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九章 金牌酒保(5)
    成默听到高月美对沈幼乙说的话,并没有觉得高月美肤浅,因为在“看脸”这件事情上无论男女都一样,能够看对眼无疑是提供了让对方满意的价值。

    其中“观赏价值”就是很重要的一项,当然“成长价值”、“娱乐价值”、“沟通价值”也很重要,但在绝大多数女性这里,有趣的高晓松和好看的吴彦祖,她们的选择几乎都是和高晓松聊天与吴彦祖↑床。

    所以说忽视观赏价值的灵魂相吸,这种事情是罕见且稀有的。

    不过虽然听在耳里,但成默只是默默的调着酒,眼神都没有向高月美和沈幼乙那边瞟一下。

    似乎很满意成默对一旁的两个大美女没有过多的关注,在成默为白领孙姐递上去一杯色彩艳丽的椰林飘香之后,孙姐故作随意的直接在托盘里放了五百块小费,既然颜值不能和两边的女人比较,那么金钱上一定要压到对手。

    成默淡淡的说了声谢谢,并没有多余的表示。

    一旁的高月美看着成默一脸的云淡风轻,连笑容都没有一个,又小声对沈幼乙有些心潮澎湃的说道:“好高冷啊!完全符合我的择偶标准.....”但顿了一下,转而十分惋惜的说道:“就是太可惜了!”

    沈幼乙道:“怎么可惜了?”

    高月美小声对沈幼乙道:“看上去太嫩了!你瞧那皮肤,晶莹剔透的,比我的都要好,年纪肯定比我小不少......而且在酒吧上班的.....说实话普遍文化程度不高....”说完高月美还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坐在最边缘,穿着薄夹克的分头男子一直在侧耳倾听一旁的两个美女讲话,显然他很不满高月美和沈幼乙将话题放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插嘴调侃道:“高月美,没看出来你喜欢这种小白脸啊?”

    高月美转过头,冲着分头男微微一笑,不咸不淡的说道:“王一帆,别人能长这么帅也是本事,你要是有能耐长一个给我看看.....”

    分头男“切”了一声,嗤之以鼻道:“光长的好顶屁用,没背景又没钱只能沦落到在酒吧打工的命,将来能有什么出息?”

    高月美正待反唇相讥,沈幼乙放下手中端着的青白相间的mojito,扯了一下高月美的胳膊,温柔的笑着说道:“你们两个都有些以貌取人了,好像长的好看的一定都没有能力一样,卡夫卡、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三岛由纪夫、胡适......年轻的时候,都是著名的奶油小生。”

    见沈幼乙打圆场,高月美忍住了继续嘲讽王一帆,揽着沈幼乙的肩膀说道:“那是,像我们沈老师就是颜值与才华兼具的典范.....”

    沈幼乙瞥了高月美一眼道:“我颜值普通,才学也是一般,当不起典范这样的赞美.....”

    在这件事情上王一帆和高月美的看法还是相当一致的,王一帆笑道:“沈老师实在太谦虚了,要长成您这样还叫普通的话,那范冰冰就该是村姑了.....”

    王一帆这句话说的颇为大声,在氛围慵懒又清净的音颜很是惹人瞩目,一旁的几个女人都忍不住偏头去看,并窃窃私语,神色间有些看不惯。

    这些情绪复杂的目光,闹得沈幼乙有些面红耳赤,心中对王一帆的感官又差了一下。

    不过王一帆倒是对周遭聚焦的目光不以为意,虽然他很讨厌高月美的性格,但并不妨碍他认为高月美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和沈幼乙的柔美清丽不同,高月美是属于野性妖娆的。

    能带着这样两个极品美女坐酒吧,自然是无比有面子的事情,旁人多看几眼,正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坐在中间的孙姐早就有些不爽旁边的人了,翻了个白眼忍不住问成默道:“zeno,这旁边的是你的熟客吗?”

    成默摇了摇头。

    一听不是,孙姐马上“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道:“要聊天就去卡座呗!不知道坐吧台干什么....”

    坐在孙姐旁边的沈幼乙转头连忙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朋友说话大声了点,打扰到你们了。”

    开始分头男王一帆嘲讽成默的话声音也不算很小,离三个人最近的孙姐自然是听在耳里,此刻抓住了机会自然是要替成默讨一个公道的,于是她不阴不阳的道:“你那朋友没素质不说,还开口闭口就金钱、背景的,小姐,我跟你说,像这种把金钱、背景挂在嘴边的,往往就是最没出息的....”

    高月美掩嘴而笑,沈幼乙表情尴尬。

    王一帆则立刻从高脚凳上站了起来,垮着脸道:“那家酒吧的吧台不准聊天了?”

