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八章 押沙龙
    高月美和沈幼乙走出音颜,周末凌晨一点多的解放西路依旧热闹非凡,街上全是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马路边停了一溜超跑,有人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抽烟,有人扶着醉醺醺的同伴打算离开。

    一块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在楼宇间播放着当下最in的mv,五光十色的霓虹营造着午夜的彩虹。

    音乐在流淌,面孔在流淌,酒精在流淌。

    这种庸俗浅薄的纸醉金迷麻醉着都市男女和躁动青年的神经,这一夜,不管是廉价的旅馆还是昂贵的酒店,床笫之上都座无虚席。

    而在明天,这些起源于荷尔蒙的原始欲望,也许将在在繁衍行为结束之后变成了一时冲动。

    此刻高月美心情正处于一种玄妙的状态,有丝丝缕缕发现了一个精美又好玩的玩具的兴奋,但感受更多的是一种被虐的疼痛,这疼痛是一股汹涌的激流裹挟着那些兴奋,让她的灵魂处于巨大的冲击之中。

    高月美心情复杂,这一夜的大起大落,让她明白了那个叫做林之诺的岳麓书院的大学生,是个神秘的、强大的有些过分的玩具,似乎根本不是她能够掌控的了的玩具.....如果一个不小心,也许自己就会沦为玩具。

    但那个看上去只认钱的男人,却像是黑暗的诱惑,让她忍不住想要划开一根火柴,看看阴影中的他是什么形状的。

    见高月美还在不由自主的朝着车流中走,沈幼乙拉住高月美的胳膊道:“你看着点!过街干什么?还准备去哪里?”

    高月美这才回过神来,转头对沈幼乙笑了一下,欲盖弥彰的回答道:“哦!忘记了,我没开车.....”

    沈幼乙伸手抚了一下额头,一脸无奈的道:“你是不是被那个酒保给刺激到了?你的车没有停在对面万达的停车场,而是停在旁边王府井的停车场的.....”

    高月美的手攒紧蓝色miumiu的金色链子,脸色微醺的拖着沈幼乙向右侧走去,同时假装气愤的说道:“怎么可能?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罢了!我只是.....今天状态不好,喝了点脑子就有些晕晕乎乎罢了.....”

    沈幼乙那能不了解自己这个闺蜜的心思,但也没有拆穿,只是笑道:“我就怕你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稍稍顿了一下又严肃的道:“我可警告你.....你一定要离这个林之诺远点,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你可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高月美连忙道:“你说什么?姐弟恋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接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成熟点的,有思想、有品味的....怎么可能会喜欢.....”

    高月美话还没有说完,这个时候有几个穿着很潮的微醺的男子,忽然拦住了高月美和沈幼乙,问道:“美女,能不能请你们喝一杯?地方任你们点.....”

    这个刹那高月美就把眼前这些男子和林之诺做了对比,好像自己在见过那个无耻之徒之后,会那所有的男人和他对比一下......很显然眼前的这几个男人的档次离林之诺太远了。

    高月美翻了个白眼后冷冷的说道:“不能。”说完继续向前走。

    其中一个留着权志龙款式分头,穿着白色thorn browne衬衣的帅气男子犹自不甘心的跟了上来,掏出钥匙指了指就在旁边的奥迪r8道:“那是我的车!我不是坏人.....不喝酒也没关系,能留个电话号码或者微信号码吗?”

    高月美撇了一眼那辆闪了两下灯的奥迪r8,冷笑道:“我要去月球喝,你们有飞船吗?”

    见分头男也碰了钉子,一旁其他几个男人顿时开始起哄,这让分头男相当的没面子,但也只能悻悻而归,无可奈何。

    高月美则和沈幼乙走下了王府井的地下停车场,沈幼乙道:“要不要喊个代驾?”

    高月美挥了挥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这点酒还不够漱口呢!”

    沈幼乙知道高月美的酒量,也知道她赛车手一样的开车技术,也就没有劝阻,只是没好气的道:“刚才不知道是谁说的,今天状态不好,喝了一点就晕晕乎乎的.....”

    高月美如玉的脸颊上一下就染上了诱人的红晕,她一边从包里找摸钥匙,一边强行解释道:“刚才出来风一吹,又被那几个小屁孩一闹,也就没有那么晕了.....”从蓝色的包里翻出钥匙

    蛰伏在不远处的红色法拉利488,睁开了猛兽一般的瞳孔。

    高月美打开车门的时候,停了一下看着沈幼乙狡黠的笑道:“你说那个林之诺那么聪明,会不会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十九妹.....”

    沈幼乙冲高月美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道:“你要不怕你的爱车莫名其妙的多几条印子....就继续在别人面前叫我十九妹....”

