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七章 巧合
    成默本以为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自己只需要在王山海这里耽误一会就能回去了,没料到王山海居然会留他下来吃饭,他并没有在别人家蹭饭吃的习惯,从小到大更没什么在别人家吃饭做客的经历,这叫他格外的拘谨。

    此刻成默坐在餐厅里的圆桌旁边,挺直背的姿态就有些坚硬,想一块正在抵抗海浪侵袭的顽强礁石。

    王山海自然也注意到了成默的拘束,挑起了话题想让这个可怜又睿智的孩子不要绷的这么紧,于是他笑了笑道:“成默,我记得你应该也是长雅的吧?”

    这时保姆上了第一道菜清蒸八宝鱼,在盘子和原木色的桌子接触的那一瞬间,成默回了句:“嗯”。

    王山海立刻眉飞色舞的道:“那可巧了,我家小进也是长雅的....还没有给你介绍,这是我外孙女谢旻韫,你是长雅的应该认识她才对啊......”

    坐在成默对面的谢旻韫,最受不了外公说起自己来那种溢于言表的得意,立刻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个院子在长雅读书的不少吧?认识我就更没有什么奇怪的了!所谓‘巧合’,其本质只是一种概率事件。”

    谢旻韫之所以说话有点冲,不将就的性格是一点,对王山海耍赖的作风仍旧怒气未消是主要原因,当然没把成默当一回事也有些关系,但本质上她怼的其实是自己外公,至于成默,还不值得她生气,所以成默不过是殃及池鱼罢了。

    王山海对谢旻韫的态度不以为意,笑着转头问坐在他身边的成默道:“成默,你认为呢?巧合是什么?”

    见外公如此问,谢旻韫也将视线集中在了成默身上,她不觉得对面这个看上去平凡的小孩能给出什么像样子的答案,但既然外公问他,就说明他有外公看的上的地方,社科院学术大拿云集,外公能留他下来吃饭,说明对方的家长肯定层次不低,这种层次可能是权利、财富方面的,更加可能是学识方面的。

    虽然家长的层次不代表孩子的层次,但外公既然开口问了对方这个问题,那就是认为对方能回答出这个问题。

    然而成默只是看着保姆端上了第二道菜“毛家红烧肉”,在陶罐放在桌子上的同时道:“我同意这句话.....”

    谢旻韫见不出她所料,不要说闪光的回答了,连像样子的答案都不算,只能故作高深的附和,顿时谢旻韫就将视线从成默的身上移开,看着王山海道:“外公,这件事情真没有什么好辩的,所谓的‘巧合’总是在发生,毫不值得惊奇,地球上七十亿人口,这么大的样本,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有可能,巧合的范围是在太模糊了,假如他刚好和我是一个班的,我们可以说真巧,即使不是一个班,他现在是我的校友,我们一样可以说真巧,就算我们不在一所学校,那我们放大范围,假设我们相遇的地点不在星城,那么我们还是可以说真巧,我们都是星城人.....所以,所谓‘巧合’,只要你用力去寻找,一定能找的到。”

    王山海又淡淡的笑着问成默道:“成默,你觉得呢?”

    成默不置可否的点头道:“我觉得很有道理。”

    谢旻韫见自己认真的辩论,但这一老一少像在逗她玩一样,有些生气,面无表情的道:“好,好,你就这样对你的外孙女,不知道昨天是谁在电话里哭诉自己是空巢老人,说女婿女儿不孝就应该外孙女尽孝道.....我来了你就这样对我,下棋耍赖,问你问题装聋作哑,我下次再也不来看你了....”

    王山海见谢旻韫的表情冷硬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冲着谢旻韫微笑,刚准备说什么,但谢旻韫立刻撇过头去,根本不瞧王山海,至于成默,根本就不存在。

    王山海见谢旻韫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转头对成默道:“成默,你看,你把我家小进给惹的气恼了!”

