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八章 巧合是侧漏的人生意义
    在这个喧嚣的尘世间,芸芸众生都不过是沧海一粟的瞬间过客。——成默

    成默对于自己惹的天之骄女,被称做是“潇湘女神”的谢旻韫恼怒,心中并无半点遗憾或者高兴,准确的来说他没有因为谢旻韫的不爽生出半点情绪。

    虽然此刻,谢旻韫在透窗而过的阳光洗礼中折射出了绚烂的色彩,很像一颗冰清玉洁,超凡脱俗的白色棋子,但对于成默来说,欣赏和想要拥有并不是同一回事情。

    既然对美色没有觊觎之情,成默自然不会受困于心,所以对于挫伤谢旻韫的骄傲也是毫无顾忌。

    这时餐厅里的气氛已经降至了冰点,成默和谢旻韫相对而坐,肃穆的像是正在对弈的两个棋手。

    成默犀利的反击显然出乎谢旻韫的意料,此刻成默背对着窗户而坐,金色的阳光给他身体周遭镶嵌了一道浅淡的芒刺,幸好日照并不强烈,如果强烈的话,谢旻韫就只能看见一团黑影。

    在对弈的时候,谢旻韫总喜欢观察对方的表情,看他下棋的仪态,听他落盘的声音,依此来判断对手的思路,但此刻谢旻韫在成默那张平凡而木然的脸上,什么都没有看见,像是空白的棋盘,又像是一片黑色的虚无。

    这种感觉让谢旻韫的心跳变的沉闷起来,她不由自主的挺直身子,姿态顿时如盛开的花朵一般,让人惊叹身体的曲线能够如此之美.....

    我们通俗点来说的话,就是那看起来纤细的身体居然有如此澎湃的胸怀.....实在有点违反常识。

    如果你这还看不懂的话,那我们就直接点说——大。

    谢旻韫放缓自己的语气,假装平静的说道:“当牵涉到自己的生活时,人类并不擅长对事件保持一种客观的眼光。每一个认为喜欢认为人生中充满巧合的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不会关心这件事在多少人的情况下有可能发生,会不会在其他人身上发生,他只在乎这件事有多大可能在此时、此地,在他的身上发生!事实上,统计学家研究出,只要一个房间里有超过 23 个人,就有超过 50%的可能,他们当中会有两个人的生日在同一天。只要有23个人就能产生如此大的‘巧合’!”

    在最后一句“巧合”上,谢旻韫还加重了语气。

    这里谢旻韫是驳斥了成默的“灵异事情”,将成默刚才所举的例子全部推翻,一切归结为当事者的唯心主义,这种事情当然没办法具体的去论证,因为那只是当事者个人的说法与感受。

    成默虽然名字叫“沉默”,平时也很沉默,但真要和人辩起来,那真是能辩的你怀疑人生。

    对于谢旻韫的反驳,成默几乎不用思考就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把所有的巧合都归结于概率的话,我们就来探讨一下生命的诞生吧!按照你的逻辑,生命诞生于某种随机概率,那我们回溯一下生命的诞生需要多么苛刻的条件,人体由不少于二十五种化学元素组成,目前人类所知道的有一百种自然所产生的化学元素有一百种,所以说生命的诞生,源头就是这些化学元素,而这些决定性元素自然产生的概率全部都低于千亿亿亿分之一,我们先从氘元素说起,氘是整个生命诞链子里的第一个和至关重要的元素,氘如果不能形成,宇宙可能除了氢以外就不会有另外的元素了........仅仅是一个元素的诞生就如此不可思议,跟不要说碳基生命的源头‘碳十二’了......生命的巧合和幸运还远不止此,电磁作用得‘刚好’的比核力量弱一百倍,爱因斯坦所说的奇异的空间平坦,不是一元二元也不是四元五元而是‘刚好’三元次方的世界,‘刚好’平衡的量子世界,宇宙的历史和生命诞生的历史‘刚好’配合.....如果把这些可能性的百分比相乘,得出的‘生命诞生的可能性’,可能是科学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最低的一个值。”

    见谢旻韫又要张口,成默直接道:“我知道你想说宇宙足够大,放在宇宙的大背景下,生命诞生,也不算什么神奇的事情.....那么我问你,你知道地球的解构跟人体很多相似的巧合吗?”

    谢旻韫被成默地球与人体解构相似这句话惊的有些呆了!在她看来人体和地球这种球体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而这个时候桌子上的菜早就摆满了,开始还冒着热气,现在都似乎已经有些凉了.....

