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九章 蔽月山房
    王山海送成默走出了别墅,五月的风带着丝丝凉意,中间夹杂着清淡到飘渺的花香,但却更加沁人心脾。

    王山海站在门口拍了怕成默的肩膀说道:“抱歉,成默,没能帮上你什么忙,不过等李博士从国外回来,我会叫他联系你的。”

    风吹的成默的头发稍微有些凌乱,他转身对王山海道:“王嗲嗲,您太客气了,这已经算是帮了很大的忙了,十分感谢您。”说完成默双手扣着背包带子又向着王山海鞠了一躬。

    对于讲礼貌这种不需要付出丝毫成本就能获取好感的手段,成默并不介意多使用几次。

    当然讲礼貌也得有个度,不能让别人认为你的谦恭十分廉价。

    王山海看着成默平静的面容道:“以后经常来坐坐,刚才我的电话也给你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成默点头道:“好的,那王嗲嗲我回去了。”说完他就直接转了身,向湖边的小径走去。

    王山海又叮嘱了一句道:“路上注意安全。”见成默只是挥了挥手,头也没有回,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这孩子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只是太过老成,一丝一毫都没有少年该有的朝气。

    想到成氏父子,王山海不由的心中慨叹: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

    王山海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成默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在树荫下消失,才转身进了屋子,此刻谢旻韫已经站在了玄关处准备换鞋了。

    谢旻韫将手袋和外套放在鞋柜上,又弯腰准备去拿鞋子,听见关门的声音,转头看了下王山海道:“外公,我也走了,下午还有钢琴课。”

    语气中没有平日里的亲近,隐约有淡淡的怨气,只是这种怨气并不是刻意针对某一个人,而是一种失败后的烦闷,好比你打了十把“英雄联盟”,结果一把都没有胜的烦闷。

    王山海道:“等等,我还有几句话跟你说.....”

    谢旻韫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鞋子放在一边,沉默着跟着王山海走回了客厅,沉默就是一种态度。

    两人一边向客厅里走去,王山海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的成永泽,成叔叔吗?”

    这样的开头有些出乎谢旻韫的意料,她原本以为外公要跟她上思想教育课,要虚怀若谷,要戒骄戒躁.....没有料到确实这样的开头,谢旻韫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成永泽,蹙了蹙眉头,然后舒展着玉兰一般的脸颊,白璧无瑕的面容顿时泛起了一丝嫣红,随后说道:“不记得了.....”

    王山海没有在客厅里停留,而是直接走向了客厅向着跃进湖的那四扇玻璃门,他推开玻璃门,顿时凉风就灌了进来,衣衫单薄的谢旻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五月的午后是星城最惬意的时光,没有夏日的炎热,没有冬日的湿冷,阳光正好,微风不噪,尤其是在社科院这般景色秀美的地方,绿色的树荫在轻摇中发出沙沙的声响,跃进湖闪耀着银色粼光铺就了层层叠叠视觉美感。

    王山海弯腰直接坐在了外面的木质走廊上面,面对着那株月桂和波澜片片的跃进湖。

    佝偻的身体和飘飞的白发成了王山海短暂的注解,这一瞬间,谢旻韫觉得永远保持着童心的外公,开始老了。

    王山海轻轻的说道:“你小时候哭着喊着要嫁的成叔叔,去世了,成默就是他儿子.....”

    站在王山海身边的谢旻韫先是有些不满的道:“谁哭着喊着.....”但话还没有说完,便转折成了有些惊讶的道:“去....世....了?”

    王山海双手抚在膝盖上,平淡的说道:“英雄寂寞,天妒英才....不说这个,叫你别走也不是为了说这个的,我是想问你,刚才有领会到什么吗?”

