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十七章 反追踪
    成默走向学校的时候,在长雅中学的a2栋特招学生的学生宿舍里,头发微卷,眼睛又大又圆,长相很是清秀的宋希哲正在看着成默的ip地址发呆,根据ip显示这个人刚才就在堕落街中间的“蓝色情缘”网吧,他还黑进了网吧的管理系统看了下对方的身份证号码。

    星城网吧大多用的万象管理系统,这对于他来说是个浑身都是漏洞的系统,根据身份证判断对方大约20岁,是个叫做胡鑫的男生,宋希哲心想这人应该是岳麓址的时候,宋希哲被吓的实在不轻,所以今天特意看了下对方是谁,只是可惜对方很谨慎,用衣服把摄像头盖了起来,他甚至怀疑对方的身份证号码都是假的。

    实际上宋希哲昨天夜里在试图进入对方给的这个网址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成功,刚开始他使用常规手段尝试了ping这个服务器,能够找到ip地址,但是网页始终无法进入。

    于是他选择了直接入侵服务器,从服务器上面找到蛛丝马迹,一般来说一台服务器上会有多个站点,只有大网站才会有几台服务器甚至机房。

    但奇怪的是这台服务器上只有这一个站点。

    接下来一切都很正常,他开始查找dns记录、网站服务器的类型、网站上所运行的脚本类型、服务器的操作系统类型、服务器对外开放的端口......

    然后他发现了这个网站要求一种很奇怪的浏览器-scape navigator才能登陆,这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浏览器,甚至比inte explore还早,保安性很差。

    不仅如此,它还要求sc ape navigator改装成特定型号才可以进入这个网站。

    这让宋希哲万分的好奇,客户究竟给了他一个什么样的网址,他想也没有想就花比特币在国外的一个黑客论坛上下载scape navigator特定版本到自己的电脑上,他对自己电脑的保安系统非常的自信。

    然而在他下载完,并键入网址之后,只能进入登录页面,注册则需要激活码,这当然难不倒宋希哲,他直接开始审查元素,通过调试控制台看到数据语句,进行解析,寻找漏洞。

    但是在他绕过激活系统直接注册成功之后,仅仅只能停留在网站表层,根本无法访问数据,简单的来说一套系统都能够分为五个层级:外部服务区-管理区-内部服务区-办公区-核心区。

    从左至右,区域的性质越来越隐秘。作为黑客的攻击顺序也应该是这样的,从外部服务区中的一个房间进入,然后依靠找到的资料,努力跳转到其他机器,争取进入内部服务区,然后通过办公区进入核心区。

    所以宋希哲此刻不过停留在外部服务区,进入不了外部服务区的房间,这时他需要找到进入房间(帖子)的方法,然后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于是宋希哲又开始刷起了代码,然而在他试图进入一个帖子的时候,网页上突然弹起了一个红色的条幅,上面用英文写着:请停止您的黑客行为,我们已经探测到您的准确位置,请你立刻离开本网站,否则后果自负。

    接着网页上闪出了一个红色的“5”,开始了倒数计时,宋希哲自从当黑客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楞住了两秒,但他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立刻抽掉了电源,再次开机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电脑根本进入不了操作系统的界面,直接蓝屏....

    无奈宋希哲只能重装系统,进入电脑之后,发现自己的资料和软件几乎都被删光了,对方突破了虚拟机的保护,攻击了主机,这实在叫宋希哲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这个时候宋希哲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以为数据删除了还能恢复,然而他一晚上都在恢复数据,只是恢复了一小半,有些数据恢复过来是全部被覆盖掉的,这也就意味着这些数据永久无法恢复了。

    其中包括不少应该交给客户的资料,这让宋希哲的损失十分的惨重......

    幸好昨天进入论坛的截图还在,于是这些损失自然全部落在了成默的头上,宋希哲看着成默的ip地址心道:老乡见老乡,骗你没商量。哥们!你这次害我不浅,我一晚上都在加班加点不说,还要损失那么多的收入,我找你要一万五真不算过分.....

    ———————————————————————

    成默回到班级的时候,离上课还早,教室里有人在趴着睡觉,有人带着耳机听歌,有人在玩手机,还有疑似情侣坐在一起说悄悄话,家离长雅近的同学都会回去休息,家不在星城的则可以去宿舍,至于像成默这样的,要么去图书馆,要么就在班级里呆着.....

    对于校医高月美叫他每天中午去校医室的邀请,成默自然不会答应,你主动领了别人的好意,就必须付出,这是成默的原则。

    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只有坐在座位上玩“王者荣耀”的孙大勇几个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成默悄无声息的走过光影斑驳的过道,在他的身旁,米黄色的课桌泛着锃亮的光,蓝色的窗帘有些拉的只剩下一道金色的缝隙,有些被束成一束,被微凉的风吹的缓缓飘荡。

    成默心道:我的青春是什么?一个人的刷题?一个人的教室?一个人的生活?

    人生还真是无聊啊!

    不,还是别想这么多,我得先活下去再说。

    成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又看了看那块手表,如果这块表真的价值三个亿,那么把它卖掉,也许自己就能做心脏移植手术了,目前心脏移植手术已经非常成熟,难点并不在手术。

    只是供体来源严重不足,不过这对于有钱人来说,并不算什么,暗网交易很大一部分就是器官交易。

    其次就是即使手术成功,也要终生服用抗排斥药物,抑制自身免疫系统,而且也只能支撑个十来年。

    不过只要多撑个十来年,就有希望等到自身细胞培养打印心脏,解决供体和排斥问题,原先他最期待的就是这块表能够给医疗机构提供这样的数据,但是根据辣稽脑抽的论坛截图来看,远远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成默按下心中对于那些帖子内容的好奇,比如那些莫名其妙的组队邀请,比如那些交易贴中说的“未激活的乌洛波洛斯”是不是他手腕中的这块表.....

    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得登录上那个网站,既然辣稽脑抽如此笃定自己在网上找不到登上去的方法,那就是自己必须从他哪里弄到登录这个网站的方法,一万五千块钱他是没有的,但方法他一定得学到。

    他开始回忆起跟辣稽脑抽的交流过程,如果他能知道查到辣稽脑抽的真实身份,就能用他做黑客窃取网站资料的行为,来威胁他了,可问题是他该如何找到辣稽脑抽呢?

    一般人也许束手无策,觉得自己又不是黑客,没办法反追踪,但是成默不会从技术角度去想如何去追逐辣稽脑抽,而是从的人的行为逻辑上去思考。

    成默开始回忆辣稽脑抽qq上的一些资料,上面其实没有什么信息,年龄是一百岁,地址填写的是美国洛杉矶,但是他的一些资料截图基本都来自这个qq号码的空间,所以说这个号码虽然不是他的私人号码,但一定是他常用的工作号码。

    而几乎所有的黑客都是要泡论坛与他人交流的,包括成默找到辣稽脑抽都是在“百无禁忌”论坛,于是成默拿出手机搜索了国内最大的几个黑客论坛,“红客联盟”、“暗组技术论坛”、“合购网”等等,找到这些论坛之后,成默开始了耐力和意志力的考验,一个一个帖子去找有关辣稽脑抽这个id的帖子和qq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