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八章 金牌酒保(4)
    接下来回到吧台的凯文并没有继续针对成默,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不冷眼旁观不行,因为他的客人又一次反转成为了成默的簇拥。

    而成默在这三个小时里忙的脚不沾地,除了每一个小时表演大约十分钟的花式调酒,其他的时间成默都在为一众女性顾客调酒,音颜的吧台还算比较长,最多可以坐十六个人,平时能够坐一半都算生意很好的了,但今天却坐了大半。

    没能坐满有两个原因:其一,另外一半是凯文的地盘,成默根本顾及不到,他的站位也不在吧台中间,而是偏左方,和凯文形成了一左一右各管八个位置的格局。

    当然这并不是两人商量的结果,而是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

    其二,很多客人在大厅里有座位,见吧台没地方坐也就没有上来,只是指名了要成默调酒。实际上成默调的酒也就那个味,和真正专业的调酒师自然是完全没得比,但成默的b格已经装的突破天际,心理加成是很高的。

    虽然忙碌,但对于成默来说一点也不乏味,因为收入相当丰厚的,来音颜的女性大都是高消费群体,从她们拎的包不是chanel就是lv便能看的出来,因此小费给豪不含糊,托盘上已经堆满了老人头,华夏人大都是这样,一看热闹就蜂拥而至,有人掏钱就人人都会掏钱,从众心理格外严重。

    相比之下凯文那边不仅冷清,连小费也是少的可怜。

    三个小时过后,成默收起托盘里差不多三千多小费,一刻也没有耽误直接下班,为了下班他还拒了好几单。

    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成默拿着钱去楼下的烟酒铺买了条“和天下”,回到酒吧找到大眼文塞了过去,大眼文开始一直在推辞,后面听成默说自己今天小费又拿了两千八,才笑着收了下来,至于成默做好的假学生证,只是翻了一下,照着成默的名字念了一遍“林之诺”,又十分好奇的问成默你哲学系的?

    成默点头。

    大眼文就把学生证还给了成默,还笑道:“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哲学,一直以为你是岳麓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学播音主持的呢!学哲学实在浪费了你这副长相啊!”

    成默也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回到家成默也没有闲着,他记下了好几个今天在他表演花式调酒时,拍视频发微博的账号,登上了自己的微博之后,搜索了那几个人的账号,很轻易就找到了拍摄自己花式调酒表演的视频,找了一个拍的最好,最清楚的视频,下载到了电脑上面,接着他用视频开始给一些大v投稿,连续投了几十个才作罢。

    成默这个微博账号是很久以前注册的,没有经过认证,所以也不需要害怕暴露身份,只是不经过实名认证不能发微博而已,私信什么还是不影响。

    投稿有没有效果成默不清楚,反正试一下也不要钱,如果一直没有大v发的话,他会考虑出几千块钱买个网红推广。

    白天换本体上学,在学校里一切如常,风平浪静。

    晚上又是载体在音颜大展神通的时候,成默到达音颜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客人坐在吧台上等他了,只是这天晚上音颜的总客流量跟昨天想比较,并没有太大变化,来的都是些老顾客,成默也没有心急,毕竟网络宣传还需要一段时间发酵。

    到了周末,星期五,音颜总算热闹了一次,这天总算来了不少新鲜血液,并且还真是看了成默花式调酒的视频之后特意过来的,不过都是有熟客带着一起过来的,可见是朋友圈的威力,和微博没有太多关系。

    周末人多,当成默开始表演花式调酒的时候,吧台前面为了一圈人都是拿着手机在拍摄视频的,这天夜里成默并没有表演老套路,而是又升级了难度,最多的时候控制着三个瓶子和两个调酒杯在空中和手中辗转腾挪,看的观众们眼花缭乱,惊呼连连.....

    表演完之后,吧台蜂拥而至都是找成默点酒的人,站在另一侧的凯文则冷笑不已.....

    星期六,音颜小爆了一波,成默走进酒吧第一次看见上座率到了八成,不过有一点成默并不清楚,音颜也许是女性比例最高的酒吧了,此刻音颜一大半都全是女性自己单独一桌的,像这种在其他酒吧都是酒托,而在音颜都是冲着成默来的。

    成默换好酒保的服装,走进吧台的时候,吧台已经坐满了人,成默也没有跟凯文打招呼,表面上凯文装作乐得清闲的样子,不过成默清楚这种和平只是一种表象。

    如今凯文还没有碰到成默的底线,只要凯文接下来不针对他,他是懒得去理会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的目标是赚钱,音颜只是他赚取第一桶金子的地方。

    成默一边把衬衣袖子挽了起来,一遍朝着自己平时站的位置走,但还没有走过吧台的中线,成默的表情就凝固了一下,有些惊讶,因为在吧台的最尽头坐着两女一男。

    此刻,这两个格外漂亮的女性是吧台上的焦点,引得不少人不由自主的都在朝哪边望。

    成默惊讶自然不是因为这两个女性长的漂亮,而是因为这两个漂亮的女性,他都认识,一个是他们学校的校医高月美,一个是他的班主任沈幼乙。

    星城实在不大,夜间娱乐几乎都集中在解放西路,在这里碰到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成默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当做完全没有看见到两个人,走到自己平时站的位置的时候,这边的三个白领连忙向成默挥手道:“zeno,你来了!我们要点酒.....”

    这三个女白领是昨天来过的客人,今天又过来了,另外坐在成默所面对的八个位置中间两个的,正是成默啦应聘的时候就遇到过的孙姐和黄姐。

    成默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虽然他清楚的记得面前的这三个白领、一个人qi和一个二奶的名字,但他并没有打招呼,因为他并不想自己和顾客的关系太好,就算这样钱会多赚一些,他也要保持自己的高冷形象。

    和顾客关系好不仅意味着麻烦更多,也意味着自己将丧失神秘感。

    不论从哪一个方面权衡,与顾客保持距离都是有必要的,于是成默如何选择也就无需多斟酌。

    这边的几个女性客人叽叽喳喳的点完酒,成默开始动手调酒。

    酒吧里响着慵懒的爵士乐,灯光暧昧又迷离,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味道,一派纸醉金迷。

    这时成默在吧台前工作,虽然坐在最边缘的高月美和沈幼乙并没有点酒,也没有看着他,但他能清楚的听见高月美在小声和他的班主任老师沈幼乙耳边道:“这就是最近朋友圈很火的那个花式调酒高手.....果然很帅,这长相是我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