进化到了原始社会的人类犹如呱呱坠地,再经过磨石为工具的石器时代人类进入了少儿时期。炉中火焰翻滚,那是青铜时代,也不过就是经过了几千个春夏秋冬。纵观历史,也如人这一生多忧愁而少开怀。放眼历史,尽是征战杀伐刀箭疆场。这大好河山,哪一处没有战争没有流血。一部历史读罢,我已满头白发,我自己的人生也走到了暮年。回顾起来不过是那些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什么王侯将相功名利禄,有多少人为其白首执迷。那些所谓的英雄人物难道是真风流?我看不尽然。盗跖、庄蹻、陈胜、吴广这些敢于揭竿而起挑战统治者的权威的人,那才是真豪杰。词未写完,天已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