    听到这话,成默顿时有些懵比,在他的记忆中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不讲道理的多了去了,对小辈刷无赖的,成默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但这个锅成默不打算背,刚打算张嘴,却听见王山海道:“小进生气,我也会生气的,我一生气,也许你请我帮忙的事情,我就做不到....你看怎么办?”

    成默有些哭笑不得,他很想说你外孙女生气关我什么事情啊?我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是你自己下棋耍赖才惹得你外孙女不爽好么?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无可奈何的说道:“虽然我认为巧合确实可以算成一个概率问题,但是巧合不能只用概率来解释。”

    王山海像个捧哏一样,问道:“哦?此话怎讲?”

    成默心道:自己应该是成了王山海教育他这个骄傲外孙女的工具了,不过为了自己的目标,那就让她受点打击吧!至于怜香惜玉这种情怀,成默是完全没有的。

    于是成默淡淡的说道:“概率只能解释‘为什么巧合会出现’,它告诉你这些巧合会出现,是有这样那样的前置条件。但概率无法解释‘此时出现的巧合是这一个,而不是别的形式’,卡尔.荣格就这一问题做出了阐述:除了‘因果’的力量之外,存在一种叫做‘共时性’(注1)的力量。他认为‘共时性’是一种‘非因果性的连接原则’(注2),受这种力量的影响,一些事件被联系在了一起。”

    听到成默的话,王山海的表情很是欣慰,而谢旻韫则皱起了眉头,从开始根本看都不看成默,变成了正视。

    成默对于两人的变化视而不见,继续说道:“这种联系在他看来显然是有意义的、值得解读的。比如,我正在想某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刚好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说这是巧合,这可以算作概率问题。但我们也会经常发现更加超自然的,比如我们经常能听见的报道就是双胞胎在一方遇到危险的时候,另一方也会有感应,当至亲的人去世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会出现异样;例如我们经常发现现实的经历与梦境相似....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用概率解释的。”

    谢旻韫此刻脑子已经在飞速运转了,作为校辩论队的队长,她自然不会允许自己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于是她目光锐利的瞧着成默道:“巧合只存在于读取了它的那双眼睛里,所以那些相信宗教和神秘力量的人,更喜欢自我解读,那些相信直觉、命运,热爱寻找‘意义’的人,都会相信这种毫无因果关系的巧合.....其实只要你仔细寻找就一定会发现前提,彩票虽然难中,但只要买的人多,总是会有人中,有什么好值得惊讶的呢?这就是巧合的真相!所谓的灵异事件,绝大多数都是谎言.....”

    成默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谢旻韫精美的容颜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这样辩的话,你就跟王院长一样在耍无赖,因为反过来说概率其实就是巧合的量化,不过是巧合的程度不同罢了,因为我们无法给巧合设定一个具体的数值,所以你误认为巧合就是概率,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说概率是巧合的一种.....”

    听到成默看似调侃,实则连王山海一起嘲讽的话语,谢旻韫面带寒霜的道:“你~~~~!”

    (稍后还有一更)

    ————————————————————————————

    注1:共时性(synchronicity)也可称为同时性,其实是对神秘现象的一种解释。例如,你正在想自己的朋友,朋友就来了;或者你梦见一些事,后来就听说,就在你做梦的同时,就发现了这些事;等等诸如此类的所谓的神秘现象。

    1952年荣格在《论共时性(on synchronicity)》一文中详细定义其所要处理的概念,并简述“共时性”这个概念所触及到的事实:正如字源学所示,这个语汇与时间有关,说得更确切些,与同时呈现(simultaneity)的性质有关。如果不用同时呈现此一词语,我们也可以使用两三种事件以上“有意义的巧合(meaningful coincidence)”,此种概念显示的绝不只是概率的问题。

    注2:非因果性的连接原则——荣格提出的共时性原则却是非因果关系的,认为是无因无果,是一种平行的关系,简单说是对众多事件间无因果关联的一种处理。