    见谢旻韫有些哑口无言,成默道:“人类的进化与地球的变化,关系多大我想不需要我赘述,胎儿在母体中的时候,肚脐是人体的供养点,肚脐位于人体中线上,恰好与把人体“黄金分割”的纬线相交。与此相对应的是,在地球上,中东地区位于东经30度与东经60度之间,北纬30度穿过此地,恰好把东半球中分。如果把人体的供养点与地球的“肚脐”相对应,就不难发现,中东地区蕴藏着巨量的液体能源——石油。”

    “人体中常有一些不能动的位置,我们俗称死穴,中医称之为命门区,穿过这一区的纬线称之为“保命线”。人体的死穴不仅集中在命门区,而且正好排列成九宫图。而按照九宫幻方的计算,地球的保命线则是北纬三十度....”

    “我想你也该知道这就是我们俗称的北纬三十度之谜,我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等大江大河的入海口竟都在北纬30度线附近,这些这些著名的河流就像是人体的血管一样分布在地球最重要的几个区域。地球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和最深的海沟——西太平洋中的马里亚纳海沟也在北纬30度线附近。此外,像埃及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火神火种”壁画、死海、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远古玛雅文明遗址,还有百慕大三角区等世界奇迹和迷阵都在这一纬度线上,相对应的这个位置正好是人类的心脏....这一切都是概率么?”

    接着成默又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将谢旻韫说的开始思维有些混乱.....毕竟成默可是人类学大拿成永泽的儿子,对于地球上这种奇奇怪怪的现象研究的不可谓不深刻。

    谢旻韫要在这方面和成默辩解的话,自然一丝一毫都没得辩,这些问题目前科学家都尚在研究,一知半解,你叫一个高中生如何回答?

    最后成默实在懒得说下去了,总结道:“如果这么多奇迹般的巧合,仍旧要用概率去统计的话,我想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我知道巧合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概率问题........概率,它是我们的整体认知架构的一部分,我们运用这样的认知架构来给世界赋予意义。所以当我们注意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时刻,会自动开始为这些巧合的现象寻求意义和解释。但实际上,我们距离科学的解释‘巧合’,还有很远的距离,很多现象之所以出现,并不能用概率去计算.....其实不论怎样,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妨碍我们享受偶尔出现的‘巧合’,所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巧合提醒着我们,在平淡的生活背后仍隐藏着神秘之美。”

    “比如现在我们坐在这里,这就是无与伦比的巧合,你、我出生的概率都会小于两亿分之一,能坐在一起吃饭,这个概率有多低根本无法计算,你看这是多么伟大的奇迹.....所以说,很多时候巧合的确是侧漏的人生意义.....”

    对于两亿分之一如此生僻的知识点,谢旻韫当然没有掌握,皱着眉头冷道:“两亿分之一?这个数据你是怎么来的?”

    成默刚准备解释,王山海就咳嗽了一声道:“菜都凉了......我们吃饭,我们先吃饭吧!”

    成默转头望着害的他浪费了无数口水的王山海道:“王院长,我刚才的回答值得你等下的帮助吗?”这个时候成默都已经不叫王山海院长爷爷了,显然他对王山海强行甩锅的无赖行为也很不满。

    王山海伸手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呵呵笑道:“值得,值得,真是虎父无犬子啊!难怪李济廷要说你有意思的,何止是有意思,简直是太有意思了....还有叫嗲嗲”

    成默端起碗筷道:“那院长爷爷,我们就不互不相欠了.....”成默立刻给折了个中。

    王山海指了指成默笑道:“你这小子,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这可不像你爸!那这顿饭怎么算?”

    成默立刻将手中的碗筷放了下来。

    王山海马上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怎么跟你爸一样,一点玩笑都开不得....”

    成默根本不理王山海的解释,从挂在凳子上的背包里拿出了巧克力还有煮好的鸡蛋摆在桌子上,自顾自的开始给鸡蛋剥壳。

    这一下王山海被成默给挤兑的哭笑不得,道:“我说小默啊,至于么?我真是开玩笑....”说完伸手把成默手中的鸡蛋和巧克力都抢了过来,又道:“快去盛饭....”

    成默没有动,淡淡的道:“没有所谓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

    被成默宽广的知识面给虐的有些体无完肤的谢旻韫,则一直在盯着成默,想两亿分之一是什么意思,她也实在想不出学校里什么时候还有这样一号人物,问道:“你说你也是长雅的,你是那个班级的?”

    成默若无其事的说道:“高一(九)班......”

    谢旻韫心道:原来是个只看了些闲书的学渣啊!

    (又更了章三千字的大章!求票票!另外这一段辩论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