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四章 贪婪的高贵
    (一个人懂得太多就会发现,要不撒谎很难。——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

    音颜酒吧里的音乐清淡且温柔,气氛泛着微醺的迷离,在这个春末的周末夜晚,迎来了最高的上座率。

    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

    高月美听到成默的回答嗤之以鼻道:“还以为你高冷呢!原来是个见钱眼看之徒......”

    成默将需要的杯子搁进冰箱里,接着用纸巾将吧台下方台面上的水擦干净,他的表情并没有因为高月美的话有半思不悦,也没有理会高月美刻意的吐槽,直接开始了下一轮调酒。

    高月美见成默一言不发,似乎不屑一顾,此刻感受到的是凯文当下的心情,由完全被忽略所产生的一种气炸了肺的强烈刺激,这对从小到大都被男人捧着哄着的高月美来说,简直是一种羞辱。

    高月美看着成默面无表情的脸,感觉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像是有什么阴暗的东西要破土而出,她赶紧收回目光,喝了一大口金汤力,心道:为什么我心底会有隐约的兴奋?

    这种感觉无异于滴蜡、皮鞭.......为什么我会想到滴蜡、皮鞭?手持针筒的我,应该才是那个挥舞着皮鞭的人啊!

    于是高月美又不由自主的从坤包里掏出五百,伸直玉臂放在成默的小费托盘里,冷哼一声道:“真名叫什么?哪个学校的?今年多大了?”

    高月美偶尔打打麻将,所以常年钱包里会装个几千块,以便随时上场鏖战。

    成默对于撒谎这件事情是完全没有负罪感的,在他看来,只要撒谎被拆穿的机率低到一个程度,并且说谎是对自己有利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谎?

    并且作为载体——林之诺,注定只能生活在谎言之中。

    “林之诺,岳麓书院,十九。”成默的回答意简言赅。

    高月美接着拿出了一叠钱,数了五张放在托盘里继续问道:“身高、体重、星座、血型....”

    成默道:“身高188,体重75kg,星座....双子,血型不清楚.....”高考体检没有血型这个项目,成默说不清楚也是合情合理的。

    在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撒了两三千之后,高月美又抽了五张放在托盘里,仿佛在审问一般不苟言笑的道:“兴趣爱好?性//取向?”

    听到高月美的问题越来越过分,成默依旧一边调着酒,一边面不改色的回道:“赚钱,女.....”

    高月美继续放了五张在托盘里道:“谈过恋爱没有?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

    成默淡淡的回答道:“没有......有钱的....”

    高月美冷笑道:“是不是给钱你什么都愿意做?”

    成默置若罔闻。

    长久的沉默。

    对于这种尴尬毫无防备的高月美,一脸被成默的无耻所震撼到的表情道:“你!!!!!!好!”说完那个“好”字,高月美冷笑着将手中最后五百放在了托盘里。

    成默道:“要符合我的三不原则,不违法,不危险,不困难.....”顿了一下成默又道:“当然出价够高,最后一条是可以酌情考虑的。”

    这两人的疯狂问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当下的场面真是男人看了要沉默,女人看了要流泪。

    本来给小费不算什么事,几千块算不上什么,但高月美颜值高,气势足啊!你要换凤姐坐这里扔钱,问问题,旁人一定觉得她就是一傻帽,指不定要怎么嘲笑,但高月美坐这里,你看那玉容无暇,腰身窈窕,放钱的动作在灯光下都那么优雅,那完全就不一样了。

    在看看成默,虽然是为了钱回答问题,所作所为,完全没有君子之风,可偏偏他长的就是一副不被凡尘浊世染,只为群玉画中仙的模样,让人真是半点都讨厌不起来。

    此刻感觉就是音颜在上演八点档傻白甜女主倒追高冷男神的脚本,让一群吃瓜群众看的是津津有味,比看韩剧还要刺激。

    而凯文则已经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躲到一旁去抽烟疗伤去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问个微信号码要被耍,别人和美女聊天还要收费,不给钱还不聊,给了钱还一脸心不甘情不愿......

    这天差地别的待遇,让凯文简直痛不欲生,实在太扎心了。

    高月美自认为通过几千块钱,已经了解了成默是个什么人了,作为一个有点男孩子性格,出手大方,不爱婆婆妈妈的人,高月美自身的性格就决定了她反感斤斤计较、小家子气的人,尤其是这样的人还是个男人。

    她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剥掉了成默身上的神秘外壳,他的灵魂不过是个贪财、小气,懂调酒的毛都没长齐的大学生罢了,于是她决定喝了这杯金汤力就和沈幼乙离开.....

    这时也就不在主动找成默说话。

    成默也没有因为高月美给了五千块的小费,对她笑脸相迎,高月美不说话,他乐得清闲,一时间吧台稍稍安静了一些。

    这时坐在高月美身边的学生样子的清秀小女孩去了洗手间,一旁外表儒雅的中年大叔连忙对成默挥挥手道:“小帅哥,有没有什么.....比较小杯,又没什么酒味,但又容易喝醉的鸡尾酒?”

    成默抬头看了眼穿着格子西装,穿着衬衣还打着领结的中年大叔,低下头继续调酒道:“有。”

    大叔连忙笑着问道:“我看你这么懂酒,能不能推荐一下?”

    成默道:“这种酒,酒单上没有,比较贵。”

    大叔连忙放了一百进成默的小费托盘,说道:“贵不是问题......”

    成默道:“那行,一般我是不愿意做的.....工序比较复杂.....既然尊贵的客人您需要,我就破例,一百八十一杯.....”一般酒吧里的鸡尾酒也就几十块一杯,一百八的算是很贵的了。

    一旁的高月美将中年大叔和成默的对话听在耳里,自然知道一旁这个外表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心下不耻,当然她觉得成默更无耻,为了钱连这么下三滥的事情也要做。

    高月美已经打定主意,等下要告诉身边的小姑娘得小心旁边这个披着人皮的狼了,至于成默,她已经准备发短信告诉她嫂子,叫她把这个酒保给开了,虽然长的好看,但性格实在太无耻了。

    没错,高月美之所以带沈幼乙来音颜,是因为音颜是她嫂子白秀秀的酒吧......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