    高月美吐了吐了舌头坐上了车,她知道沈幼乙发起狠来,那可真是六亲不认,不敢继续在开沈幼乙的玩笑。

    沈幼乙也跟着坐上副驾驶,关好门,听到法拉利低沉的咆哮,忽然觉得音颜的酒保林之诺很像是《圣经》中的一个人物——押沙龙(注1)。全圣经只有这一节经文如此形容一个男人(雅歌书中对良人之赞美除外):“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

    虽然沈幼乙并不觉得自己了解林之诺,但她的莫名的就是想起了押沙龙这个悲剧性的人物,一个外表无与伦比,但内心深藏不露,心狠手辣又主观极强的男子.....

    沈幼乙对于心机很重的男人都是很反感的,并且她对外表也不是很看重,自然对林之诺一点好感也生不起来。

    高月美付了停车费,将法拉利开出地库,红色的速度机器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瞩目的视线,其中也有开始问她电话的那群富二代。

    高月美慢慢的将车开到刚才那个分头男的r8旁边,停了下来,按下了窗户,对着叼着烟的分头男,挥了下手喊道:“你.....过来.....”

    分头男定睛一看才发现车子里面坐的是开始他问电话号码没有给的短发美女,见她开着法拉利心下颇为忐忑,虽然有些担心对方喊他过去是嘲讽,但是想到两个女人都是极品,也就不由自主用手指了指自己,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

    高月美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道:“对,对!就是你!”

    分头男立刻屁颠颠的走了过来,弯腰把脸凑在了低矮的法拉利车窗户处,摆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表情说道:“美女.....有事么?”

    高月美人畜无害的笑着说道:“你不是要问我的微信号码吗?”

    分头男连忙点头,还顺势掏出了手机。

    高月美道:“但眼下我有个麻烦事解决不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帮我?”顿了一下高月美又道:“你放心....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分头男毫不犹豫的说道:“不管多难都没有问题!为美女分忧解难正是我这样的绅士所存在的意义.....”

    高月美道了谢之后,皱着眉头一脸愁容的说道:“我有个弟弟,很不听话,我叫他好好学习,他偏不,非要跑到酒吧里做酒保,说要自食其力.....我们家他这样一个男孩子,怎么能让他如此放任自流了......我就希望你这样的青年俊彦多去和他交流一下,让他走上正路,别误入歧途了.....”

    分头男一听这个事情,不仅没什么风险,似乎还是结识眼前这个大美人的机会,立刻拍了拍胸脯道:“你弟弟在那个酒吧上班?我现在就去和他深入交流一番....保准他浪子回头金不换.....”

    高月美笑嘻嘻的说道:“他就在音颜做酒保.....长的很帅那个就是他,你肯定不会认错.....”

    分头男连忙大包大揽的说道:“没问题......”接着分头男又挥了下手机道:“那美女,你把你的微信号码给我一下,要不然我不好和你交流进度啊.....”

    高月美道:“是这样的,我和我弟弟打赌,他这个星期的收入肯定超不过一万块钱.....只要你能想办法让他这个月小费超不过一万.....让我赢,到时候我就把我的微信给你.....”

    分头男连忙道:“好,那一言为定!”怎么也想不到开着法拉利的女神会是个骗人不眨眼的妖精,就算知道对方是骗人的,也抵挡不了如此大的诱惑,舍命都要答应下来。

    高月美道:“那么我们下个周末音颜见.....记住了,千万别让我弟弟知道你是我找的人.....我之所找你,就是因为我们根本不认识.....记住了千万别露馅了啊!”

    分头男表情轻松的说道:“放心吧!我是对奥斯卡没兴趣,我要是对奥斯卡有兴趣,早就是影帝了.....”

    高月美道:“那谢谢了!帅哥!我今天就先走了!”

    分头男微笑着向高月美挥了挥手,随后直起身子。

    高月美也挥了挥手,接着按上了窗户,一脚油门,法拉利就轰鸣着汇入了车流。

    坐在副驾驶的沈幼乙双手揉着太阳穴道:“小美.....你这是何必呢?”

    高月美得意洋洋的道:“他居然敢说我要包他过夜.....我怎么能不让他付出代价.....”

    —————————————————————————————————

    (注1):押沙龙——押沙龙(absalom)是大卫第三个儿子,他的生平事迹详记于撒母耳记下13至18章。他也算为圣经中的“名人”,却不象所罗门那样为耶和华建造圣殿而知名。

    他容貌俊美、不遵守法度、刚愎自用。他因为胞妹他玛被大卫长子(他的异母哥哥)暗嫩x污,而设计杀死暗嫩,为此被放逐。后来,他发动反抗父亲的叛乱,占领耶路撒冷,但在以法莲(今约旦西部)树林中全军覆没。他的堂哥约押趁押沙龙的头发被橡树枝缠住时将他杀死。尽管押沙龙有叛乱之举,大卫对他的死仍十分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