    孙姐抬头瞥了王一帆一眼,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椰林飘香,十分鄙视的道:“什么素质....”

    王一帆被眼前这个相貌普通的尖脸女人憋的满腔都是怒火,但理智尚存,他刚才一时恼怒站了起来和一个女人争辩就已经丢了面子,如今还要和这个女人吵的话,只能连里子也丢了。

    于是王一帆又假装不屑的坐了下来道:“懒得和你这种人计较....”

    高月美已经抱着沈幼乙的胳膊快要笑岔气了,浑身都在抖,这让王一帆心里愈发不是滋味,于是他故意的大声说道:“酒保,拿酒单来。”

    成默对于整场笑话置若罔闻,对于王一帆开始的嘲讽也没有放在心上,生气这种事情对于成默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他态度并无二致的把酒单递了过去,并站在了高月美的面前等着王一帆点酒。

    高月美见高冷少年站到了她面前,也将埋在沈幼乙胳膊里的头抬了起来,收敛笑容,同样摆出一副很骄傲的样子的。

    王一帆扫了眼酒单,一边拿手指敲着桌子,一遍抬头对成默皱着眉头道:“你们这里也太不专业了吧?martini的基酒,金酒品牌都没得选,还主打鸡尾酒?”

    成默平静的说道:“酒单不是我印的,如果你有要求可以直接跟我提。”

    王一帆上下打量了成默一眼,尽管一直以来他对自己都还算满意,但此刻也不由的嫉妒起眼前这个少年有如此完美的一具皮囊,嫉妒让人丑陋,再说他本来就想在成默身上找回一些场子,于是王一帆冷笑着说道:“是不是你印的没什么区别,你的调酒水平,说实话,有点差.....”

    沈幼乙见王一帆还在找事,皱着眉头道:“王老师,你能少说两句吗?”

    王一帆十分无奈的摊了摊手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刚在这位小帅哥在调制鸡尾酒的时候连量杯都不用,要知道不论是英式鸡尾酒还是日式鸡尾酒,都还是要讲究调酒的严肃性的,不使用量杯的调酒师都是些在所谓调酒师学校里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只会什么调什么‘长岛冰茶‘’或者兑点果汁的‘椰林飘香’就出来骗人的样子货罢了!”

    说完王一帆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正在喝椰林飘香的孙小姐。

    见成默面无表情,王一帆“呵呵”一笑,得意洋洋的说道:“也就一些脑残中年妇女根本不懂酒,在这里装模作样的看小白脸调酒....还觉得自己很有品味的样子....”

    其实对他冷嘲热讽,成默并不是很介意,前提是不要妨碍他赚钱,但此刻王一帆的言语不仅伤害了他的客人,还破坏了他的专业形象。

    这种行为无疑就是严重触碰了成默的底线了。

    成默看着王一帆淡淡的说道:“其实调酒师某种程度上和医生是一样的.....医生治疗的是身体上的伤,而我们调酒师治疗的则是人心灵的伤......”

    这话说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众人均不知成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一帆也好整以暇的看着成默,看他要如何狡辩。

    成默没有继续发表他的调酒师理论,只是从杯架上取出了三个鸡尾酒杯放在吧台上面,接着他对高月美道:“这位漂亮的小姐姐,借你的酒一用....”还没等高月美点头,他随手就端起了高月美面前的橙黄色的“螺丝起子”,无比优雅的用把勺压住冰块,分别在他面前的三个透明的鸡尾酒杯倒了一点一点酒。

    橙黄色的液体像在灯光下拉出了晶莹的细丝,缓缓的坠入三个杯子,不到一分钟三个杯子里的酒液就呈现阶梯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接着成默把所剩不多的“螺丝起子”还给了高月美,稍稍鞠躬道:“谢谢您的慷慨,等下我会送你一杯酒....”

    高月美看着成默那张在灯光下俊美的有些妖异的脸,稍稍的红了脸,心中如小鹿乱撞,但她的表情则是一副冷淡的样子道:“不用了,这杯螺丝起子已经放了很久,过了最佳饮用时机了....”

    成默没有回应高月美,只是一挥右手,像变魔术一样,瞬间指缝间就出现了三个不锈钢的双头量杯....

    他将双头量杯按照大小依次放在已经倒好了的三个鸡尾酒杯下面,端起酒液最少的一个鸡尾酒杯道:“这是30毫升.....”

    载体对于“感知”物体的质量、体积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只要用过一次量杯,第二次就能精准的记住30毫升是多少液体。

    只见橙黄色的酒液如丝如线一般的叠入了不锈钢量杯,当最后一滴滴入,整个刻度是30ml的量杯刚好和杯沿平齐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整个吧台顿时响起了不可思议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