    虽然很有些意外,但是谢旻韫很快就从回忆和感慨中摆脱出来,毕竟那都是六、七岁时候的事情,关于成永泽的印象早就模糊了,唯一还记得大约就是成永泽很好看,讲的故事很有意思,同时对于成默因骄傲生起的不屑,消弭了不少。

    谢旻韫站在王山海的身边有些狐疑的说道:“外公,我就说,你不会是特意找这个小子来给我上课的吧?他是不是早就准备过,所以回答的滴水不漏的?”

    王山海看着远处淡淡的说道:“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人有眼大于天,当见山高月更阔。”(注1)

    谢旻韫听到王山海的语气,就知道自己错了,可她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道:“真这么巧?”

    王山海这次笑了,说道:“这就是概率问题.....”

    谢旻韫在王山海的身边坐了下来,清风撩了她如瀑的秀发,也让她原本有些焦躁的心冷静了下来,她道:“可....你刚才不是说李叔叔都喜欢他,一定要把他弄去北大读书吗?.....他是(9)班的,连考北大都考不上,还要指望靠关系.....这种人就算有点才学,将来的成就想必也是有限.....我最讨厌他这样自命不凡的人,以为自己在用智者的思维去生活,可遇到麻烦了,还是只想着走捷径,这种人其实不过只是有点小聪明的平凡人罢了!“

    王山海反问道:“成默在(9)班?”

    谢旻韫道:“他自己说的。”

    王山海轻笑道:“成默这样的孩子,在哪里都一样。”

    谢旻韫有些不爽王山海对成默的偏爱,但她知道自己的外公一向看人奇准,皱着眉头问道:“他有什么值得您这么高看的?”

    王山海道:“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成默说自己不会下围棋吗?”

    谢旻韫自信的说道:“无非是真不会下或者知道下不过。”

    王山海道:“他父亲棋力至少是专业八段,他父亲曾对我说,他儿子棋力不弱于他,只是可惜受限于体力,只能下快棋,要不然做个职业棋手绰绰有余....他不和你下,确实是因为刚才那盘棋已经进入了死局,十之八九已经下不过了,但是少年人谁没有胜负心?以他的棋力,应该是能之一战的!倘若是你碰到这种状况,在自己实力远胜于对手的情况下会不会想要尝试一下,毕竟对方还是有可能失误的!更何况对手还是一个花容月貌的姑娘?”

    谢旻韫微微张了张嘴巴,想要质疑,但是没有开口。

    王山海继续说道:“成默这点也像他父亲,从不做没有把握和没有意义的事情,长的不太像,但性格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出必求胜,但从来只是顺势而为,绝不会有胜负心。”

    “当初给你起了这个名字,我就有些后悔,本意是寄望你能如同谢道韫(注2)一般成为谢家玉树,但后面又觉得,这个名字实在起的太大,于是又给你起了个小名叫小进,你天资聪颖,但是胜负心太强,人一旦有了胜负心,就容易过于执着,一旦过于执着就容易走火入魔,尤其是人生,人生并非棋局,一旦你过于在乎胜负,那你必定是输家。”

    谢旻韫沉默着想起了成默那张平凡的脸。

    王山海伸手抚了抚外孙女的头发微笑道:“当然如今你也未曾辜负这个名字,但是你忘记了‘旻’这个字,也是希望你胸怀广阔.....教你下围棋,就是希望磨一磨你的锐气,希望你能平心静气下来,发现其中的禅意,然而我一直太忙,没有时间教导你,而你爸爸妈妈也只看你成绩,不看你心性,如今你只有傲气,却无傲骨.....但成默与你相反,才华内敛,无傲气,有傲骨....不过是小小的长雅中学就能有这样的人物,放眼天下之大,巅峰总在云山之外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山近月远月觉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人有眼大于天,当见山高月更阔。——王阳明十二岁写的《蔽月山房》。大意是山离得近,月亮离得远,就有人说山比月亮大;如果有人眼光开阔长远,便会发现不仅只是山高,而且月亮更为广阔!

    注2:谢道韫:东晋女诗人。字令姜,宰相谢安的侄女,安西将军谢奕的女儿,也是著名书法家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