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章 金牌酒保(6)
    慵懒的爵士乐在暧昧的空气中徜徉,昏暗的灯光下有人在玩简单的骰子游戏,有人在愉快的谈天说地,有人在看着窗外的街景发呆,还有人正一脸兴奋骄傲的看着吧台上的某人装b.....

    自然也有的表情是抽搐的。

    倒完了最少的那杯酒,接下来成默又在欢呼和掌声中把后面两杯倒进了40毫升和50毫升的不锈钢双头量杯里面,同样也是分毫不差的刚刚倒满,精准的令人不得不惊叹。

    吧台上方的射灯发出昏黄的光线,装满液体的银色双头量杯,散发着七彩光芒的水晶鸡尾酒杯,以及成默那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组成了一幅文艺气息十足的画面。

    掌声雷动,其中还有不少见这边热闹,走过来围观的吃瓜群众.....

    灯光下的成默面色如玉,温雅沉静,真是亭亭玉树般的少年,他对着王一帆说道:“这位先生,作为一个调酒师,和医生还同样的需要精准......”稍稍顿了一下,成默淡淡的说道:“我不用量杯,是因为我不需要.....”

    成默有些冷淡缓慢的将话说完,顿时吧台前的一群女性又爆发出了暴风骤雨一般的掌声,坐在前排的几个女性酒客早就眼冒红心了,这样的金牌酒保实在是酷到没边了。

    其中鼓掌鼓的最热烈的就是孙姐了,一边鼓掌还一边大声说道:“某人真是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还自以为是.....”

    王一帆被成默这一“耳光”打的有些懵逼,传说中是有酒保能做到准确计量,但那都是国际级别的大拿,眼前这个少年有没有成年都是个未知数,怎么可能做到这种考过国际a1驾照的老司机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输人不输阵,王一帆虽然此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只能强装镇定的冷哼一声道:“倒是小瞧你了!”随后无视孙姐的冷嘲热讽和一旁的掌声,拿着酒单假作若无其事的说道:“给我来一杯god father,让我看看你的调酒的水平是不是和你倒酒的水平一样高.....”

    接着还掏出钱包,放在吧台上,拍了拍鼓鼓囊囊的钱包趾高气昂的说道:“做的好有打赏.....”

    成默面无表情的回道:“尊贵的先生,我开始说过,我们调酒师是用酒医治人的心灵,我觉得您并不适合饮用god father这种纯男人饮用的酒!”

    王一帆听到成默嘲笑他不是男人,脸上得意的表情一下就凝固了,提高音量道:“这就是你们酒吧的待客之道?居然还侮辱起客人来了?”

    成默平静的看着王一帆道:“god father这款酒用到的基酒是苏格兰威士忌跟杏仁利口酒,威士忌醇厚的香气加上杏仁的苦涩,两者在冰的调节下达到了一个平衡点,入口苦涩,回味微甜。这杯酒寓意的是一个男人奋斗一生,尝遍了生命的酸甜苦辣之后,停下匆忙的脚步回忆着自己的一生,才会发现生命本来的价值与快乐......所以像您这样出生在富贵家庭,从小就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不适合喝这种大起大落的酒的.....”

    成默的这个神转折让王一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是好,明知道有什么不对,但还是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思维已经完全被成默牵着走的王一帆楞着说道:“那你觉得我适合喝什么酒?”

    成默道:“像您这样的贵人应该来一杯dark and stormy(黑色风暴)!”

    王一帆皱着眉头还在思考黑色风暴的典故,高月美就眨着眼睛饶有兴致的问道:“为什么?”

    成默给了高月美一个赞许的眼神道:“黑色风暴是由黑朗姆酒与姜汁啤酒调和而来,再加入酸橙,所以喝起来往往让人神清气爽,在加勒比海等地的人们还用此酒来治疗感冒.....我想这款刺激强烈的酒,应该能让你从病态的、虚无的骄傲自大中清醒过来.....”

    这一下可把王一帆气的够呛,比前面说他不是男人更让他怒火中烧,前面只能说是毫无意义的讽刺,后面则是成默对他赤果果的玩弄,不仅严重暴露了他的智商不足,还冷酷无情的戳中了他的软肋。

    像王一帆这样的人,除了衬点小钱,有点背景,其他一无是处,没颜值,没背景,没才华,这种人不努力也算了,偏偏还自我感觉良好,躺在父辈努力的余荫下,时常拿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来寻找虚假的安慰。

    这种人惯用的伎俩就是和没钱的人比钱,和没背景的人说背景,对于有钱有背景的人,他会嘲笑对方没文化,假使遇到一个能够全面碾压他的人,他就会马上会跪舔......

    要激怒一个人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揭疮疤,比如说嘲笑一个傻子,说你是傻子;嘲笑一个ed患者,说你是x无能.....

    成默的语句像一把投枪一般直刺王一帆的心脏,将他一击秒杀。

    此刻被成默揭破面具的王一帆十分愤怒,他又一次站了起来,指着成默颤抖的说出道:“呵呵!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服务生在我这里装是吧!等下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高月美见王一帆炸了锅,趴在桌子上偷笑,本来她还因为晚上被王一帆缠上不爽了半天,但此刻觉得今天真是有意思极了,看戏看到饱,一向眼高于顶的王一帆居然在酒吧里被一个少年怼的上气不接下气,灵魂都受到了暴击伤害....这对于本就看不惯王一帆的高月美来说,实在是无比爽利的一件事情。

    此时此刻,高月美还对眼前这个言必自称调酒师的少年充满了好奇,她憋着笑,抬起头看着面容俊美,如冰山一样耸立的成默,心道:这个少年举止带着文质彬彬的风度,全身上下都有股禁欲气质,言谈听似平和,但其间暗藏着无数锐利机锋,明显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熏陶,远远不止是长的美这么简单....

    而沈幼乙则为王一帆的失礼行为感到万分头疼,抚着额头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王一帆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但他毕竟是跟着她来到音颜的,多多少少她也该承担点责任,于是对沈幼乙来说今天和高月美一起出来喝酒真是个无比错误的决定......

    成默并没有因为王一帆的暴跳如雷而紧张,更没有赔礼道歉,只是道:“看来您不是很满意我为您介绍的酒.....”

    王一帆脸色苍白中蕴着暗红,一副要将成默生吞活剥的样子,但他连胖虎这种敢动手的人还不如,只是冲着成默气急败坏的叫道:“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

    (感谢刺猬的万赏,求点推荐票.....说实话成绩远远低于预期,虽然知道会很小众,但是这样的成绩还是叫我欲哭无泪,在编辑面前抬不起头来.....还是恳请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